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悲之秋
高一 散文 805字 90人浏览 甘道夫没有爱情

总有人爱这样闲聊:“四季之中,你最爱哪季?”说不上爱憎分明,但比起春寒之料峭,夏日之炎炎,冬雪之冷酷,我的确更偏好于这不暖不凉的秋天。

不过在这南方小城,自是没有红染满山的壮丽,也没有猛烈而来的秋意。她是淡淡的,在不明的某一天翩跹而至,可能只是染黄了几片小叶,憔悴了几朵野花,一丝凉意过去,便又悄然走远,接着的便是突然袭来的寒流,带着染白一身的冬天。

城里的秋,伴着连绵的细雨,总是或多或少勾起人的一丝愁绪,伤感而矫揉。索性乘车一路逃离高楼林立,摆脱那过分悲凉的气氛。在城郊、在乡野,我总算能见到南方少有的强烈的秋意。一大团一大团明亮鲜嫩的金黄色第一时间就能抓住人的眼球。在一片我并不常见的纯净的蔚蓝天幕下映着秋日的光辉。远远透过车窗望着,一块块的稻田急速向后退去,可是好像总也退不到尽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下车。走进。细细抚摸一粒粒稻穗,稻杆因饱满的果实半垂着,却又被一阵阵清凉的秋风轻柔地托起。我细细感受着手里粗糙而奇特的质感——那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广袤的河床上的流淌。由大地流向稻田,再流向无数的人们。是喜悦、是传递。远处挽着裤管的农人正忙忙碌碌,和他周围的一片片齐整的金黄自成一幅画面,让人不敢妄自打扰。

田埂上的小路随意铺展几块任人踩踏的石头,石缝里偶尔冒出几朵拥在一起的野菊,或是温暖的鹅黄;或是炽烈的火红;或是娇艳的浅粉。深深浅浅、高高低低,全部簇在一起,争抢着绽开最灿烂的笑靥,心情也随之明朗起来。

也有几处有闲致的人家在路边栽几棵树,一律被秋风泼来的秋色染成几点黄黄红红,虽说不是艳红如丹,可这零星的几笔倒是别有一番景致。漫步在这如油画色彩调制而成的树下,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那撑一把深伞走在阴阴愁雨里的“无病呻吟”又从何而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或许世人都爱“何时秋风画悲扇”的忧伤感叹,但我更喜“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生机勃勃。秋本就不该是寂冬的前奏,而是盛夏的余韵。甩开被挤压的扭曲的城市的秋天,我在自由的世界里寻找一个最真实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