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 花落人独立
初二 散文 3119字 335人浏览 lover_luzhou

晏几道:落花人独立

今夜,卧听疏雨梧桐,只是看着薄薄天光在远处徘徊,料想是等不到雨停后月朦胧的景致

了。

看着手边不自觉写下的“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于是想到了他,晏小山,这个清雅却又自负的痴人。

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晏殊幼子,有《小山词》一卷传世。

很少有女子不爱小山,爱他的婉约,爱他的清狂,爱他的磊落,爱他的痴

心。

落魄的贵族,一个性情中人,我如是说。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那一点狂傲还有稚气 叔原如金陵王、谢子弟,秀气胜韵,得之天然,将不可学。 --王灼

晏小山的早年家境之好,纵观历史,只怕除了子建、后主和容若,鲜有能与他相比者。虽然他父亲在他25岁那一年辞世,但是,北宋初年名臣几乎都出于晏殊门下,摆在他眼前的依然是一条平坦大道。

可是他并没有这样走下去。或者说,虽然他也如此希望,可是他的个性,他的“磊隗权奇,疏于顾忌”,不会被官场所容。毕竟,他父亲的年代已经过去。

毕竟,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不是所有人都如他一般的无邪,一直都有着如孩子一般的骄傲。 他的一个朋友黄庭坚曾这样说:“叔原固人英也,其痴亦自绝人。仕臣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

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而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这个评价应该是很中肯的,晏小山的灵魂太干净太锐利太固执,也太脆弱。越纤细的人,越容易沉溺在梦里,越容易刺伤别人,也越容易折断自己。 这世上本有人是绝顶聪明的,如贾宝玉,如晏小山,他们的看法、心思、感觉都是细腻奇特的,而这些在常人眼中,却成了痴傻。不知是他们的痴傻,还是我们的世

故?

小山的词自是好的,当时富贵之人多有求其词者,令歌女唱之,曰:“独不得与叔原同时耶”。如此看来,小山的境地要比三变好的多了,至少不用受人冷语,任人白

眼。

“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一句轻灵飘渺,不留痕迹。就连一向认为“作文害道”的理学家程颐听了,也都笑着说:“鬼语

也。”

《砚北杂志》载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叔原以长短句行,苏子瞻因鲁直(黄庭坚)欲见之,则谢曰:“今日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当时的苏轼可谓春风得意,是新贵,小山却如此对他,其为人之任性可见一斑。好在他碰到的是苏轼,自不会将他这个举动放在心上,只是笑着走开。要是碰到小人,他可真的会招来祸

患。 不过这才是小山,不侍权贵,磊落清狂的小山。 小山的一身都沉溺在自己的桃花源中,而我们却只看到了他的歌舞。他的世界是透明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他用自己的心在现实和自己之间筑起了一道墙,任岁月流转,生计艰难,甚至生命危在旦夕,也从未踏出半步。

我一直觉得,他不是不通世故,他自幼在相府长大,说不了解官场,说实话,我真的不信。

或许是看透了官场的丑态,看透了富贵的无常,看透了权利的荒谬,百般挣扎之后,他转身,宁愿做一个更真实的自我,正如他词中所写的那样:

雕鞍好为莺花住,占取东城南陌路。尽教春思乱如云,莫管世情轻似絮。古来多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劝君频入醉乡来,此是无愁无恨处。 ~《玉楼春》 所以他宁愿把他的才学送给女子,也不愿赠给王侯。宁愿让自己烂醉花间,也不愿踏入仕途。

一个如同莲花一般的清澈的人。他不是不知道别人的背叛,只是,他不愿让自己坠入其中。 猜忌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旋涡,如同权利,人不会浅尝辄止,走了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他只是不愿意迷失自己而

已。 所以,他的心中没有经世致用这样的词语,因为他不需要。这种固执,这种任性,这种傲气,是一种赌气的心情,一种近似于自虐的稚嫩。当时不会有人怜惜,而就算现在,喜欢他的也多是女子。 山谷说晏小山的词会让人“安鸩毒而不悔”,确实如此。那种华丽的悲伤,零落的清艳,

很少有人能够从中逃

脱。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世事变幻如坠雨辞云流水离浦,旧日的欢娱早已凋零,而他却仍然痴痴的徘徊,不愿醒来。那在漫天花雨里独立的,又岂是小

苹?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本是唐人之句,不过却因小山此词而得以为世人所

知。 聚散离合真如一梦,琵琶弦轻轻诉说着相思,诉说着相逢,可是一别之后,知有相逢否?梦里云归无寻处,繁华梦醒之后,斯人依旧寂寞。

只有一地艳丽荼靡提醒着过来的人们,曾经有这样的一段逦迤往事,在这里存在,然后被秋风吹去。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

中。 小山是脆弱的,往事悲欢如幻如电,一次又猝不及防地击中他找不到伤口,只有痛在心上蔓延,随着血液轮回,永无完结之日。

遗恨几时休,心底秋莲

苦。

这苦透人心肺,却无法言说,横在心里,随着春夏更替,沁入骨髓。

我最喜欢小山的两首词,一首就是《点绛唇》: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泪痕和酒,占了双罗袖。 ~《点绛

唇》

无边的相思浮上心头,却又清清淡淡的潋滟而过,一寸闲愁慢慢铺开,只留我一人独自凭吊往事,独自在烟雨里徘徊。走不出人生的迷宫,迷失了方向,却依然甘之如

饴。

我是鲛人,在梦里,一人独自对月流珠。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

时。 我的梦,在风尘之中年年重生,从未被岁月的痕迹湮灭。

他写过一首《阮郎归》,不同其他词的浓丽。倒有了一碧万顷的苍凉,大概是他晚年所作。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这首词起伏跌宕,不再对比今昔,纯粹是感慨。尤其首两句,写的更是寥阔悲凉。悲而不哀,这是成熟了的小

山。

攀援桂枝兮聊淹留,淡忘了的少年轻狂,现在想来真如一场大梦。小山的词脱不了酒,即使到

了现在,已没有了留恋的热情,却依然沉醉在酒里。

清歌莫断肠,只怕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晏几道,是宋词中一道长长的痕迹,如果没有他,宋词仍会继续,却少了点繁华,和一点轻狂。

几回魂梦与君同啊,就如同今春,一场繁华已然凋零,紧随其后的,是另一场凋零的繁华。 2010年6月10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