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雁荡,收之楠溪
六年级 记叙文 5433字 259人浏览 67287919

失之雁荡,收之楠溪

距上次出游有一年多了,我不由地开始怀念起那种在外游荡漂泊的生活。每天三点一线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已令我厌倦,我觉得自己快被闷的发霉了。上网遇见了阿黎,没想到我俩又一拍即合,当下决定去雁荡山。

中国无数山,雁荡踞一席,想来颇有实力。况从小便学了一篇描写雁荡的文章,其向往之心想必也由来已久了。4月9日下午2:13,武昌-温州的列车开了,我坐在窗口愉快的望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致。阿黎从上海出发,将比我早到一两个小时,我们说好在车站会合。

从武昌到温州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先从武昌绕道鹰潭,再过金华西下温州,可与我回家之路程媲美了。沿途并没有很吸引人的地方,但在当时的我看来却处处皆景,一石一木,一草一花,皆是寻常物,却又美得非同寻常。我道不出它们美在何处,只觉得它们的存在即是一种美。我也记不清具体看见了什么,只依稀记得经过了平原-丘陵-小山这三种不同地形的变化。

列车晚点了一个小时,到温州时已将近十一点。出站后没见到阿黎,我只好在广场上溜达。火车站周围有几幢较新的高楼,连同火车站广场,看起来都像是新建的。不久,望见阿黎从街道那方向走来,她说她已把附近看了一遍。于是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住宿区。这里有成片的旅馆,离火车站比较近,周围却很安静,门前的街道也不见有公车往来。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门了。到新南站买了去雁荡山的票。从温州到雁荡山还有段距离,大概花了3个小时,到那里时已经快中午了。

雁荡山离车站颇远,但通向景区的马路已修建得平整宽阔。路边一溜的新楼,一栋栋的应是作酒楼旅馆之用了。马路左边临着一大片的草地,沿途还种有不少花儿、树儿。而这一切皆在四面群山的环抱中,让你出门见山,满眼青绿,既可观造化之神秀,又可听山水之清音,孰能不欣然与之?

走过这段笔直的马路,进入山区时,路面变窄,林木遮天,更显幽静。路旁竟有一片桔子林,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恍然间又见到了三明。

雁荡山,这东南第一山,连名字也取得那么有诗意。山顶有湖,芦苇丛生,秋雁宿之,结草为荡,故而名之。可在景区门口,我们丝毫感受不到它的幽雅意趣。酒店旅馆,各种商店一字排开,并不逊于城镇的街道。

灵峰是雁荡三绝之一,也是我们到达的第一个景区。这里最有特色的当属山洞了。巍峨的高山上随处可见造型奇特的山洞。于是人们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在这些山洞上顺势建起了寺庙。但这些山洞寺庙并不足以成就灵峰之名。看灵峰是需要丰富的想像力的,尤其是

看灵峰夜景。单是那灵峰与依天峰合成的合掌峰,就能让人有无尽的遐想。据说从灵峰饭店西南仰望此山峰,称双乳峰,往前稍移几步则成相思女,再往前走为雄鹰,站到花坛东侧仰望又变成了情侣峰。

我们既无闲暇,也无闲钱去守候灵峰的夜景,却见到了毫无掩饰的最真实的灵峰。我不知道它的夜景究竟如何,但少了夜色这层面纱的灵峰挺让人失望的。山体便是大块大块的石头,顶上覆盖着青松,石头多有纵向沟壑,山石造型独特,说实话山并不难看,但那时我们的确觉得很失望,觉得雁荡山有负盛名。大概是我们对它的期望太高了吧。

我们无心听导游的解说,这些山并不吸引我们,对那些神话传说我们也全然没了兴趣。倒是山路上那一片片刚冒出嫩芽的树藤令人兴奋不已。那种嫩黄在黛绿色的大山中是多么耀眼而又充满生机!

