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与苦乐
初一 记叙文 7091字 1671人浏览 zssxdzh

“琐事与苦乐”材料作文评讲

【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为使人生幸福,必须热爱日常琐事。云的光彩、竹的摇曳、雀群的鸣声、行人的脸孔——需从所有日常琐事中体味无上的甘露。问题是,为使人生幸福,热爱琐事之人又必须为琐事所苦„„为了微妙地享受,我们又必须微妙地受苦。”

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定立意,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阅卷手记】

此作文题以名言为材料。文题材料紧扣时代脉搏,与当下热议的“幸福”话题不谋而合。

材料关键字“琐”即“细小、零碎、繁杂”。人生琐事,如影随形,人或执爱于琐事,于琐事中发现独特的风景,获得幸福,微妙享受;或为琐事所役,困惑惆怅,难以割舍,纠结痛苦,这取决于是否有超脱的智慧、平和的心态。

整体观照,才能准确把握材料内涵。立意的最佳角度应该从琐事与苦乐的关系出发,享受琐事中的微苦微甜或在琐事的微苦中体验微甜。如果单纯谈苦乐关系,或者谈琐事的意义,不能算作至切题意。作文以立意为先,在批阅中,我们发现,能至切题意的作文实在不多。此为警戒!

大多数同学仍旧选择了议论文来写,议论文最重要的是分析说理,而有效的分析说理就是找到矛盾切入口,可以从琐事与大事、如何化苦为乐等角度深入剖析。下面这段文字就是会说理的文字:

谁导致了他们的不幸?是他们自己的心境。就算是枯燥无味的家事,也有其中的乐趣。就像喂鸟这等琐事,也有其中的乐趣。关键是你有没有一颗热爱着生活的心,当你热爱着生活时,生命力的一切都那么美好,即使是烦人的琐事。(冯杨)

一些同学能活用教材或练习中出现的文章,体现出较强的思维灵活性,值得我们学习。

且看《项脊轩志》,其感人之处就在于作 者能够很好的享受日常琐事并将其用文字形式表达出来。值得注意的是归有光从日常琐事中选取富有典型特征的生活细节来抒写感情,写的笔墨清淡而又情意绵长。 他并不是简单的记叙这四件悲事,而是糅合了他对生活最本质的理解,如同用自己最无暇的处子之身抚摸

那哽在命运咽喉的呜咽与痛楚,这或许就是对生活琐事最原 始的享受吧!(高茜)

龙应台《野火集》因凌厉的笔锋和毫不留情的批判而激起人们思想的回响,然后她后来的《目送》和《孩子,你慢慢来》却展现了一个重视亲情、热爱琐事的感性形象。有人质疑她的写作从大变小了,而龙应台回应,这些关注琐事的作品才更为接近生命的本体和人生的幸福。(乔思扬)

不是任何人都能像徐志摩一样纵情呼喊“是人没有不想飞的”,并出言“飞出这圈子!飞出这圈子!”天马行空的念想之余,实则日常小事更为平易动人。否则,也不会有徐氏面对其友人时,因对方之间相敬如宾而心生妒意,也不会有他借火点烟时以一句别出心裁的“吻火”(kissing the fire )作为开场白。一幕景,一支烟,却引人心绪起伏,足以说明琐事苦乐,正是人生之写照。(谢意)

谁还记得苏轼曾经“烧高烛”“照红妆”,怕的仅仅是海棠花夜深而眠?谁还听闻川端康成曾见“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一个夜深烧烛,一个早起观花,却自得其乐,真可谓苦中作乐了。然而因花就已如此动容的人,何尝不是热爱着琐事,并视其为幸福?(谢意)

曾为王世襄老先生们在《锦灰堆》中描述 的虫鸣文化、鸽哨文化所歆羡。庭院之内,帘帐中偶尔传来的几声清越之音,往往成为一个暑夏已至的标志。城墙之下,深巷里偶传来几声嘹响短促的哨音,白鸽应 声扑楞楞飞起,身形矫健敏捷……老先生执着地将这些生活琐事记录下来,那些因生活变迁而消匿的文化以一种形式永远地保留下来。(高妮)

