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一条狗的故事
初二 记叙文 957字 201人浏览 王钰最爱鸡涌君

从前有一只纯正的苏格兰牧羊犬,它长着两只大耳朵,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脖子上有一只铃铛,走起路来铮铮作响。他似乎很得意于这只铃铛,总是有意无意地晃晃脑袋,让铃铛发出声音,吸引别人注意。

在人的面前它总是毕恭毕敬,像一个有模有样的仆侍,又像一个乖宝宝。但人一走,它就啸聚山林,无恶不作,把臭猫带到人的卧室里,把罐子里的蜂蜜吃掉,然后装上沥青。等人发现后责罚它时,它就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眼泪汪汪,人也就不忍心打骂它。人刚走出去,它就把椅子上涂满胶水,然后“呵呵”地笑。

对我也不例外,上个星期它用石块砸坏了我家的门,我在院子里捡了些石头补好了。他似乎很不情愿没对我造成损失,逢人便说:“你们看那个人,满脑子是水,竟去捡石头修好了门,是名副其实的盗尸犯。他怎么会是人?和我换一下还差不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天,我出门恰逢那只牧羊犬,我本来很和善,不想和它对着干,准备悄悄溜走,但它一下子就瞅见了我。它张大嗓门说:“这不是盗尸犯又变异成狗的风随年华先生嘛。最近我拜读了您的文章《时光的帷幕不落》,你喜欢读余秋雨那个老头的文章?”

“是啊。”我故作轻松地说。

“嗨。他我真是觉得中国读者很傻,整天说什么《鲁迅全集》、《毛泽东诗集选》,还当是宝。现在还出了一个余秋雨来荼毒读者,亵渎文坛,玷污文学,奸污历史。余秋雨是个伪君子(此处略去十三个字),还在《山居笔记》里说什么清朝不算是最烂的王朝!要我说,你没学过历史没乱讲行吗?——快笑死人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同理,余秋雨的读者是没有文化的,他们瞎了眼般吹捧一个文坛垃圾,应该受到鄙视。余秋雨自作聪明写那几篇散文就真以为就很了不起。《一个王朝的背影》可以看出,他在明末肯定是投清的狗贼。道貌岸然。(绝对是它的原话,欢迎证实)我才是王牌作家,风随年华你就是原来的我呗。”

“不!不!任何事都有两面性,你可以学习好的一面啊,他的读者千千万万,你怎么能骂他们是狗呢?你不能从个人的偏见角度看问题停!”它粗暴地打断我,并咬了一下我的脚。

我准备继续纠正它的错误观念,但它露出了獠牙,我见情况不对,赶紧溜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从那次见面后,我再也没看到它在街上溜达。邻居今天告诉我,那条会说人话的狗被雷劈死了。这就是一条纯正的苏格兰牧羊犬的故事,我只是其中的一位当事人,知道的情况并不多,除了上述内容以外,我还知道,它叫陈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