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落心灯
初一 记叙文 1899字 70人浏览 yihe一何

孤落心灯

俨然不能抗拒这深沉的夜濑泻出的漆光’即使有一双智明的眼睛' 怕也是察觉不到的“ 寒雨后‘就禁不住颤抖‘这摇摇晃晃晃晃摇摇的小楼是耐不住的’便让心蒙上了一层阴影' 像也要悬坠一般?

倚在旧倚上"/咯吱' 声低韵而凄婉“灰墙上的模影泱散凌乱; 一支悠歌的奏响”是无需刻意准备的,

身外的世界,陌的。即使灯光辉明;身心的世界’握地? 就使幽暗无光,

一位哲人说' ”心被点亮后是没有止境的? 因为它已经被驯服了。“

俗想‘寂寞流云的飘路也无终无尽/它怕是也被驯服了吧?然而不知”流云的心是浮动的”又不能套上绳索;

怀忧也终然无用,就算用抹布试去它瘦体上的残雨:它也是觅不到栖地的‘

此刻? 天上的仙人是在酣睡了' 也罢、它们的心是定然不动的“然则在深黑的混沌的心境里; 谁又能描摹它的状貌呢?

痴笑声打破了安详曲”冷雨又归至”心就像交织了横乱杂章的密网, 铺张开" 又卷曲覆裹:旋扭褶皱’

好些安谧走得无影无息; 小楼又被悬在了梁上? 似乎两个支撑柱都弓背了; 上顶排遣下隐约透明的希光“像攫取到一种心灵的寄托、惧意不存了,

一位哲人又说', 唯心者无时不处在危险中; ”这话实属恰矣? 却又无力让人有半点动弹? 如踱步而出:心灯便会被凉雨所灭尽“那么前面就无路了“又哪不是危险的呢?

明暗处都充满了险恶, 岂不是到了绝境?心定是被放纵了?

不能释解、就忽忆起几句诗:

倚仗住傍晚暗淡的天

孤独百年

又除不去苔癣

还味人间

何而有这样联系呢?

落寞' 孤寂之情是到一种极致了“就置身于尘外, 生与否“便轻之又轻了”

心是冰冷:麻木了?无途可寻了?

孰不知脚下的青苔石阶’是漫无边际的、

心灯燃明? 就算生命流逝/也不觉那么渺弱卑微了?

多年尘土神伤" 在困惑中搏击、又在迷茫中倒下; 谁承认这是一场悲剧,有人也好,无人也罢:这场戏幕是拉下了;

心灯在传递一个信念? 该是彻底结束的时候了/它会守着一个深受痛苦/瘦瘠不堪的人" 就像守着自己的神‘

这是一种特殊的爱" 没有伤念,思怀、别痛,愁闷的爱" 不能说想失去它,一切都不会存在了"

月落在一角/照得深沉”此时不想过去的阴影/就在鼓励下“渐渐把空穴填平‘ 苦雨禁也止住了”小楼又经住了一阵震颠“虽说伤痕满布“但竟也习以为常了" 寒香沁脾、此时无语是对了" 依偎翠墨独夜/内心吟颂’是尽安然之情了'

雨已无声, 心却又荡上了好些牵挂”道不出所以然来, 内外纷忧; 仿佛要过悲而泣“

坦然是不能这样的。每个人都不可能得到纯粹的自由? 甚至连思考的空间也不能被给予"

大概:心灯并没有被牵连'

无数个世界? 无数个门户‘此个窄门是无人进的,

灯火通明处‘就多般热闹景致了,

垂首。回眸“偷窃了过去那某一夜的乌月“揣藏了起来”便找到孤伴了;

灯旁’一双冷月的汪眼:终被温暖了’是搁置了好久的“另一颗心:

心就荡起了波、并不因快乐。像久别重逢后的喜悦激动" 但又如此陌生”却不能说萍水相逢”又怀有一种相熟的默契'

有人是会笑了,:一个人的世界、也这般精彩吗??

答与否,意义其实都是一样的吧!!世界因人而精彩:而人却不一定精彩“能有这样悠适、闲雅的境地’不为之欣喜是说不过去了”

是得再说" 它是常常靠着心的”所以看不见:但却胜过无数人;

骤然间,轻飘如梦? 像枕着松柔的丝絮”似起非起“眼便也睁不开了、

是升了仙庭/还是坠入了深渊?悠悠旋转' 不能辨析, 时而陡升/时而速降, 毫无半点清晰的意识' 人像是被深锁住了、手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只剩下心是觉醒的。灯座没有被移动。那个地方还是安宁祥和的/

是什么在眼缝处晃动呢?它终不肯露出模样/想探个究竟‘却判不定路途' 心在这一刻凝止了,近微弱、它似乎也有消累的时候/

人便也极其虚弱了, 盛景还是短暂无期的" 像个美丽的少女,约而不至’和这里是殆尽无缘了"

心灯是有阶梯的、但爬它的人永远都是唯一的”

万物皆有完结的时候。挣扎了好久’睁开了眼:夜已悄然归去了;

眼成了替代的工具‘渐清楚、但现实。是不能清楚啊!

心灯已灭了; 它走得无奈又安和?

叹息' 人世间”生命是不能被企盼的, 因为此前。心灯还没有被点燃’若错过时光' 就要等待下一次轮回转世了、

那么,人在这个世间应是幸福的了’不过悔恨却不会提前到来。或者,就只有一些弥足珍贵的瞬间是该怀念的? 熬过了这样长久的漫延的苦, 为的' 就只有这些‘

雨檐挂珠。短聚, 瞬落‘无断处/不停止“连成冷淡的幕景

" 吱吱、声也已不在:曲不成曲“调也无韵" 哪里来的那儿多杂声?在远方。在近处、还是在冰凉的内心?

昨夜雨‘虚虚实实/蒙蒙幻幻/灯里灯外景“

诚然、不是每一个夜的漆光都让人感怀的,

过后’抚慰心灯? 独上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