【佳作赏析】

1. 琐事之中,亦苦亦乐

高三(3)班 杨莹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妇二人都喜好以藏书打赌,这似已成了生活中再寻常不过的琐事。某典故出自哪本书哪一卷的第几页第几行,胜者品茗,茶香四溢。

不得不说,古人的高雅情趣,博闻强识,着实令世人艳羡。同现今每一对夫妻一样,她们不时也会因日常琐事而拌嘴,烦恼不已。但她们亦能从琐事之中发掘生活的情趣,享受那亦苦亦乐的微妙滋味。

于丹说过:“生活需要一点悠闲的情趣来调节紧张的律动,但情趣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从生命中涵养而出。”我以为,情趣的涵养莫过于从日常琐事中找到精神情感的依托,拥有苦中作乐的智慧。

文学巨著《红楼梦》中品茗的场景颇为多 见。譬如《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一回,曹雪芹先生借妙玉之口道出了茶之精髓。给人印象最深的,便是泡茶的水与茶具的讲究之处了。她招待贾母时,用“旧年蠲的 雨水”;后单独招待黛玉、宝钗、宝玉时用的是五年前她收的梅花上的雪水。妙玉亦懂得以各具特色的茶具招待性格各异的贵客,此番心思,已不是常人所能拥有 的。从中,不难看出曹先生对茶道的痴迷,亦不难领会他的匠心。品茶于他,是生活中的琐事,同时更是一种高雅情趣的体现。

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张爱玲,少时便已有极高的写作天赋。她曾在家中手制报纸副刊——“张家说林”,记录她日常生活的诸多琐事。“谈电灯”、“本埠新闻何妈评说”等等,一个个平凡琐碎的题目,却道出了生活的真实与乐趣。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 与?”庄周能从梦蝶这桩琐事中,体悟出人生由喧嚣走入逍遥之境的至理,提炼出那分超然,无往而不乐。“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沉雄豪迈的辛 弃疾亦能有如斯温柔浪漫的一面,他在充满苦难的人生之路亦能生出一份情趣,莫不值得世人学习?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生活中再平凡不过的琐事,只要静下心来细细品味,都会发现其所蕴含的独特之美。这便要求我们懂得微妙地享受——

于一杯香茗氤氲的雾气中,品尝人生的苦与乐。

2. 一日看不尽长安花

高三(8)班 朱一帆

一直觉得,孟郊在高举之后挥毫而下的那句“一日看尽长安花”太豪情太潇洒太豁达。千帆竞流,万马奔腾的放旷,总少了一个转念,一种颔首的沉美。

踏马驰骋,东野说他看尽了长安花,我说倒未必。他不过是看完了看遍了,让长安百花在他的眼前走马观花地飞奔而过。要说看尽,是得慢慢走,细细品,瓣白蕊黄,梨白杏红。此般,绝非一日之工。

芥川龙之介说:“为使人生幸福,必须热爱日常琐事。”而赏遍群芳的功夫,须得一份对日常琐事的热爱与耐心作底。

中国的文人长久以来受历史传统的影响, 过分重视功名成就,过分重视仕途经济,往往忽视了云影移动,桂竹飘香。当代作家王安忆倒是个例外,她向世人说明了,日常琐事在创作与生活中要占很大比重, 它为人生幸福起着不小的作用。小说《长恨歌》中,主人公们的日常的全部,便是由弄堂里的鸽子、矮桌上的茶盏、灯光下的牌桌一一垒砌而成。

如果忽视了日常琐事,想象一个离开了花的绽放、鸟的轻啼、鱼的游动、茶盏里飘出的袅袅香、香炉里升起的缕缕烟的生活,该是如何的寂寞、干枯、暮气沉沉呀。

然而,我们并不是每个人出生时便含着金 汤匙,自然不可能离开奋斗而直接拥有享受琐事所带来的欢欣。而琐事也易给人们带来细碎的烦恼,像木刺,微小却恼人。是以我们不能忽视前进的动力,止步不 前。因为一旦潦倒落魄,那么琐事带来的温暖美好便会离你而去,剩下的只有原本微小却被无限放大了的烦恼,令你愁苦而终穷。

