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曾消逝
初一 记叙文 1137字 8044人浏览 狮子Aries9

其实不曾消逝

初二(2)班 黄爱迪

曾经以为它们已离我而去,然而它们其实从不曾消逝。

小时候读《桃花源记》,觉得那个人很笨,为什么不待在那片美好的乐园呢?然后来不及看注解就合上书跑到外面和伙伴疯去了。

在地图上找不到“黄甲里”这个地方,一个叫“华庄”的小城代表了那么一大片土地。小巷,河与柳,麦田和油菜花,布置着童年的梦,在记忆的最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这里就是我的桃花源呐。”我把头埋进被子里,悄悄地想。

五年级的时候因为要改建医院,我们全村的居民匆匆搬走,自此我的眼便落寞了。去旅游,纵使山再青,比不上村前长满野草的土丘;水再秀,比不上那条环村的河浜;住了新家,纵使再方便,再舒适,却也没了家的感觉。

我心里,已经有一个永远回不去的桃花源,再容不下第二个。

暑假,父母外出,我寄住在外婆家。那里已经许久没有去过,只回忆起模糊的印象。跨进门逛了一圈,美好的怀旧气息令我无法定夺:它是那种虽然足够美却没法挽留我的,还是那种我挑不上眼的。我迷茫地在院子里走走停停。

是夜,我与外公外婆待在门口乘凉,开着昏黄的灯,邻里围坐一圈,吮着老冰棍咬着冰过的瓜,唇齿留凉。一抬头,是满眼的星天。因为乡下干净的空气,所以银河便毫无保留地璀璨着,一弯的夺目,呈着缥缈的神话。黑暗里花树的影子摇摇,夏草深处便传来短促的虫鸣。我心里那片故园的夏夜,只有圆圆的银月。原来还有比它更浪漫的夏夜呢,我想,似乎有什么情感在逐渐萌芽。

夏天的白昼很长。我有时会拉上窗帘,只留一道雪亮的光隙,然后趴在擦干净的地板上,就着朦胧与细细的光,看陈旧的杂志。在那里时我也曾这样,但是陪伴我的只是那一台光芒刺眼的电视,没有现在,窗外一声声悠远的蝉歌和檐下风铃的丁当。原来还有比它更古老的单调之音呢,我想,听见了那种情感生长的声音,它的轮廓一点点明晰。

下午在在那里是一段闷热,昏沉的漫长时光。我吹着电扇,看几张很老的碟片,几乎每日都是相差无几。然而如今我可以坐在中庭的门口,这里是建筑的阴影,时常又有穿堂风一溜地跑过,凉爽至极。况且面对着后院那满棚满架欣欣的绿,浅灵灵的池塘,塘里吐着气泡的红鱼,一口幽深的井,还不足矣玩赏一个下午吗?以前家里也有井,但被封闭在内庭,黑洞洞的颇为可怕;这里的井被笼在一架葱葱的葡萄下,水波在井壁上粼粼闪烁,光影变幻成诗。望着那闪光的井水,我感到一股辣倒灌进鼻中,一滴泪落在井沿上,旋即蒸发。

我的心里,那个桃花源的影子逐渐淡去。它一度使我失去了眼睛,失去了发现美好的能力。我把自己关在记忆里,迷恋着过去不肯直面未来。

再次翻开《桃花源记》,止不住潸然泪下。那个人深知若自己深入桃花源,便再无法割舍,从而失去更美好的生活。他才是聪明的那个。

那些美好,我以为已随岁月流转而离我而去。但,其实它们从不曾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