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全景分析
六年级 读后感 5675字 978人浏览 瑞士巴顿表

一、《柯南》中的四大帅哥 怪盗基德: 基德是《柯南》中最当得起这个帅字的人,是帅哥堆里的帅哥。单就外表的英俊漂亮而言,新一、服部,甚至新出老师都与他有得一拼,但是论到行事的潇洒倜傥那就属他了。基德的帅他的那堆魔术师道具帮了大忙:白色的礼服、神秘的单片眼镜、白羽的鸽群、信手拈来的玫瑰&。单单想一下,深夜银白月光下架着白色滑翔翼翩迁而至的神秘男子,在少女手上印下轻轻一吻,哇!迷倒,迷倒,怪不得有人说下至7岁上至70岁的女性中都有他的崇拜者。但基德的帅绝不单只是魔术的魅力。基德有句名言大概是说:如果怪盗是技艺高超的魔术师的话,那么跟在怪盗后面的侦探只不过是一些平庸的工匠。当新一、服部及大大小小的警探们为了真相及法律苦苦追思,哪怕明知被害人十恶不赦,犯罪者情有可原也只得在法律的条条框框里按部就班依法行事时,基德以怪盗的身份完全挣脱了世俗的条文,他以他的标准判断善恶、替天行道。比起连对所爱的人表白都不能的新一,为心爱的女孩留下美好钟声的基德更是幸运得多也洒脱得多了。柯南跟基德一样也有许多道具,柯南的道具使他能恢复到新一的能力以探求真相,而基德的道具则使他超脱了黑羽快斗的身体,超脱在真相与世俗之外。基德满足了我们逃出平常生活的愿望,在画风平实、极具亲和力的《柯南》中基德给全剧带来了一丝浪漫、唯美的气息。 服部平次: 说实话我一直在怀疑青山刚昌是不是只会画一种美男。基德跟新一长得一模一样,服部呢?大家一定记得TV 版帝丹中学学园祭中服部把脸涂白冒充新一,新一也有回敬,在《迷宫十字路》里他同样将脸涂黑假扮服部。虽然两次假扮都被和叶识破(怎么瞒得过最亲的人呢?嘻嘻),但这两次颠倒黑白无疑证实了这两人长得多少有点相象。但不管外表上有多少共同点,《柯南》中的人物个性塑造还是相当成功的。服部完全可以用一个鲜字来形容,他的性情鲜活得很哪!他的热情、他的爽朗、他的勇敢时时处处都有体现。跟新一比他是个更为地道的高中生侦探,新一的推理也许极端出色,但服部的活力、诚挚更有高中生的特点。《柯南》的声优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哀的另一个就是服部的(可惜的是中文配音中这两人的风味全失,可见动漫不单只是华丽的画面,更是全方位的配合,国产动漫要学的还很多),那大版音里留露出服部的直率,很到位呢。我的一个学日语的朋友很喜欢用匹嗒哩这个词,意思是绝配,用这个词形容身手矫健的服部和头大身体小的柯南的侦探组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们的良性竞争,男人友情绝对是全剧一大亮点。 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 工藤新一无疑是《柯南》中最重要的一位帅哥,他是传说中的名侦探,小兰心心念念想着的人,但他的身影也是最模糊的,他难得有真身露面的时候,大多数的时间他只存在大家的回忆里。在帝丹中学学园祭中他好容易回来一次也是戴着黑衣骑士的面具出场,《迷宫十字路》中他始终置身黑夜,在小兰的回忆、片尾的镜头中他的影像不是梦幻般的朦胧就是躲在阴影之中。从剧中小兰的回忆来看,对他而言推理的乐趣是至高无上的,他好像常常会被神秘的案件吸引过去,他聪明、理性、执着但未必善于表达,虽然坚定地喜欢着小兰但在变小之前却从来没有过表白的勇气和想法。我有时甚至在想如果《柯南》是以工藤新一为主角是否还会吸引这么多人。他很帅,但他也是单薄的,是距离给了他许多的美。 