那一年,柳永的词赋因为展现了太多花草 丰仪,女儿身姿而不被理解;奥斯汀的小说因为描写了太多乡间舞会,平民聚餐而未受青睐;汤显祖的剧本因为注重了太多的男欢女爱,儿女情长而奉为禁书……然 而这些看重琐事的作品,经过岁月的洗涤与时间的陈酿,最终被世人找了出来,让它们在阳光下飘香。因为我们终于明白了,琐事能给人带来温暖,带来清甜,带来 香醇,带来幸福。

是以,少一分“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英姿风骨,多一丝“想佳人妆楼颙望”的琐碎细小,或许途中会有“已是黄昏独自愁”的微苦,但最终,你会收获“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幸福。

3.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高三(8)班 李斓

芥川龙之介对那些日常琐事一定还不够热爱,不然就不会为琐事所苦了。 我是这样想的。彼时她给我发来一份电邮,是两副旧时纹样,一样是忍冬,一样是缃色绣线添上了金红的繁复西番莲,她问我哪个纹样更好看些。我似乎可以看到她在电脑另一端雀跃的样子,一脸欢欣。这是她一日内发给我的第五封邮件,之前她还拜托我挑选衣料﹑暗扣﹑盘扣,纠结于凤仙领和水滴领之间,尽管在我看来这些琐碎的事交给打版师和制衣师就好,但她乐此不疲。

忘了说,她费了这么多心思就是为了裁一件旗袍。

“好烦。”——她大概永远不会说这两个字。

暑气最盛的时候和她一起去冰店喝饮料,我和她点的都是橙子苏打,薄薄的玻璃杯壁上附了一层淡牛乳色的雾气,透着橙子苏打软软的橘黄,她一下子惊呼起来,“真好看唉!”她用胳膊肘拱了拱我,我别过脸去觉得她真是不忍直视的幼稚。

“当啷”,她拿着吸管去捞沉在杯底的冰 块,一个一个地捞,捞上来就托在手心把玩,吸一口饮料含混不清地对我说:“唉…冰块…是橙色的了,真漂亮!唉唉!”我用吸管戳着杯底的冰块,没觉得有什么 不同,倒是她,手掌心全是冰凉的水渍。“啧啧,冰块有什么好玩的,拨弄来拨弄去,你烦不烦?”我撇撇嘴,她继续玩着几乎快化光了的冰块,又吸了一大口饮 料,甩甩手,“有什么可烦的——你看喏,融了以后的小凹槽里还有橙汁嗳,我要吸掉它,哈!”她手上的液体飞溅到我脸上,带着淡橘色的清甜香气,我似乎能体 味到一点点她的快乐。

除此之外,她吃草莓之前要先逐个用小刷子刷,用盐水浸,最后挨个戳洞,一二三四五套在手指上吃,不顾甜腻粘手的汁水流得满手都是。每年秋天买上一小袋红豆,一颗颗挑选洗净上了清漆传好了寄给友人,附带一张亲手誊抄的小卡片,每个人的都不同,先用花体英文写一遍,再换了 0.7毫米的褐色水笔译文。

在我们看来这些零零碎碎琐琐屑屑的小事简直烦死人,于我们来说是砒霜,于她来说却是蜜糖,这源于她那颗对于生活强烈地热爱着的,百转千回后也不曾褪色的炽红色的心。她像最好的画师,调了朱黛粉碧给这些琐事绘上彩华,她活得浓油赤酱,活得活色生香。

啊,她今年还欠我一串红豆。

【素材链接】

杨绛先生琐碎的幸福

杨绛先生已逾百岁,生活平淡安静、琐碎而幸福。她每天做豆浆,打得非常细,还会做杏仁酱等精致食物。还常和钱钟书的堂弟钱钟鲁的两个孙女一起玩电动玩具,一起玩“挑绳”,翻阅报刊看电视、练字抄诗、读旧书。

琐碎的幸福

2011年底,耄耋之年的哲学家、关怀理论大师内尔•诺丁斯教授在北京解释她个人对“幸福生活”的理解时曾经说:幸福生活就是事业顺遂、良好的人际关系、有空闲时间看自己喜爱的书,以及在海滩上散步看日出与日落„„

季老的通透

季羡林《牛棚杂忆》中写道,季老对一场小型的批斗会很是看不上眼:“我现在在批斗方面好比在太上老君八卦炉中锻炼过的孙大圣,大世面见得多了,小小不然的 我还真看不眼。这次批斗就是如此。规模不大,口号声不够响,也没有拳打脚踢,只坐了半小时喷气式。对我来说,这简直只能算是一个„小品‟,很不过瘾,我颇 有失望之感。……总起来看水平不高……如果要我给这次批斗打一个分数的话,我只能给打二三十分,离开及格还有一大截子。”

【美文链接】下面这篇文章有很高的化用价值,想想该如何化用?

