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蓝天下,我们一起走过
初一 记叙文 1628字 114人浏览 unroom

日落,黄昏奏起了乐声,觑一眼,眼珠中斑驳色彩,唯有红色最为美丽。

盛夏时节,菶萋的梧桐,按着间距坐落在街道的两侧,美化着仅存人烟陌路的城市,些许给我们一点绿的林间中大自然的气息,涓涓细水,聆听她的倾诉,轻嗅她气味,给予我们只是一片美好的憧憬,而不是一颗平常的心。

斑马线已被我们足迹磨擦的留下了时光的痕迹,新安上的红绿灯,已披上了一件薄厚的尘沙,高高耸起的路灯,在即将来临的黑夜,预存着无限的光芒,风雨烈晒,他依旧挺拔着身躯,有时人倒不如一盏路灯,一直把持着竖立不到的心。

街道两旁无处不见的商店,饭馆等,借着无比闪亮的招牌,被霓虹灯闪耀地惹人瞩目,忙着摆起小摊的地主们,推着满载一车的货物,来到了仅有几平方米的区域内,无奈,厌倦,劳累,各种丰富异样的神情自然的流转在他们的脸上,却要强颜欢笑对着来看看又不买的我们喋喋不休的唠叨着,甚至有的爱搭不理的应声几句,甚至、甚至...... 一切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夜晚,街道总是人声沸鼎,逛街的人群大多数都是女性,手中总喜欢拎着色彩缤纷包包,穿着靓丽时尚的衣着,露出一双惹人遐想的美腿,与她路过的男生,假正经的往前悠哒的走着,一双黝黑的眼睛早已瞥了一眼,神情中露出一份舒荡,继续又寻找着下一个招人眼球的春色。

夜色的天空下,空气更加的闷热,人字拖嗒嗒的声响,在这阡陌人群中,只是一段微弱的配音,裙摆裤下的街面,各种色彩的塑料,弥漫街廊的处处, 人群拥堵着道路的两旁,各色款式的车辆,驾驶在本是宽阔却显得狭小的水泥路,笛鸣声始终掩盖不了整个城市的喧哗。 流动的人群,就像时光的沙漏,秒分难捱的逝去,给我们的只是回忆的离骚。七情六欲的都市,每个人都占有着他的情感,想要安宁,却又身不由己。旧的时光终会过去,每个人失去的是宝贵的生命之树,终有一天枯死,改变的自己与以前不一样的自己,而我们脚下的地方,永远是一成不变色调与浓重的城市余香。

在这同一片蓝天下,其实我们都一起走过,走过然我们彼此熟稔的世界,不如整装心情,再次行走,这片天空下或许又有新的景色

日落,黄昏奏起了乐声,觑一眼,眼珠中斑驳色彩,唯有红色最为美丽。

盛夏时节,菶萋的梧桐,按着间距坐落在街道的两侧,美化着仅存人烟陌路的城市,些许给我们一点绿的林间中大自然的气息,涓涓细水,聆听她的倾诉,轻嗅她气味,给予我们只是一片美好的憧憬,而不是一颗平常的心。

斑马线已被我们足迹磨擦的留下了时光的痕迹,新安上的红绿灯,已披上了一件薄厚的尘沙,高高耸起的路灯,在即将来临的黑夜,预存着无限的光芒,风雨烈晒,他依旧挺拔着身躯,有时人倒不如一盏路灯,一直把持着竖立不到的心。

街道两旁无处不见的商店,饭馆等,借着无比闪亮的招牌,被霓虹灯闪耀地惹人瞩目,忙着摆起小摊的地主们,推着满载一车的货物,来到了仅有几平方米的区域内,无奈,厌倦,劳累,各种丰富异样的神情自然的流转在他们的脸上,却要强颜欢笑对着来看看又不买的我们喋喋不休的唠叨着,甚至有的爱搭不理的应声几句,甚至、甚至...... 一切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夜晚,街道总是人声沸鼎,逛街的人群大多数都是女性,手中总喜欢拎着色彩缤纷包包,穿着靓丽时尚的衣着,露出一双惹人遐想的美腿,与她路过的男生,假正经的往前悠哒的走着,一双黝黑的眼睛早已瞥了一眼,神情中露出一份舒荡,继续又寻找着下一个招人眼球的春色。

夜色的天空下,空气更加的闷热,人字拖嗒嗒的声响,在这阡陌人群中,只是一段微弱的配音,裙摆裤下的街面,各种色彩的塑料,弥漫街廊的处处, 人群拥堵着道路的两旁,各色款式的车辆,驾驶在本是宽阔却显得狭小的水泥路,笛鸣声始终掩盖不了整个城市的喧哗。

流动的人群,就像时光的沙漏,秒分难捱的逝去,给我们的只是回忆的离骚。七情六欲的都市,每个人都占有着他的情感,想要安宁,却又身不由己。旧的时光终会过去,每个人失去的是宝贵的生命之树,终有一天枯死,改变的自己与以前不一样的自己,而我们脚下的地方,永远是一成不变色调与浓重的城市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