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续写 凡卡
五年级 记叙文 3390字 327人浏览 留下粉色

作文 续写 凡卡 六年级四班 梁智超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耷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凡卡不禁激动地喊起来:“爷爷!我在这哩!”泥鳅“汪汪”地叫起来,让小凡卡进来。凡卡抱着泥鳅进了屋里,爷爷消失了。凡卡站在大雪地里,面前一大片松树林。泥鳅在雪地里打滚,只听“咚咚”几声。凡卡定眼一看,爷爷边砍圣诞树便向自己招手。凡卡刚要跑过去,眼前一黑,圣诞树倒了,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凡卡睁开眼睛,只见老板手里拿着一根青藤站在面前,大叫:“小兔崽子,我给你吃好、喝好,你倒写信给你爷爷,我打死你!” “啪!”青藤在空中发抖。 凡卡紧紧闭上眼,两手握拳,一咬牙,“啪”又是一鞭。“啪,啪!”伙计们走进屋大笑:“老板,打吧!打得好!正好我们跳个舞,这音响可真不错!” 饭卡大哭道:“上帝救救我,我快要死了!救救我吧!呜——” “你哭,我让你哭!”老板狠狠地又是几鞭。 恰好,一位夫人正好来订鞋,看到可怜的小凡卡,她心揪了一下,泪水涌了出来。 夫人走上前面

无表情地对老板说:“听我说,这位先生,我要买下你这个小学徒,价格吗——你来定。” 老板瞅了一下凡卡,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恶光,不怀好意的说:“八十个卢布。” 夫人没说什么,打开手提包,正要取钱,老板看到那白花花的钱,急忙说:“一百个卢布。”夫人再次把手伸到包里,把钱放到桌子上。 夫人牵着凡卡那双颤抖的小手,走出店门。凡卡悄悄看了一眼夫人,她弯弯的眉毛上挂着几颗眼泪,凡卡轻轻握了一下夫人的手,他心里充满了幸福。 到了夫人家,夫人温和的告诉凡卡:“你好,我叫爱莉丝,以后你就叫我艾莉斯阿姨吧!好孩子,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凡卡看着夫人,“艾莉斯阿姨”这几个温暖的字眼围绕着他。饭卡羞红了脸:“凡卡·茹科夫。” “什么?上帝!噢!”那位夫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激动地对里屋里喊道:“康斯坦丁老伯,您快来,来呀!” 饭卡木木的站在那儿,等爷爷出现在面前,他早已泪流满面。 “爷——爷!”凡卡紧紧抱住爷爷。 爷爷用那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凡卡的头:“孩子,孩子是你吗?噢,你还好吧?” 饭卡抽泣着把这几个月的苦难统统倒了出来,他终于放声大哭。 “可怜的孩子!”夫人摇摇头。 “爷爷,您怎么到了这儿?”饭卡擦擦眼泪问道。 “没什么,这位是日发略维夫老爷的妹妹。夫人需要一个守夜人,看上了我,就让我来了。孩子,她可是一位好太太、好夫人,我们的恩人,她让我们爷俩团聚,又给我吃好喝好。” 那

位夫人害羞:“没„„没什么,应该的,对了小凡卡,我们这儿缺一个园丁,你想当吗?” “谢谢夫人,我愿意!我愿意!”凡卡兴奋极了。 “凡卡,你叫我什么?”夫人假装不高兴道。 “呵呵,艾莉斯阿姨!”凡卡抓抓后脑勺笑了。 “呵呵!”大家都笑了。 从此,凡卡和爷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作文 续写 凡卡 „„第二天,凡卡揉揉眼,挣扎着从梦中醒过来。 他惊讶地发现,有个十六七岁的青年小伙子在与老板和老板娘说些什么。说着说着老板还笑嘻嘻地从小伙子手里收了一沓钱。

凡卡坐了起来,仔细端详着那位青年。那个小伙子一副邮差的模样,但从他的穿戴和那匹浑身洁白的白马来看,他应该是比较有钱的了。老板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抚摸了一下凡卡的小脑袋,关切地问了一句:“还冷吗?”凡卡纳闷极了,他走进一看,原来是他的表哥菲吉卡。他已经是个大老爷了,经营着好几个羊毛衣服店。他现在扮作邮差来考察市场,当他看到这

封没贴邮票的死信时,便知道了凡卡的悲惨处境,于是便来用那匹英俊的白马接他回乡下。 凡卡见到了他的爷爷。他大叫着,哭着扑到了爷爷怀里。慈祥的爷爷爱抚地摸着他的头,摩挲着。爷爷当时最担心的是生计问题,但是他有了这样一位有出息的外甥。他现在生活在菲吉卡家里。凡卡和爷爷准备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此时,天空中出现几声惊雷!是下雷雨了吗?不对!凡卡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他抱着头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只见一个楦头正在狠狠地往他头上砸,面前正是那个凶神恶煞的老板。老板把楦头往他头上一丢,说:“沙