可青山刚昌到底是青山刚昌,他给了工藤新一一场折磨,也为他换了一个观察世界、人生的视角,新一从帅哥加名侦探突然变成了小小的柯南,从此只好仰视小兰,还要给小五郎抛来抛去(可怜呀!),但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他的身上焕发出了许多作为工藤新一所未表现出的魅力。 首先,作为柯南他失去了几乎一切身体上的优势,虽然阿笠博士的发明使他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恢复,但博士的产品性能似乎不够稳定而且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掉链子。同时他也失去了名气和大批的崇拜者,没有人愿意相信一个小学生的推理。但也正是这些逆境才更显他的勇气与智慧。新一走下神坛,从一个不可一世得多少有点令人讨厌的超人变成了卡哇伊(可爱)的柯南。 从柯南第一次奶声奶气地叫小兰兰内将(小兰姐姐)开始他看小兰的视角完全改变了,他成了被她拉在手里受她照顾的小弟弟。当小兰寂寞而感

伤地对这个孩子吐露她心底对工藤新一的思念时他被深深触动了。当他看到她暗自落泪又无从安慰时,他体会到了咫尺天涯的滋味。柯南一次一次用他小小的身体保护着小兰,甚至在危机时刻对着小兰当面告白我喜欢你,比地球上任何人都喜欢你(《瞳孔中的暗杀者》),或假借传话对小兰说新一哥哥说&他说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即使是死了也会回来(《约会的场所》)。这时的柯南虽然仍是那么的幼小,但他完全是一个体贴、温柔能承担责任的男人了。新一跟小兰的恋情就是在那折磨人的咫尺天涯中得到了升华。 柯南一开始对他的小学生身份是万般无奈的但后来他接受了这一切,在少年侦探团中他积极引导、保护那些孩子(当然大家并不领情),后来又真诚地援助灰原哀,暗地撮合佐藤与高木,无不透露出他的善良与对人情的深深理解。 与单薄的新一相比柯南的形象是丰满的、有血有肉的,他的年纪太小了点,也太矮了点,头太大、太圆,身体的比例太不黄金,但他很帅啊,真的很帅,当他在危机中扑倒那些他用生命保护的人时,你能说他不帅? 如果有一天工藤新一与江户川柯南能合为一人,那就是最帅的帅哥了吧,柯南迷都热切期盼那一天,青山刚昌因而还有得钱好赚。

二、青山的姐弟恋情结 《柯南》中有一条相当有趣的恋爱定律:女方年龄≥男方,主要人物基本都符合,举例如下: 女方年龄=男方(青梅竹马型):新一和小兰,基德和青子,小五郎和妃英理 女方年龄>男方(姐弟恋型):小兰与柯南,和叶与服部,佐藤与高木 实在是很有意思吧,我另外看过青山刚昌的一个动画小短片也是讲一个男孩因女友比自己年纪大而烦恼的。青山是不是有恋母情结或曾有一段铭刻于心的姐弟恋?过往折磨作者的深深忧伤与无奈借着作品抒发出来,并借助作品中的团圆来弥补心中的遗憾?是不是因为这作品才如此美丽动人?这只能是我的揣度,答案只有青山才知道了。 三、好厉害的女人 看过《柯南》的朋友都知道那里面的女人都是不可小觑的,总结一下有三种: 功夫型: 这一类型的代表人物是小兰和和叶,服部的妈妈剑道也是相当了得。小兰的空手道、和叶的跆拳道在关键时刻一再给柯南、服部帮了大忙,当然惹恼了她们,这两位修理起人来也是够可怕的,小五郎就常常以身试法,可悲、可悲。这一型的特点主要是勇敢、坚强。 能力型: 能力型可以以佐藤和妃英理为代表。佐藤为人很有原则,办起案来有勇有谋、果断干练,还知人善用是个极有经验和能力的女警。妃英理是律师界的皇后号称拥有不败的完美战绩就更不用说了。这一型的特点主要是才干超人。 智慧型: 灰原哀是一个,在《柯南》中在推理上除了服部她是唯一一个能与柯南平等交流并给以重要提醒的人,她的数学能力、化学能力就更不用说了。其实妃英理也完全可以归入这类。这些女人都好强,一般的男人难以消化,小五郎是被撑坏了的典型。 