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种子里有多少只苹果作文
初二 其它 2045字 51人浏览 我爱花开玫瑰

一粒种子里有多少只苹果

大平

路乞,不是路边的乞丐,他是生活在中国的美国人。路乞,是路边的乞丐,因为他每天捡拾路边的垃圾。不仅是路边的,车站里的,菜场里的,小区里的,停车场附近的,流动小摊周围的,甚至厕所一旁的,总之,只要是人们随手丢弃的垃圾,无论废纸、烟头、食品袋、瓜皮果壳等等,他伸手就来无所不捡。路乞捡垃圾,不用专业翻掏垃圾的工具,他只用手,用他那双厚实有力的白种人大手,无论场合与地点,只要哪里的垃圾进入了他的“法眼”,不作半点犹豫,他伸手就来立即开工。他的中国妻子顺波看不惯了,劝阻:请你再也别捡垃圾了好不好,瞧瞧你那手吧,全是细菌!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对她奉上一脸对不起的笑,并讨好地为洗衣服的她敲背。她正在清理路乞的裤子,路乞的裤袋里也是垃圾,一些烟头、果纸和口香糖锡箔(路乞的裤袋也用来装垃圾,有些场合身边没有收集袋,他只好“因裤制宜”了)。这样的“垃圾王”丈夫让她烦心,同时又让她心疼。路乞用他那流利的中文和妻子幽默:细菌怎么了,洗一洗就没有了嘛。要说细菌,亲爱的老婆,我就是你最大的细菌啊。顺波被逗笑了。

顺波在市建设局工作,她觉得丈夫上街捡垃圾的行为即便她容忍并接受了,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无异于是在给单位——甚至是给市政府难堪。你想想,一个美国的法学教授,弯着腰身在中国街头捡拾中国人随手丢弃的垃圾,这哪里是在捡垃圾呀,分明是在给中国的城市管理者上课吗?可路乞不这么看。路乞认为:我捡垃圾仅仅是捡垃圾,生活在中国我热爱中国,生活在中国的这座城市,我就是热爱这座城市的一名普通市民。作为市民为城市的环境保护出自己的一分应出的力,也是为政府分担一份应尽的责任。路乞说,事情就这么简单。 是的,路乞捡垃圾就只是捡垃圾,从来不对任何人教训什么,他甚至对扔垃圾的人还礼让三分。你扔吧,也许你觉得你扔得合理;你扔我就捡吧,我当然捡拾得正确——你的良知也会认为我捡得正确。街头夜市的小吃摊子,是城市污染的重症区,一次性饭盒,一次性筷子,一次性餐巾纸,肉骨鱼剌什么的,太多的“一次性”扔得满地都是。路乞围着这样的摊子捡,“文明”的吃客们,扔下什么他捡起什么,对事不对人,许是怕“文明人”尴尬吗,路乞他甚至不愿多瞅一眼垃圾制造者。奇怪得很,凡是被路乞捡过垃圾的地方,垃圾的制造者们都变得收敛了,变得自觉了,瞧,路乞的手还没伸过来,小吃摊的摊主夫妇就主动打扫收拾了,不但不将残羹剩汤随意再往地上乱泼,次日他们还带来垃圾桶主动将弃置物分类了。 还有更奇怪的,妻子顺波竟然从激烈的反对者,变成了拥护者和支持者,书法家的她进而挽起了袖子,拎着收集袋和夫君一起“夫唱妇随”了。那天,武汉某商场边的一条马路上,一个悠闲的女人牵着狗,一路上剥食着水果,并随手扔下一路的果皮。路乞夫妇跟在其后,那女人扔下一片,他们就拾起一片,扔者不绝如缕,拾者无怨无悔。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长一段路。路人纷纷对那女人指指戳戳,女人回头,先是惊愕地看着路乞和顺波,接着便捂着脸在“人人喊打”的氛围里一路小跑着溜了。人们对路乞夫妇竖起了拇指,一致谴责那女人“简直没素质”。“没素质”的女人成了过街的老鼠,她“犯人”般躲在不远的一个角落里,探出头来用敬意的眼神打量这一对衣着干净的——捡垃圾的精神贵族。路乞耸耸肩做了个鬼脸,还绅士地向那女人笑了笑,尴尬的后者向路乞夫妇拱手致歉。

一家肯德基店里,一位大学老师正在就餐,一双手伸过来向她行乞。她给了乞者一个零币,乞者嫌不够,说他身上的钱被人偷了,不够回家的路费,请多给一点。一定是个骗子,她想,于是厌恶地瞪他几眼,乞者被“瞪”走了。在邻座那里,乞者收获甚丰,一位外国老人掏空了上衣口袋,将一卷钞票悉数给了他。又问够不够,乞者说够了够了,并弯腰深深鞠下一躬,不等服务生过来驱逐,他自觉出门而去。外国人向他挥手作别,京腔京调地:哥们儿,走好!大学老师走过去,对外国人说:他可能不是真正的乞丐,如果他是个骗子您不就上当了吗?外国人笑着,摊摊手反问道:他是不是真正的乞丐难道重要吗?亲爱的女士,

他向我伸手了,希望得到我的援助,我当然就得帮助他,事情就这么简单。外国人又道,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是个骗子,那么我慷慨地被骗也许能触动一下他的心灵„„

这位外国人就是路乞。

大学老师把自己的见闻讲给了学生,环保志愿者路乞,好人路乞,路乞这个名字很快在大学校园里、在更广大范围里被津津乐道。不久后的一天,武汉数所高校千名大学生走上街头,打着“路乞环保志愿队”的醒目旗帜,沿街捡拾垃圾,所过之处,街道干干净净焕然一新。接着,武汉市民加入其中,一场环保志愿行动在千年江城方兴未艾。

路乞任教于一所大学,他对他的学生说:切开一只苹果你能数清有多少粒种子,可是,一粒种子里你能数得清有多少只苹果吗?路乞说,他从来不喜欢教训人,他最愿意做的是教育人与感化人。

如果说教训人是一只苹果,那么,教育人就是一粒种子。前者是用言词,言词只能到达耳朵;而后者则是以行动,行动能震撼人的心灵,且长久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