皇来街上了,我先去看看。你给我赶快干活,不然回来够你受的!”便半跑着去了街上。小凡卡拍了拍身上的土,晃晃悠悠地朝街上走去。街上的人们欢呼着,街旁的人一个个都半跪着,向沙皇致敬。凡卡没有注意这些,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沙皇坐着的洁白的白马。他做梦都常常想起它来,完全地沉浸在对那匹白马的喜爱之中。你看那白马,白白的长须,纯净的眼神,不得不让他心醉。但是他所心爱的马早已走远了,而他的头被一把抓住,揪到老板家后院去

了。凡卡被绑在树上,被老板用皮带狠狠地抽了一顿,疼得他龇牙咧嘴,但又动弹不得„„ 是他又回忆起以前的痛苦生活了吗?这里分明就是菲吉卡家啊。他正在温暖的大床上,旁边睡着他的爷爷。他爬起来,找寻着菲吉卡的那匹白马。他找到马厩,轻轻地抚摸着那匹白马。他抚摸着那匹马,心中无比地满足„„他不知道是他现在正在做梦,还是刚才那会儿在发烧。他宁可相信他刚才那会儿是他劳累过度的幻觉——至少他爷爷是这么说的。 他觉得浑身剧痛,可能又发烧了。于是他便又回到床上去。可是,面前并不是那张舒适的大床,而是一根把它绑在树上的绳子。他用尽全力挣脱开它,忍着疼痛继续干活。现在他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些全都只是发烧时的幻觉。 两天后,沙皇又来到了街上。老板对凡卡的工作进行了一顿鸡蛋里挑骨头后,便出去看望沙皇了。凡卡自然忘不了沙皇坐着的那匹马,他觉得看看那匹马就是挨顿海打也值得。他跑到街上,痴痴地望着那匹温驯的马。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他一定要不顾一切地拿到那匹马上的任何东西,就是一根毛也值得。他知道有这样一匹马只有富人才有资格,但是他就是着迷啊!当一个男儿热血沸腾时,就是再难的事也会去做,就是再困难的任务也会挑战,就是再不符合逻辑的想法也会去实践。只要下定了决心,有什么难做到呢? 小凡卡回到老板家。他刚踏进门,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他刚反应过来,又挨了一拳。老板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混蛋小子!竟然偷吃我的鱼!你不想活了是吧?”边说还边在狠狠地揍它。凡卡纳闷了:我没有偷吃鱼啊?为什么打我呢?原来,凡卡十分聪明,交给他的任务,他都能完成得非常好。伙计们深深地感到了威胁。它们那满怀嫉妒的心酝酿着一个邪恶地计划。凡卡第二次看马时,他们就对老板一个劲儿说凡卡的坏话,弄得老板怒不可遏。可怜的小凡卡!他被老板揪住一顿毒打,弄得鲜血直流。伙计们在旁边偷偷地看着、窃笑着„„ 他疼得晕了过去。面前站着他的爷爷,他摸了摸凡卡的脑袋,让凡卡再躺在床上。凡卡一心想着白马,他忍着浑身的剧痛,又来到了马厩前找马。马温顺地低下脑袋,任由着凡卡抚摸。凡卡的小手在马身上摩挲着,心中充满着说不出的满足„„他享受着这美好的感受,直到他疼得无法动弹。他不得不在白马边的草地上躺着,带着美好的希望睡熟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菲吉卡豪华的庄园,而是那条冷冷清清的小街。天上飘着雪,凡卡觉得更冷了。他看见雪地上一条清晰的血带从老板家后门飘来。他爬起来,雪地上出现了一个深深地印子,估计应该在这儿躺了一个小时了。街上又出现了一片欢呼声,沙皇又骑着那匹白马走到人群中间了。他已无力再爬起来,只能在那儿虔诚地祈祷着那匹马能逛到这里来。他必须得凭着这仅存的这最后一点儿力气来完成这最大的心愿。沙皇骑着那匹白马来到凡卡面前了。他的卫士们都巴不得凡卡赶快死,沙皇是绝对不能丢这面子的!沙皇和马都在用轻蔑和鄙视的眼光看着凡卡,他没有回应,立刻在马肚子下从那马身上拔下一撮毛,细细地抚摸。马立刻就跳了起来,踏在凡卡的身上。凡卡痛得不行,卫士们又踢了他几脚,感到十分的难受。但他的愿望得到了满足,终于完成了最大的心愿。他只想着现在正在做梦,马上就回到了菲吉卡家,但他现在怎么没回去呢?卫士们和老板打得越来越狠,凡卡紧紧护着那撮毛,轻轻地呻吟着:“爷爷,爷爷„„”他的眼前一一划过爷爷、菲吉卡和那匹白马的容貌,那蓝色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 他死了,死在了他那最心爱的白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