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愁予《错误》扩写
初二 其它 773字 686人浏览 操作者在路上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题记

踩着归乡的步子,我的心也逐渐变得轻快起来,此刻太阳也似乎归心似箭,早早地便下了山,尽管连日来日夜兼程但仍不愿停住行程,继而走向另一座江南小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路走来早已看到春的消息,但春风似乎从未临幸这座江南小城,路旁的柳枝巍然不动,似铁如刚。别是太阳太过吝啬,收回了一切春意和生机。而让几丝淡淡的忧怨、几缕轻轻的思愁肆意地弥漫于空气中,不胜凉意。马蹄的“达达”声不断在空气中回响,我诧异平日里没有多大声音的马蹄,在此刻却像一颗丢入湖中的石头击起的水晕,余音不绝。这大概便是“静故了群动”的意境罢。我愈是前行,便愈觉得凉得彻骨。愈是凉得彻骨,愈觉得有一种灼热的目光火辣辣地想将我烧透。我不由地调马头,在昏暗的夕阳中搜索那双目光。吱呀”一声,像是对我搜索的应答,从厚重的门内闪出一个人影伫立在门边上。由于屋内透出了灯光,我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少妇倚在门旁,发髻油亮,略施粉黛。这难道便是春?不,这春怕跨过了夏早已入秋了,她日日呼吸这愁怨的空气怎能不忧愁,而这空气因为她的忧愁而更加愁怨。

她踮着脚尖,颦着眉头,眉下的一双含着秋水的眼睛深深地锁定着我。我也看着她,看看,内心浮现出另一个形象,曾几何时,我的妻子也是这样颦眉远送的,她们都有一双含着秋水的眼睛,都期盼我有所行动——调马头向她们飞奔而去,对她们说:“我回来了。”不由地,我拉紧了缰绳,马儿迈开步子,缓缓地向她走去,她的眉头也缓缓地展开,像一朵开放的水莲,但我忽然停下了,她,毕竟不是我的妻子,我不是她殷殷的期盼,我那含着秋水的妻子才是的。

我坚定地调马头,向前奔去,留给她一个残忍的背影。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个带给她希望和失望的人,但我由衷希望我是最后一个,我觉察到一朵水莲静默地谢了,在我心头……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