但纵观《柯南》可以发现无论这些女人有多强主角始终是男人们。如果她所爱的男人不能接纳她的话,女人的能力往往并不能为她赢得幸福,而且男人也很少真正赞赏女人的才干。妃英理与小五郎的夫妻关系紧张虽然有突发事件作为诱因,但究其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妻子事业太成功与丈夫形成反差伤了男人的自尊心了吧。新一、服部欣赏的是小兰、和叶的单纯、阳光而未必是她们的功夫,那功夫事实上多少让他们感到了威胁。很多人在讨论灰原哀与柯南的可能性,我可以说根本没有可能,这倒不在于他们本身是否适合而是青山压根就不能接受像灰原哀这样智慧而复杂的女人。当然与其说这是青山的口味不如说这是正统的日本大男子主义的口味(文化是社会的产物啊)。当然从另一方面讲,这么多能干的女性形象的出现也说明,哪怕是在大男子主义横行的日本,女性也正日益显示着她们的实力,让男人们无从忽视这一现象。 四、父子关系vs 父女关系 在《贝克街的亡灵》中,青山将工藤新一与工藤优作之间的父子关系拔高到神交这种无以附加的地步,但在我看来他们的父子关系即便不存在问题也绝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工藤家对新一的教养方式显然是存在问题的。虽然童年时父亲在夏威夷教了新一许多东西,有一段美好时光,但教他的许多东西未必是适合他这个年龄阶段的。而且自新一小时候起他们就在日本与美国间频繁更换居住地,最后竟将儿子丢在日本,自己在美国逍遥,这样一来,难怪新一对父母难以形成牢固的依恋,彼此比较隔膜。新一的母亲热情而孩子气尚能主动亲近

儿子,相比之下工藤优作则显得明显的不善表达,因而新一更多的是将父亲当作要在推理上超越的对象而不是情感上的依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日本人的文化取向,父亲一定要是权威和成功的代表,儿子要坚强要独立要超越父亲,但我个人更欣赏《成长的烦恼》中美国人的父子关系。因为在日本人的教养模式中只有成功才是他们的目标,而美国人的模式更看重人性的完整,每个孩子不论成功于否都很可贵。)新一跟他未来的丈人毛利小五郎的关系同样不妙(这也算父子关系,因为是半子么),新一变成了柯南更是被呼来喝去,可见潜意识里的敌意有多深,当然柯南也要报复的,所以小五郎的脖子里才会插满了麻醉针。这也是潜意识作怪吧,你看柯南最爱麻醉小五郎和园子,这两人的确经常欺负他呀。同样父子关系也在服部家存在,服部的父亲好像也是不善表达的人,也是服部超越的对象。 相比之下《柯南》中的父女关系要好得多,感情也深得多,这在小兰与小五郎这对父女身上得到了深刻的体现。小五郎无疑是很爱小兰的,每当小兰遭遇危难小五郎的父爱就大放异彩,他会在那里大哭大叫。哪怕是小五郎对新一小小的敌意,那也是一个父亲对夺走自己的掌上明珠的年青人的小小嫉妒吧。 这种父子关系与父女关系之间的差异是不是也是社会文化的反映呢?因为儿子将来承担的希望更多,所以对他要强调成功。而女儿的身上没有负载这么重的期望,所以在她面前父亲就可以流露出他真诚温暖的父爱了。 五、法律vs 人情 《柯南》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孩子为其主要的收视对象的,因而就必须承担起文以载道的任务。在每一个案子的结尾处都会交代一下作案的动机,再由假借小五郎声音的柯南或目暮警官对犯罪分子作一番教育。也许是为了教育孩子善恶终有报,许多被害人往往是做尽坏事,死有余辜的,但这样就引出了法律与人情间的两难。柯南面对这个问题几乎是不近人情的清醒,再值得同情的凶手他都不会网开一面,这个问题上小五郎也是同样的有立场。倒是作为观众的我有时不免心中嘁嘁,恨不得柯南不要这么清醒。 