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此
初一 散文 513字 147人浏览 耳外花香

她,站在他的身边;他,俯视阶下的战士。阶下的人们喊着、叫着:愿皇上将贵妃赐死,给百姓一个说法。

他,怔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怒火竭力辩解。却,毫无作用。马嵬坡,雷声轰然,大唐江山岌岌可危。兵变之险,只在他一念之间。

“好,朕,允了。”语罢,一片的高呼“万岁,万岁,万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哀幽的看向他,似在问为何。而他黯然伫立,不敢面对她绝望悲泣的双眸,天长地久的七夕之约,毁在他手。

“去吧,玉环,去吧,誰叫你是那倾城女子?”誰叫你是那倾城女子?真是好笑,恩爱过后,确是如此的让她宛于峨眉马前,死。一条白绫,一段,凄凉的爱。

心,早已在他赐死之时,破碎;他们的爱,他们的情,还是比不过天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虎落平阳被犬欺。呵,想不到,他堂堂九鼎之尊的天子,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都救不了,真是讽刺啊。

春寒赐浴华清池,三千宠爱在一身,缓歌慢舞凝丝竹,一骑红尘妃子笑。到头来,这三千宠爱,终究是抵不过那一条白绫,抵不过他的命。

“三郎,你怎如此狠心?”她哀怨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却不答。

乐天说,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错,最后,注定他一个人垂垂老去,无处归宿。保了命,但却没了灵魂。天长地久,此恨绵绵,爱有时尽,恨无绝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三郎,你怎么这般对我?

By:苏木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