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凋零
初二 散文 1568字 165人浏览 孙建国导师班

死亡凋零

黑洞洞的楼道,没有灯,罗明在飞快的走着,他家在六楼,在这个小城市中已算的上高层了。每天下晚自习后走进楼道,罗明都会加快脚步,因为即使你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一个标准的男子汉,在黑夜里也会有恐惧,这不是懦弱胆小,是人性。

但今天罗明走的比往常更急,他感到心脏跳的很乱,胸中不知压抑着什么,那股力量好像要从他心中冲出。

终于,六层到了。在他登上六层那一刻脑子一下子变的如同空白一般,刚掏出的钥匙从手中滑落,只听到啪清脆声。罗明整个人瘫在地上,手好像要举起来敲门,但最终没抬起来,罗明知道现在自己会怎么样,他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突然来到,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窝囊的

罗明,钢语安中学高二学生。成绩在校不错,爱打乒乓球、羽毛球,却不爱打篮球和踢足球,作为一个男孩子,也许说他有些怪。能写一手好文章,他的文章在校报上发表有相当高的频率。有优点,有缺点,受表扬时,会有些得意;受批评时,会想入非非。他是这个世界里很普通的男孩子。

今天,罗明像往常一样下学,高中的每一天都好像在复制前一天,回头想想才知道自己已经高二了,而高一第一天上学就像昨天一样,一切都历历在目。想着这一切罗明已到交叉路口,突然,罗明看到一辆电动车向他冲来,罗明立刻拐车把,电动车也意识到了减了速。但一切都晚了,罗明被撞了出去,自己的胸口正撞在一边的石头棱上。当时,一股痛刺痛罗明全身,骑电动车的人赶忙过来扶罗明。

二分钟后,罗明觉得自己不痛了,而且身上也没有地方流血,便让撞车人走了,自己继续往家走。

单元楼门口到了,罗明体内好像越来越不安分,罗明好像知道了什么,拼命往家跑。有时人在危险时,感觉往往是最正确的。

现在罗明已经再也动瘫,甚至说不出话来,肢体的无力没有妨碍思维,越是在这个时候人好像想的越多。以前罗明不相信武侠小说,而现在他信了。他还记得有部武侠小说中写到:人在受内伤时,刚开始并不感到痛,但随这时间内脏伤口会裂开,那时便最痛,但一般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认为自己受伤的。罗明想想自己,这段文字好像是为他而起笔的。

关于死,罗明很小就想到过。很小时候,在看到战争影片中解放军战士已一人牺牲的代价换取敌人两人以上阵亡时,罗明就想哪天我去打仗,一定要消灭敌人两个人以上再死。孩子有时就是那么傻傻的,但傻的可爱。小学时候,学了毛主席那篇名作《为人民服务》,那时,罗明在想将来我死后也一定要伟人为我写篇哀悼词,所以一定要为人民服务。学生时代之所以被人怀念,是因为它真的纯真。中学时代,每当看到新闻中某某见义勇为与歹徒搏斗,不幸被歹徒所伤失去生命,罗明都陷入沉思。为了一些财物而失去生命,值吗?但如果不管不问,任歹徒胡作非为,那社会风气不就乱了吗?生与死的价值到底怎样?每一次想到这些,便都是无果而终。没办法,中学时代的青少年总会有些迷茫。也许就是在前几天罗明还和同学开玩笑说:要被车撞到,一定要抓住司机让他赔笔钱,死了也算为家里作贡献而现在

罗明想到这些,他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无数次经过的家门。脑袋里又记起卧轨而死的海子,心想海子虽然死的可惜,但他是自己决定自己死的方式,而我,死的糊涂,说出来都觉得窝囊。

罗明听到自己家门动了,而自己眼前越来越模糊,他用唯一的力量闭上眼。不管下面再发生什么事,除了从容他什么也做不了,等待,等待这个世界的奇迹吧!

第二天罗明所在的小区一点没变,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只是门口晨练的老太太口中又多了个话题。

你知道不?老罗家的罗明昨晚出事车祸了,都抢救一夜了。

那现在怎么样?

现在还在医院里呢,我也不知道

小区里新闻的传播速度快的惊人,但谁又能想到罗明昨晚在最后一刻的从容呢?

小区的花开的正旺。

人活一世,花开一季,人的离去叫死亡,花的离去叫凋零。

花开一季,呈现美丽;花落是为了结出果实;落后,也会化作春泥。可有时人的一世

人,死亡,花,凋零,死亡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