新的开始,心的结局
初一 其它 1323字 45人浏览 卢凤勇

新的开始,心的结局

重新写出那条被删改了无数次的短信,也许曾今想发的人的电话已经不再手机中;重新打开播放器听那首尘封许久的歌,也许那首歌也被铺上了一层厚重的时间尘埃;重新开始迎接从北方悄然而至的朝阳,不再畏惧阳光无情地刺入双眼。 从前的我未曾想过重新开始,只要尝试过疼痛的滋味就不会再伸出肢体触碰任何物件,只要尝试过心痛的感觉就不会让心脏呼吸到任何人铺垫出的空气。但是,人都是会慢慢褪去躯壳,慢慢从墓穴中伸出素白的手,转向阳光的伸出,重新拾起那些过去丢下的,扔进垃圾桶,不带怜惜,不带痛苦。洒脱地仿佛是一个过路人。 拧开台灯的开关,这是一个有些古老的台灯,它只能散发出一种幽幽暗暗的黄色光芒,但是洒在手背上的感觉是如此,如此,令人 割舍不下。我一度在11点时仅靠这幽暗的灯光谱写着乱七八糟的英语作文,写下连自己都叹服的化学公式。记得最深的事情是新年里,我背着父母回去睡觉,我辗转反侧,终究起身摊开一本凌乱不堪的草稿本,打开这个台灯,洋洋洒洒写下那些从网上抄袭而来的爱情箴言。虽然体会不到他们的情谊,但是我的心还是有些被温暖的迹象。 我的书桌开始转移到一个特别亮堂的房间,在那里几乎用不到台灯,一盏日光灯就可以照亮整个屋子。然而我桌子上的台灯似乎变成了永远的装饰品,再也脱离不了这样的布局。记得那是一个入冬的夜,窗外赤裸裸地表明着冬天的霸气,嘎嘎地结着窗花。我故意拖到很晚才睡觉,习惯性地看看手上的腕表,已经是12点了,我从不畏惧午夜的问候。只是畏惧着寂寞带来比冬天还寒冷的感觉。我拿起散落在桌子上的本子,记不得是作业本还是草稿本了,我只是默默地开着那盏已经好久都不曾被开启的台灯,然后吸了口冬天独特的空气,提起笔写下了一首诗。无关情谊,无关回忆的清水般的诗。为寻求深夜的刺激,我关了很亮的日光灯。谁知刚按下开关,夜,露出了黑色的本色,变得孤寂而宁静,但更多的是狰狞。我摸索着冰冷的墙壁,我能清晰地感觉在这块狭小的墙壁上留下了我不冷不热的体温。我摸索到了台灯的开关,它还是宁静地躺在那里,我慢慢地转动着它。我的身体明显地感觉到被抽空了,一阵冰凉的感觉充斥着全身。不带任何怜惜地,黑夜带着他庞大的力量侵蚀了我的全部。 就在那一次,我的书桌上不再放有台灯,我害怕那个给我温暖的东西,陪伴我度过黑夜的东西会悄无声息地默默离去。我从来不敢过多地在阳光中泼洒悲伤,我觉得那样我的悲伤会被蒸发,可那种蒸发并不是有益的,而是会在我的皮肤上再次液化,灼伤我的皮肤。但是至少我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淡淡地嘲笑自己可笑的行为,让悲伤默默充斥着黑夜,让灯光的温度烘干那种悲伤。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的书桌上又放上了一盏新的台灯,是那种加日光管的台灯,虽然散发的光芒是那样纯净的白色,但是我还是觉得它始终是冰冷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过客,你算什么啊?”记不得那个直言不讳的人什么时候说出这个话的。“对呀,我只不过是一个过客。”我冷嘲自己的不识趣,但是发现眼泪是被硬生生地挤出眼角的。我脚上站不稳,向后退了几步,不小心碰到开着的台灯,它的周围虽然没有以前那个温暖,但是触及时的温度丝毫不差于以前。 我只是一直找寻着以前的那种温暖,殊不知,这种温暖并不是台灯给的,而是自己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