我们沿山路徐徐而行,群山在我们面前不断变换着姿势,山涧中的寺庙也时隐时现,唯锺鼓之声不绝于耳。这种热闹却令我们比之唯恐不及。

景区不大,往里走没多久就似乎到了尽头。再往后便是荒山杂草。景点都集中在入口处。我们却选择了尽头的一条路向山上走去。这里也有座寺庙,只是离那些著名景点太远,鲜有人来。庙里住者户人家,门口修有水池,还种了几块地。整座庙完全嵌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仰望着高大深邃的洞穴,我们居然还感觉到了丝丝凉意。这个洞叫将军洞,这三个字就刻在寺庙的小门上方,旁边的墙上挂着一牌匾写着南无阿弥佗佛,我也是根据这块匾才把它当作寺庙的。只是这寺庙太过简陋,既无大门,也缺少雄伟的气势。我站在下面欣赏了一会儿便和黎下山了。

游人越来越多,三五成群地聚着,门口也不例外。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向下一个景区出发了。最先到达的是三折瀑景区。原以为这不过是雁荡山的一个小角色,怎知竟是我俩感受最深的一个地方。

三折瀑,自然是以水闻名。在雁荡山的众多瀑布中,三折瀑应是最为奇异的。其中折瀑甚至被成为雁荡山第一胜景。据说包藏中折瀑的是冷却的火山口,火与水如此相克又相生,是多么奇妙的景观啊!

可是令我们印象什么的却不是它的水。我们去的时候是枯水期,所见到的瀑布只剩下涓涓细流。失望之余我们决定登山,去寻找中折瀑和上折瀑。我们是否见到了中折瀑我完全没有印象了。至于上折瀑,向路人打听了一下,说是没有水,但我们还是坚持往上爬。

那时我们已在半山腰了,走了那么长一段路,是否有水,是不是为了看水已经不重要了。登山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山不高,以我们的脚程很快就到了山顶。三折瀑早被抛诸脑后,眼前只有郁郁葱葱的山林和狭长的隐约可见底的峡谷。烈日当空,我们早已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可登上山顶的刹那我们顿觉神清气爽。站在山头迎风而立,极目四望,心里有一份宁静,连空气中飘渺的音乐也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我和黎一致认为这才是雁荡山最美的地方,可惜它并不被世人所欣赏。

我们在山上休息了好一阵才开始下山。下山的台阶夹于山壁间,让我不由地想起一线天。

中国称为一线天的景点多得很,但我还未见到能超过永安桃源洞的,这里的台阶更不用提。不知道这一段台阶是否有名称,若要安上一线天之名大概也能勉强凑个数吧。

从三折瀑下来没走多远就到了雁荡三绝中的另一绝----灵岩。灵岩分三层,底层是灵岩寺、小龙湫;中层有龙鼻洞、天窗;上层是卧龙谷和双珠谷。我们直奔小龙湫而去。这传说中美丽的瀑布再次让我们大失所望,以致我至今没能想起它的容颜,只记得水量很小。

从小龙湫退出,往右拐上一道台阶,就到了电梯口。第一次在景区里看到电梯,也第一次乘电梯上山,感觉挺新鲜。电梯出口在灵岩上层,一出门便看见悬空的一条栈道。我觉得这里是灵岩最美的地方。周围的山峰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这里的山峰是略带紫红色的层岩,望之更为秀美,电梯口便有一根擎天柱、独秀峰。站在栈道上人与峰齐高,向下望去便是深不可测的山谷,谷中还有一潭碧波,这样的景色在雁荡山真是屈指可数啊!

从栈道往上能碰到几个潭,第一个是龙口湖,接着为聚宝潭,再上去是卧龙潭。这些潭不过是些池子,并没有什么特色。我们沿着潭边的小路径直走到最后一个潭卧龙潭。这个潭比较大,边上停有游船。潭水从一个山洞中流出,从外面望去一片漆黑,却让人觉得里面别有洞天。正疑惑着,听一船主说可以划船进洞,接着便瞧见有人从里面出来了。我们坐在池边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到了山下才发现灵岩寺也是香火鼎盛,热闹非凡。相较之下,它附近的尼姑庵却显得异常平静。自古名山僧占多,在这些地方修建寺庙原本是想找个宁静清修之地,如今却终日烟雾缭绕,大煞风景!

