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梦(800字)作文
初三 记叙文 2718字 62人浏览 sunethel

精选作文:迷梦(800字) 作文是谁,在梦中哭泣;是谁,在梦中逃避;又是谁,在梦中深深的呼吸&&梦中的他,在那朦胧的道路中迷路。她轻轻的扬起了头,用那神秘的眸子仰望着星空。他和她背对着背,却没有回头,也感觉不到对方的呼吸。他在道路在迷茫的跑着;而她却轻轻坐了下来。他很迷茫,而她却很神秘。他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她微微的一笑,那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变的神秘而又美丽;他对她微微一笑,那沉沉的喘气声悄然地消失了,四周听得见那微微的风声的声音。请问,有什么事吗?那骄傲而又神秘的声音说。请问,要怎么才走的出去?他微微的说。她皎洁一笑,那明亮的眸子美丽的跟月亮一样。为何一定要走出去呢?他捏紧了拳头:我一定要走出去,我要去救她! 她的眸子黯淡了,那好,但是,你必须带着我!他再一次捏紧了拳头,默认了。她带着他走到了一间房子,她轻轻地一吹,门开了。他的眼神变得有神起来。拉着她的手进了那门,却又返回到了原来的道路,他愤怒地甩开了她的手:你为什么要骗我?她轻轻的一笑,那美丽的眸子映着那雪白的月光,神秘地说:如果你进去了,那你就会死的。那句简短的话把他微微一怔,还没等他说话,她诡异的笑着说:难道我就不像她吗?那洁白的眸子看着他的眼睛,他轻轻的回忆起来。那一次,他为了保护她,被流氓打伤。而她却哭得跑过来,那洁白的眸子看着他。而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一群流氓带走,他忍着痛爬起来,从地上拿起一块砖头,向那一群流氓扔去。流氓们生气的回来打他,直到昏迷,耳边,她的哭声越来越大,边哭边喊着: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可他只能无力的倒在了草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耳边,还是能听见她那凄凉的哭声和那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而他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看见了她那雪白的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哀伤。他猛地一回头,想拉住她的手时。却发现,她不见了,道路也不见了。但在耳边,一直回荡着那凄凉的哭声。他猛地惊醒了,却再也无法挽回了,在他的眼前,似乎那双皎洁的眸子还在他身旁&& 但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广东深圳康桥书院初一:陈妍 篇一:小学作文:雾气缭绕迷梦仙境

雾气缭绕迷梦仙境 早上,我骑着专属车车,踏上了上学的路。

突然发现今天有点不对劲,怎么看周围的景象都模模糊糊的。天哪! 难道我近视了??

我赶紧揉揉眼睛,还是看不太清楚。

突然感觉今天怎么这么潮湿呢? 车手把上都凝聚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我恍然大悟,这是雾啊。

骑上江滨桥,雾气就更大了,水、大树、草,全都不见了,只有江滨桥,周围像是一大团白云,好像在仙境里,这座桥仿佛架在天上。要不是看见了不远处的红绿灯,我还真以为这是一座天桥呢。雾气湿漉漉的,好像棉花糖,把我给包裹住。

到了环岛附近,雾变小了,依稀可以看得清“百易家”的巨大招牌。到了学校,我开始了星期五的课程。

1

篇二:烟雨迷梦 烟雨迷梦

模糊,属于模糊的情感是惆怅。迷茫,梦境里的迷失,失了自己,失了那世界。没有人,没有了那绿色的草,没

有了那娇艳的花,一切都脱离了视线,终于什么都不存在

天蓝色的梦被烟雨吞噬,一点一滴,淅淅沥沥,谁在叹息?谁在哭泣?是梦想吗?那孤独的孩子,让人心疼。还会疼,那么能不能再笑一笑,将这令人恐惧的感觉驱赶。能不能,从那烟雨蒙蒙中,走出一个人,轻轻地说:亲爱的,你不孤单!

离开,离了,有些东西才会开。什么是不败,花开,一定会败。没有永恒,哦,或许,那片烟雨,会持续永恒,该叫永恒的哭泣么?太悲哀,太灰色,不如,谁来加点阳光,谁来,一起狂欢。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怎么会是一群人的孤单。啊,谁的手,指向那边,桃花凋零的山腰。 没有目的,潇洒地挥一挥手,想悄悄远离,退了那烟雨蒙蒙的舞台。走向后台,抹去名字,然后,隐入人群。 是什么时候,寻回了那世界,却怎么也找不回自己。太忙,以至于,忘了给自己加衣,给自己打伞。脚步,从来没有停过,行走,行走在消逝中

烟雨,烟雨告诉我,什么是悔过。那雨,每一滴,都是天使的化身。丁香花开了。代替了那艳丽的桃花。

是不是,它能,带我走出这一场梦。

这一场湿了江南古镇的烟雨迷梦。

打着油纸伞的旗袍姑娘,从细雨中。

缓缓走来 那婀娜身姿

就这么嵌进了,灵魂最深处。

篇三:烟雨迷梦 烟雨迷梦

模糊,属于模糊的情感是惆怅。迷茫,梦境里的迷失,失了自己,失了那世界。没有人,没有了那绿色的草,没有了那娇艳的花,一切都脱离了视线,终于什么都不存在

天蓝色的梦被烟雨吞噬,一点一滴,淅淅沥沥,谁在叹息?谁在哭泣?是梦想吗?那孤独的孩子,让人心疼。还会疼,那么能不能再笑一笑,将这令人恐惧的感觉驱赶。能不能,从那烟雨蒙蒙中,走出一个人,轻轻地说:亲爱的,你不孤单!

离开,离了,有些东西才会开。什么是不败,花开,一定会败。没有永恒,哦,或许,那片烟雨,会持续永恒,该叫永恒的哭泣么?太悲哀,太灰色,不如,谁来加点阳光,谁来,一起狂欢。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怎么会是一群人的孤单。啊,谁的手,指向那边,桃花凋零的山腰。 没有目的,潇洒地挥一挥手,想悄悄远离,退了那烟雨蒙蒙的舞台。走向后台,抹去名字,然后,隐入人群。 是什么时候,寻回了那世界,却怎么也找不回自己。太忙,以至于,忘了给自己加衣,给自己打伞。脚步,从来没有停过,行走,行走在消逝中

烟雨,烟雨告诉我,什么是悔过。那雨,每一滴,都是天使的化身。丁香花开了。代替了那艳丽的桃花。

是不是,它能,带我走出这一场梦。

这一场湿了江南古镇的烟雨迷梦。

打着油纸伞的旗袍姑娘,从细雨中。

缓缓走来

那婀娜身姿

就这么嵌进了,灵魂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