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这“傻东西”
初一 散文 2349字 289人浏览 从心开始心快乐

作文这“傻东西” 韩寒曾说,作文就是很傻的东西。高考作文肯定是集所有大傻于一身的。我们的作文讲究的是培养狗奴才,而不是真性情。

此话虽难听,但正像他自辩的那样,他“话糙理不糙”。

有例为证:今年,我女儿参加高考,她遭遇的作文考题就是:《回到原点》。结果,女儿抱怨在考场“走火入魔”,我冷眼在网上赋诗鞭挞:科举滋于隋/后世莫能摧/考场议原点/此情不堪追;都说人间读书好/怎比天堂无高考/回到原点何其难/万物有道终须老。

平生第一次对高考作文生出了真切的厌恶,倍觉韩寒的论断在理。后来明白,那深恶痛绝之感,大抵为了女儿。

依稀记得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这样写道:“从本质上讲,人是一种社会的动物……任何一个不能过公共生活的人或者自给自足到无需过公共生活的人都不是社会的成员,这意味着他要么是一头野兽,要么是一个神”。所以,很不幸,语文老师即使真的认同作文是“傻的东西”,这“傻东西”还是会如影随形,成为自己绕不过的一道坎。

本来,作文是最能检测学生语文功底和综合素质的考题,是种创新含量很高的“技术活”,怎么就沦落为名公共知识分子口中在理的“傻东西”了呢?想来,原因至少有以下几点:1、我们一直只有“选文集锦”的语文教材,很大程度上没有过严格课程论意义上的语文课程——我国语文教材的编撰策略和技术,至今仍相当的落后(王荣生语)。结果,“写一件事”此类的作文要求,可以由小学低年段反反复复写到高中,成为乏味又滑稽的“鸡肋”;2、作文的主要功用是应付考试(本应书写性灵)——应试教育下的标准化、趋同化导致学生写作个性受压抑,生硬、浮夸、矫情、浅薄之作比比皆是;3、一部分语文教师没有培养

起学生的写作兴趣,不能授予学生有效的写作知识、技巧(这点很多人不敢指出,因为找不到什么证据。“语文老师不会写文章”——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信)。

其实,众多的语文专家著过文,想为作文教学把脉;不少的教育机构开过班,试图打破中国作文教学之现状。中国教育学会专委会理事长崔峦如是说:“实际上,作文教育的问题都指向了一个核心的本质问题:我们的作文教育并没有把真实表达、真实感受作为作文的第一要义。”窃以为,他应该如此拷问:“我们的作文教育为什么没有把真实表达、真实感受作为作文的第一要义?!”阳光喔作文创始人罗珠彪认为,作文是人文思想的训练操;作文是人格形成的助推器;作文是快乐表达的大舞台。但是,据我们很多一线老师观察、分析,阳光喔作文教学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参加过阳光喔作文培训班的学生作文主要出现两种问题,一种是模式化:亦步亦趋,思维被套路所框;另一种是过度发散:思维异常活跃,天马行空,脱离作文要求。

前两天,一直在琢磨小语教材第七册第一组习作的教学问题。本来,“写景”在第五册第六组(写风景优美的地方)和第六册第一组(写家乡景物特点)就要求过了,现在又要求写景点或景物(还说明要“自然景观”,写出“奇特”)。也许,这种教材编排中的“条条框框、增加限定词”就是某些编撰者自诩的“水平螺旋上升”。说实话,写景已是不易,还要写出奇特,着实难为10岁的孩子。困惑的是,语文老师们本身对限定词“奇特”就存在各自看法。首先,何谓“奇特”?成人思维里的“奇特”等于孩子眼中的“奇特”吗?其次,“写出奇特”是基本目标还是弹性目标?一些孩子的作文貌似有“奇特”,或者“为赋新词强说愁”,算不算达标?

罢了,既然作文这“傻东西”注定成为自己教学生涯里绕不过的一道坎,那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帮助学生啃下这块“鸡肋”。值得庆幸的是,现如今的语文课堂,学生学的不仅是语文课程里的“语文”,多少还有些语文教师的“语文”。我们尚有小权利让学生的个性游刃于共性。

以下呈现本人作文指导课的主要流程:

1、审题——写景。抓关键词“自然景观”、“奇特”。

(呵呵,有的孩子立刻表现得很失望,因为自己上一年写景,譬如广州塔写得很美丽!)

2、明确“写景”与“写事”的不同。

3、写景作文要点:按顺序;抓景物;借景抒情;善用修辞手法。

4、怎样写出景点(物)的奇特。以第一组的四篇课文为例:《观潮》——钱塘江大潮之奇特:天下奇观。主要写法:时间顺序,由远到近顺序,重点写声音、形状;《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之奇特:壮丽、水奇、生物多样。主要写法:列数字说明;想象、排比句式;《鸟的天堂》——大榕树之奇特:独木成林,生机勃勃。主要写法:想象;鸟飞鸟鸣之奇特:点面结合;《火烧云》——火烧云之奇特:绚丽多彩、形状多变。主要写法:排比句式;围绕中心内容写具体。

5、头脑风暴:全班开火车——我准备写什么景点(物),奇特在哪里。

6、小诀窍:自圆其说——我认为这种景象(物)就是奇特。开头结尾相机写出文眼:奇特(神奇、奇异)。

学生上四年级之后,我决定慎用例文,因为它是一把双刃剑。没想到,即便我有所考虑,还是有近十个学生思维定势,随堂写作时写了《火烧云》。原因

大致有二:1、遗忘规律使然。之前写的淡忘了,眼前又想不到奇特的景点(物)(我其实也怕学生照搬三年级的);2、写火烧云能模仿课文,容易(学习《火烧云》时,学生对火烧云形状的想象补白,热火朝天,欲罢不能)。好笑的是,《火烧云》写得精彩,一些孩子实际上没真正观赏过!

虽然很多学生堂上写作时一气呵成,佳作不少,但我自觉整个指导过程功利性特强,简直是为“奇特”而“奇特”、“神奇”。

没错,教材里的作文真的是个“傻东西”。

附两位进步较大同学的作文:

1、神奇的画卷(苏俊桦)

http://www.thjy.org/jiangmei/Article/634521494250312500.aspx

2、武夷山(梁欣怡)

http://www.thjy.org/jiangmei/Article/634521491982656250.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