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初一 记叙文 2620字 234人浏览 狠简单很快乐

在路上

--山东大学总裁十班班长 杨立鲁

在路上,

逐利的脚步踏起红尘使人迷失方向,

在路上,

金钱名利和虚荣使心灵扭曲变了样。

在盲从的大军中,

一群人停下急匆匆的脚步,

汇集在一起,

他们,或是回眸或是远眺,

或是充电或是交流。

总裁班,

学府中的学府,高校中的高校。

云集着天南地北的男女老少,

其中不乏成功人士 创业青年自然也不能少。 同窗同桌的同学啊,

外表是何等的不同样,

但又是何等的相像。

相像,是对真理的追求和渴望,

相像,是心灵深处最善的一面得到张扬。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

我们挽起了同窗的手,

行进在崇山峻岭之中,

经历了一段拓展训练的“盲行”

路虽不算长却是成长影像的一次回放, 演绎着人生路上的真实旅程,

浓缩了失意、得意,残缺、完整,脆弱与坚强。

当你刚刚来到这世上,

是否有一双手托起了你?

当你刚刚学步时,

是否有一双手搀扶着你?

当你获得荣耀时,

是否有一双手激励着你?

当你遇到痛苦时,

是否有一双手抚慰着你?

啊!我的同学!

漫漫长路上 我们需要挽起多少双手才能走完, 漫漫长路上 我们又几回伸出手去支撑同伴。

伸出手,

是一种责任,

握住手,

是一种信任。

人生也好 事业也罢总会遇到坎坷起落,

相信他 扶你前行 你的左右。

搀扶着-----

再艰难的道路我们有依靠;

引领着-----

再黑的道路我们有目标;

依偎着-----

再漫长的道路我们有同胞!

回来啦-----

人之初的真善美!

唤醒啦-----

人世间的大爱无痕!

悟到啦-----

生存和发展的哲学之道!

掌握啦-----运转乾坤的剑与魂!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聚首,

名利子虚有 真理任我求!

这个平台从此属于你……

不是所有的生意人都可以称为商人

也不是所有的商人都可以称为企业家

商人把赚钱当作目的,企业家把赚钱当作实现自身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手段

企业家不但具有财富的高度,更具有思想的高度、灵魂的高度 企业家不但使企业获得量的增长,更能使企业获得质的提升

企业家带领的不是一个临时组合在一起的松散的群体,而是一个有着共同目标和价值追求的团队

企业家不是利用员工和客户的幼稚去赚取财富,而是真心敬畏员工和客户、让员工与客户在实现自身价值的同时获得企业的健康成长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商人都能完成从商人到企业家的蜕变,这种蜕变无疑是艰难的

要完成蜕变,除了自身的的努力和领悟,还需要一个平台,一种环境,一个阶层共同的思索与切磋,一种高层次的商业智慧的碰撞……

一个人的人际环境,无疑会对一个人的品质与修为产生巨大的影响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总裁班正是这样一个平台

荀子曰:吾尝终日而思,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焉,不如登高之博见也……

这个平台可以为你助力扬帆,可以让你登高望远

在这里,群贤毕至,畅叙幽情,有专家学者的风雅,有商界精英的豪放,有同学的意气,有朋友的真诚……

在这里,你可以暂时远离商场的硝烟,精心去擦拭用钝了的武器

在这里,你可以丢弃早已带腻的面具,素面朝天,与同窗开怀畅饮

在这里,你可以静静的坐进教室,听大师把管理智慧娓娓道来

在这里,你可以躲进心灵的花园,看商海云卷云舒……

无疑,我们在倡导一种企业家的生活方式

企业家是这个时代的精英,理应有精英的生活方式

总裁班的学习仅仅是这种生活方式的开始

让我们一起努力,开启一种全新的、高品质的生活!

谁篡改了梁晓声的《知青》歌词? 身为老三届知青,却不愿看知青题材的影视作品。原因是:假的倒胃,真的伤心。所以对于近期热播的45集《知青》无动于衷。

《知青》作者梁晓声来到青岛与老知青见面,俺没参加。客观理由家里有事,主观还是不感兴趣。一个体制内的中国作协成员、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能讲点什么?充其量只能是一通官八股,为那个年代涂脂抹粉而已。

偶然看到了知青网朋友们上传的现场视频。

在青岛电视台明星大厅,梁晓声现场对老知青朋友们高声朗诵了他写的《知青》主题曲歌词:

寒来暑往,星转斗移,

冰天雪地里,

我们共同守护取暖的火炉。

青春的叛骨,

说什么战天斗地,别教我谁是敌人!

我的青春你做主,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道理!

把你的手给我,

你也需要我的友谊。

岁月是如此漫长,

我们相扶而行。

让虚伪的口号(斗争哲学)见鬼去,

让爱情之花自由开放。

折磨吧,这是我们的肉体,

你主宰(征服)不了的是我们的灵魂。

还有我们萌芽的思想,

还有我们的思想。

听到这,热泪盈眶,热血沸腾,

梁晓声,还是一条铮铮硬汉,他没有被抽走脊梁骨!

但是再看看实播的《知青》,主题曲歌词又是什么呢?

绚丽的青春之桨,划出人生的层叠波澜。

一代人的追忆,荡涤难以平静的心田。

难忘那苍茫岁月,呐喊着温暖的春天。

磨练伴随着无怨无悔,展开人生的风帆。

我们曾经用身躯亲吻精神的花瓣,

我们曾经用心灵编织理想的花环。

我们曾经用微笑面对命运的挑战。

我们曾经用歌声唱响美好的期盼。

梦里的晶莹泪光,闪耀你我曾经的容颜。

风雨中的思念,一路相伴着过往流连。

那里有雪野大地,

那里有战友的生死相牵。

那里有山村大川,

那里有父老乡亲的惦念。

我们曾经用身躯亲吻精神的花瓣,

我们曾经用心灵编织理想的花环。

我们曾经用微笑面对命运的挑战。

我们曾经用歌声唱响美好的期盼。

我们用歌声唱响心中的永远。

“无怨无悔”,“精神花瓣”,“理想花环”,“笑对命运”、“美好期盼”。——一片莺歌燕舞,一代和谐知青。

是谁篡改了原作歌词?——梁晓声博客做了注释:

我和导演就歌词有过如下对话——

他说:“你太猛了。”

我说:“创作勾起了我对' 文革’的痛恨”。

他说:“......我们这部剧对' 文革’年代极左特征的呈现,差不多等于八十年代以后所有影视作品所呈现的总和。我正担心它播得出来不?你就一点儿不担心?”

我说:“同样担心。”

他说:“那你还写出这样的歌词来?”

我说:“我头脑进水了。”

我当他面将歌词撕了。

我俩相对默默吸烟。

最后我提议——我写不出亮色的歌词来,干脆把这“难活”推给艺术总监...... 。

于是,歌词“修改”(不是篡改)和谐了,电视如愿上映了——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还得感谢梁晓声,他亲口朗诵的毕竟是老歌词——哪怕只对着老知青。

但如果他朗诵的是被改过的新歌词,有过亲身体验的老知青们听了会有什么反应?

梁晓声是知道的,他很聪明。在体制内,不聪明能坐上今天这个位子吗?

歌词可以按照“规矩”修改,一代知青的命运却无法修改——更不允许被篡改!(作者:窗外的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