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劳的父亲
六年级 记叙文 853字 396人浏览 雨梦0225

勤劳的父亲

父亲命很苦,7岁时爷爷就去世了,还有一个5岁的叔叔,奶奶领着他们过着艰难的日子。爷爷留给他们的只有两间正房和两间南屋。父亲一天学也没上,一个字都不认识。很小就学会了干活。

父亲个子很小,干活很吃累,但他从不叫苦叫累。在生产队干活,别人休息时他就挖菜拾草。早晨,天不明,父亲就起床了,先浇园再把水缸挑满水,最后再叫我们起床。他一年到头从不请一天假,不耽误一天工。他自己能干的活,一般不叫我们干,他是我们队里的勤快人。

父亲很少生病,就是生病也要坚持干活,不吃药不打针靠靠就好了。

永远也忘不了1984年腊月16日,早晨吃饭时告诉我中午让我去南山拖树枝子。那天正好是期末考试,放学后我回家路上遇见一个同学和她父亲到菜园伐树,我忽然想起来父亲吩咐过的事,从学校就去了南山。当时父亲在我们的山上伐树准备盖房子,看见我去高兴地让我和他抬木头,因为要从大坝的冰上走,我又穿着布底鞋,我不干,怕湿了鞋。告诉他下午我再来干。父亲就让我扛着一根木头回家了。中午弟弟给父亲送饭在山上吃的,吃了午饭,我换了衣服就去山上和父亲把木头抬了能过去牛车的地方。父亲个子比我矮 ,一般我抬树的大头父亲抬树的小头,他在前我在后正合适。就有一次他在后头我在前头,走着走着父亲

说:“放这里吧?”我说:“不行牛车上不去,应该放上面的一块地里才行。”我们继续走,走着走着我下一下被树砸倒了,树的大头一端压在我脖子上我抬不起头。我生气地说:“你怎么撂下呢?”好久父亲没出声。我艰难地把脖子转了一下,惊呆了,父亲躺在地上,头枕在木头上,我急了,想起来,可是树压在我身上,我根本起不来。幸亏不远处有人在种桔梗,他跑过来叫我父亲,我让他先帮我把木头抬下来让我起来。等我起来看见父亲时,他静静地躺着一句话也没说,身上也没有出血的地方,只往外出气,等那人把山下干活的一个医生叫上来时,父亲已经咽气了。我问那个医生:“我父亲是啥病?”他说:“不是心肌梗死就是脑溢血。”父亲就这样死在了坡里。拉着父亲往家走时,谁也不相信他会死了。

唉!父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