生命常常是如此之美

乔叶

每天下午,接过孩子之后,我都要带着他在街上溜达一圈,这是我们俩都很喜欢的习惯。闲走的时候,看着闲景,说着闲话,我就觉得这是上帝对我劳作一天的最好 奖赏。每次我们走到文华路口,我就会停下来,和一个卖小菜的妇人聊上几句,这是我们散步的必有内容。这个妇人脸色黑红,发辫粗长,衣着俗艳,但是十分干 净。她的小菜种类繁多,且价廉物美,所以常常是供不应求。我常

在她这里买菜,所以彼此都相熟,因此每次路过,无论买不买菜,都要停下和她寒暄,客户多的时 候,也帮她装装包,收收钱。她会细细地告诉我,今天哪几样菜卖得好,卤肉用了几个时辰,西兰花是从哪个菜市上买的,海带丝和豆腐卷怎样才能切得纤纤如发, 而香菇又得哪几样料配着才会又好吃又好看。听着她絮絮的温语,我就会感到一波波隐隐的暖流在心底盘旋,仿佛这样对我说话的,是我由来已久的一个亲人。而孩 子每次远远地看见她,就会喊:“娘娘!”这种叫法,是我们地方上对年龄长于自己母亲的女人的昵称。

那位妇人的笑容,如深秋的土地,自然而醇厚。

一天夜里,我徒步去剧院看戏,散场时天落了小雨,便叫了一辆三轮车。那个车夫是个年近五十的白衣汉子,身材微胖。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附近住着一位朋友,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很想上去聊聊。便让车夫停车,和他结账。

“还没到呢。”他提醒说,大约以为我是个外乡人吧。

“我临时想到这里看一位朋友。”我说。

“时间长吗?我等你。”他说,“雨天不好叫车。”

“不用。”我说。其实雨天三轮车的生意往往比较好,我怎么能耽误他挣钱呢? 然而,半个小时后,我从朋友的住处出来,却发现他果真在等我。他的白衣在雨雾中如一盏朦朦的云朵。

那天,我要付给他双倍的车费,他却执意不肯:“反正拉别人也是拉,你这是桩拿稳了的生意,还省得我四处跑呢。”他笑道。我看见雨珠落在他的头发上,如凝结成团的点点月光。

负责投送我所在的居民区邮件的邮递员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染着头发,戴着项链,时髦得似乎让人不放心,其实他工作得很勤谨。每天下午三点多,他会准时来到这里,把邮件放在各家的邮箱里之后,再响亮地喊一声:“报纸到了!”

“干吗还要这么喊一声呢?是单位要求的吗?”一次,我问。

他摇摇头,笑了:“喊一声,要是家里有人就可以听到,就能最及时地读到报纸和信件了。”

后来,每次他喊过之后,只要我在家,我就会闻声而出,把邮件拿走。其实我并不是急于看,而是不想辜负他的这声喊。要知道,每家每户喊下去,他一天得喊上五六百声呢。

他年轻的声音,如同铜钟与翠竹合鸣的回响。

生活中还有许多这样的人,都能给我以这种难忘的感受。满面尘灰的清洁工,打着扇子赶蚊蝇的水果小贩,双手油腻腻的修自行车师傅……只 要看到他们,一种无原由的亲切感就会漾遍全身。我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来历,但我真的不觉得他们与我毫不相干。他们的笑容让我愉快,他们的忧愁让我挂怀,他 们的宁静让我沉默,他们的匆忙让我不安。我明白我的存在对他们是无足轻重的,但是他们对我的意义却截然不同。我知道我就生活在他们日复一日的操劳和奔波之 间,生活在他们一行一行的泪水和汗水之间,生活在他们千丝万缕的悲伤和欢颜之间,生活在他们青石一样的足迹和海浪一样的呼吸之间。