大龙湫离此还有一段距离,听说也没什么水,我和黎决定不去了。一路走回景区门前的那条繁华街道,之后漫步回汽车站。直接在马路上就可以拦到回温州的车。

第二日,我们又是一大早出门,乘公交车到了上塘。天不做美,竟飘起了细雨。我们在小镇上寻找前往楠溪江的车,未果。后来有个当地人指点我们到路口搭车,走出小镇果然见路边停着几辆中巴。

车子沿着江边马路行驶,依山傍水,让我们初识了美丽的楠溪江。江水清兮,势随山转,江中偶有小岛点缀,使这幅淡雅的山水画更具神韵。楠溪江的美又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这里的山水和福建太相似了。看着楠溪江我会不由的想起三明的沙溪河。走过这么多地方,才知道,原来最美的还是故乡!家乡的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就足以和温州这国家级名胜风景区媲美了呀!

雨越下越大,江上,山上,到处雾蒙蒙一片,然而这丝毫没有打消我们游楠溪江的念头。在我们看来,雨中的楠溪江自有它的一番韵味,雨中登山也别有一番情趣。

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了,我们却还不知在哪下车。直到司机告诉我们可以下车了,才恍然大悟似的下了车。刚下车便有一年轻小伙子冒雨冲过来为我们介绍旅游项目。雨还是那么大,没有停的迹象。地上的积水都汇成了小河。没走几步鞋里便进了水。我们随那年轻人躲进了一家旅店,小伙子和旅店老板娘轮番攻势,积极向我们推荐景点。离这里最近的是龙瀑仙洞,坐车十分钟能到,远些的要半个小时。与他们磨了半天价也没能磨下多少,我们便决定先去龙瀑仙洞看看。

雨仍下着,淅淅沥沥,涤去了细沙尘埃,滤去了纷扰嘈杂。车子载着我们驶进山间小路,坐在车里也能感觉到那份清新、宁

静。不久就到了景区门口,小伙子给我们留下了电话,让我们玩完了打电话给他,好开车来接。

大概是下雨的缘故,我们在门口没看见其他游客。像我们这样兴致勃勃冒雨登山的人恐怕不多吧。好在雨也渐渐小了,只有脚不舒服,可登山的乐趣却能让我们忘记这种不适。

一进大门我们便向瀑布奔去,哗哗的水声早已引起我们的注意。初入眼帘的是一座拱桥和桥下数米宽的一匹白练。雨歇水涨,气势汹汹,如白绫脱轴,蓦然跌落。池中白浪翻腾,喷珠溅玉,最后再汇成溪流向下游欢歌而去。

再往前,阵阵雷鸣盖过了身边的哗哗流水。未见其影先闻其声已令人振幅,待见到那飞天巨龙,更为之惊叹。一峰拔地起,有水天上来,这条飞瀑上接青天,望之弥高,下临清潭,望之弥深,中间还藏有一个大山洞,别有洞天。瀑布如珠帘当面,将洞口薄薄地掩在后面,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瀑布下方有个入口,可划船进去。湖面上停着几艘游船,中心有个小亭子,船通过绳索的牵拉过去。

亭子中间有楼梯通向水下世界。几经曲转到了下面才知道是个水族馆。狭小的走道两旁彩灯映照下的鱼儿不知疲倦地游着。我们很快转了一圈,又回到亭子,乘船前往瀑布口。

越靠近瀑布,越为之震撼,那瀑布从石壁上凌空直下,击石声如动地雷。二十丈以上是瀑,二十丈以下非瀑,尽化为烟,为雾,为轻绡&&随风飘散,凉丝丝的扑到我们脸上。

穿过瀑布,赫然是个天然的山洞。借着洞口的亮光依稀感觉到它的宽敞。但里面一片漆黑,只觉得有个黑洞正吸引着我们。颇为之诧异的是水巷不深,很快就有人引我们上了平地。

在昏暗的灯光中我们爬上了几段狭长的石阶,光线也逐渐亮了起来,爬完石阶眼前豁然开朗。我们竟置身于如此大的山洞内,就像走进了大礼堂。地面铺得很平整,但石壁、洞顶依然是山的本色,还微微渗着水,使洞里更加凉爽。