我不知道大家对TV 版中的《迷惘森林中的光彦》有没有印象,这其实是我个人很偏爱的一集。一个看来泯灭了人性的死囚犯出逃到森林中,当他发现一个从城市来寻找萤火虫而迷路的孩子时他并没有抓住他当人质而是把他带回到前来找他的警察身边,自己投案了。原来死囚犯逃到森林里只是为了看一眼小时候与他一起在林间嬉戏的朋友萤火虫。结尾处音乐声中夜幕降临,小溪边飞出漫天的点点萤火,囚犯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人性在这里温情地弥散开来。 六、灰原哀的心痛 灰原哀无疑是《柯南》中塑造得最成功的人物之一,她的美丽、聪慧、脆弱、冷淡、伤感无不打动着柯南迷们。随着剧情的发展不难看出,灰原哀其实渐渐地在从悲伤和自我封闭中恢复过来。她的恢复柯南他们的少年侦探团功不可没,我想也许借助心理治疗的一些概念我们可以把这个过程看得更加清楚,分析如下。 灰原哀出场时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巨大伤痛,明显患有PTSD (创伤后应激综合症),同时她有自我封闭的倾向,有社交障碍。这时少年侦探团盛情邀请她加入就好比是让她参加了一场集体心理治疗,而且少年侦探团加上她一共五人,是个相对较小的团体,这对社交障碍患者是非常适合的。同时团体成员基本上又都是天真无邪的孩子,很利于灰原放下不必要的防御,袒露自我。在这个小团体中柯南是潜在的领导者也是唯一了解灰原哀全部情况的人,他就相当于这个团体中的心理治疗师。他带领少年侦探团游戏般地破了许多案子,这可以视为一种游戏治疗法,在这个过程中灰原不知不觉得主动参与了进来,并渐渐与团体中的其他成员建立了友谊与互信。柯南不仅能适时对灰原的进步加以鼓励,强化她的亲社会行为,而且还常常与灰原的监护人阿笠博士交流,了解她的发展动态。然而就象在有些心理治疗中一样随着医患关系的不断深化,灰原哀将以往专注于过去的悲伤经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柯南身上,对柯南发生了移情,感觉自己爱上了他。正是在这里柯南暴露出了他的问题,毕竟他不知道什么是心理治疗,什么是移情现象,该如何规避移情,而且由于他在感情方面的不敏感,他几乎是听任了事情的发展,然后就有了所谓柯南在小兰和哀之间的两难。很多灰原迷都很希望灰原能得到幸福,但也隐隐地感到她不太可能得到柯南的爱,情况看来的确是这样,因为灰原对柯南的爱其实是代表了灰原对正常、健康的生活的一种向往,

只是她将这种成长的力量指向了一个人,指向了一个并没有对她产生超越友谊的感情且已心有所属的人。而这就是灰原哀的心痛。 七.永远的结局 《柯南》至今还没有一个结局而且出场人物越来越多,真不知青山到最后要如何收场。毕竟那么多人,最后每人露一分钟脸都要花个半天,再加上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更不是那么容易交代清楚的,眼前青山只管着数银子,到大结局时有得他好看哪。 也正因为青山迟迟不肯结束《柯南》,关于结局的猜测在网上就满天飞了。我看过一些,都挺有想象力的,有相当一部分写得很不错,贴出来便宜了青山,他可以免费借鉴了。 我想基于《柯南》明朗、健康的基调,不管细节如何改变,柯南一定会变回新一和小兰在一起。而且就象很多朋友猜测的一样,也许若干年后他们会有一个叫柯南的儿子,毕竟柯南这么可爱,大家都舍不得他吧。当然青山为了不落俗套,一定不会让他们轻易得到幸福,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这是柯南的命运更是青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