这些尘土一样卑微的人们,他们的身影出没在我的视线里,他们的精神沉淀在我的心灵里。他们常常让我感觉到这个平凡的世界其实是那么可爱,这个散淡的世界其实是那么默契,而看起来如草芥一样的生命籽种,其实是那么坚韧和美丽。

我靠他们的滋养而活,他们却对自己的施与一无所知。他们因不知而越加质朴,我因所知而更觉幸福。

不亦乐乎二十四

文 / 流沙河

炎夏中午,拉粪车过拱桥,江边树下小坐。此时风摇岸柳,摸钱买一大杯加冰泗瓜泗,噙麦秆细吸之,不亦乐乎?

雪夜读书,吩咐小儿灶下夹来烘笼一个,踏在脚下,觉得温暖透过脚心,上窜到踝,到胫,到膝,到股,到胯,到腹,到脐,到胸,到腋,到背,到颈,直到脑海深处,不亦乐乎?

牛棚半夜睡醒,独对窗前皓月,遥闻管教干部声声齁鼾,乃偷偷默诵《春江花月夜》,渐渐忘乎其境,竟至背出声来,不亦乐乎?

邻有泼妇,因厨馔被谁人偷吃了,怀疑我家小孩,便在院中指桑骂槐,语不堪听。忽查明偷嘴者乃其幺儿,当场丢丑,气得顿脚号哭。隔树阴倾听之,不亦乐乎?

早起散步林间,已有七分饥饿,遥闻林外儿女呼唤:“爸吃饭了!”不亦乐乎?

读《诗经》朱熹注有疑问,写批语于书眉反驳之。若干年后,发现早有前辈反驳过了,其说与我吻合,不亦乐乎?

食水蜜桃,随手埋核。多年后,重来游,见已开花结果,不亦乐乎? 旧作早已批臭,今又出版发行,不亦乐乎?

晚步长街,心头忧郁。忽遇髫年同窗,呼我小名“九娃”,拉去饮酒话旧,不亦乐乎?

谀美主人茶好。主人说:“还有更好的呢。”随即赠我一袋,不亦乐乎? 入座静听花花公子宣讲精神文明之重要性,不亦乐乎?

文友茶聚,七嘴八舌,古今中外,无所不谈,唯不话及升官发财一类事情,自午至暮,喧噪不已,直到肚子都饿响了,方才各自回家去也,不亦乐乎?

远游偏僻山村,忽见筒车笕水灌田,轮轴旋转,咿咿呀呀有声,仿佛回到半个世纪以前,不亦乐乎?

广场遇雨,躲到商店门前,愁看檐滴不断,十分无聊。忽见邻居女子擎大伞回家去,急往投靠,幸蒙嘉纳,不亦乐乎?

听大报告,躲入会场一隅,坐在“小广播”与“多嘴婆”之间,不亦乐乎? 入城办事,过街被撞,一把揪住骑飞车的黑汉,正欲问罪,那黑汉惶悚地叫一声“大表哥”,渐露笑容。乃放手逼视之,认出他是多年不见的小表弟。街边把臂话旧,立尽斜阳,不亦乐乎?

戒烟三年,偷照镜子,发现满嘴黑齿变白,不亦乐乎?

终于挨到退休,从此可以公然不去开会,免得再随大流表些假态,不亦乐乎? 胃痛疑是癌症,暗自嗟伤。大便出血,住院检查。医生塞软管入胃囊,目窥管端镜头许久,宣布说:“胃里干干净净,没有包包块块。”心中石头落地,不亦乐乎?

小猫抓挠床下杂物,衔出一张去年遗失的五十元大钞,正好拿去买葡萄酒切卤牛肉全家享受,不亦乐乎?

夜晚停电,忽觉环境寂静可爱,点燃鱼烛,闲翻《史记》,不亦乐乎? 访亲戚家,翻照相簿,目睹自己童年留影,不亦乐乎?

同院邻居有中学生持卷来问一道平面几何难题。当即作图,苦思良久,仍不得解,担心自己下不了台。后来试着添一条辅助线,终于迎刃而解,不亦乐乎?

旧年除夕洗脚,夫妻灯下互相帮助剪脚趾甲,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