此洞最大的特色当然是洞口那面浑然天成的珠帘了。几位游客正透过珠帘凭栏远眺。我们也朝那里走去,根根银丝在眼前交织成一片,帘外山色有无中,却藏不尽盎然春意。对面山上一片鲜黄嫩绿,春雨沐浴后越发勃勃生机,修竹苍松皆含翠欲滴。

游客依然只有几位,偌大的山洞显得格外冷清,我们没多耽搁便出了山洞,只有洞口石柱上盘旋的两条巨龙还默默地守在那里。走出洞口就已在半山腰上,没了洞的阻隔,对面的山毫无悬念地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嫩黄的竹子,青翠的松柏,还有刚冒出新芽长出新叶的其它树,都仿佛让我们嗅到了春雨的芬芳,那种清新让人不觉为之一震。可更令我们惊诧的却不是这种清晰,而是笼罩于山雾之下的那种朦胧。半山之下是绚丽的油画,半山之上则是变幻无穷的淡墨山水。距离是美,朦胧是美,琵琶半掩是美,在这上下相较之下无不一一印证。这种山雾掩映之美又与方才隔帘看山之美不同。方才的山是静的是沉睡的,现在的山却是动的是活跃的。云雾从山间升起,随风曼舞,盈盈蒸升,予山以万方仪态,如挥动丝绸

翩翩起舞的少女,千娇百媚,动人心魄。

我们深受感染,急切地想到对面的仙山去(阿黎称之为仙山)。看似在眼前,却要绕行良久,山路蜿蜒如此,也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空间去细细品味这不同寻常的景色。视野渐愈开阔,上到山顶,我们已能望见先前驱车进来的那条山路。两边的山脚下零星散落着几户人家,远离尘嚣,依山傍水,足可谓世外桃源了。

沿路前行,美景娱人,心情格外舒畅。山与水结合得如此完美,欣欣然在山顶又见到一潭清泉,一小段瀑布!湖光潋滟,绿荫照水,我们站在这天池边,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清幽与柔美,良久方去。

走在被春雨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山间石径上,草木渐盛,轻烟漠漠,不知不觉我们远离了龙瀑仙洞。走到山路尽头,竟又别有一番景象。一池清水,静如沉璧,清晰地映着池边那户农舍的孤影,在群山环抱中更有一种茕茕孑立的孤寂。只有池中的几只鸭子,依然无忧无虑、怡然自得地畅游,不时给这平静的水面添上几道皱纹。

我们返回岔路口后,不多时便到了仙山脚下。这里竹林成片,我们完全置身于竹的海洋。那挺拔修长的青竹在濛濛山雾中更加摇曳多姿。越向上爬,雾气越浓,我们也裹在了淡淡的薄雾中,如入仙境。

山顶上有座亭子,正对着瀑布。方才仰天长啸的巨龙现在也被抛在了脚下。在这里,瀑布已不是重点,周围云雾缭绕的山峰更令人激动。我和黎站在亭中,兴奋不已,直呼仙境啊!

山色涳濛雨亦奇,我们真要感谢这场雨,否则也不会有这么神奇绝妙的景色。站在那儿,深深地吸口气,看着飘飘渺渺,如轻烟、如薄纱的雾气扑面而来,拂面而过,心里有说不出的舒畅。

我们伫立良久才依依不舍地下山,打电话叫车回到了大路上。老板娘又向我们推销另一景点,由于路程较远花费较大我们便放弃了。回到城区,直奔火车站。丽水离此只有两三站路,我们顺路去看了小虫。

也许是我们对雁荡山抱有太大的希望,乃至容不下她的一点瑕疵。可原以为会失望而归,不料在楠溪江竟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