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韵
初一 散文 644字 195人浏览 lixiulian07

冬之韵

古交四中 张扬

我喜欢冬天,喜欢冬天的简单、刚劲,那种素描景象带来的神韵。孩提时代的我,却不喜欢冬天。那时地,冬在我眼里,像大人的面孔,似老师、父亲般肃穆、严厉。冬,只是束缚我手脚的一道绳索,既不能随意爬到树上荡秋千,也不可以下到池塘摸鱼,能享受只有淡淡的馈赠—冰凌子。

南国的冬,虽没有霜刀雪剑相逼的寒冷,也不似古时闺秀矜持恬静只温柔,它恰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倔强男孩,没有北国之冬的咄咄萧杀,又不失冬的博大凝重,呈现了那种独特、活力的美。

冬是美丽的,它的美丽来源于它刚正不阿的公正,它以自己的法则制造和规范了强者与弱者,但冬只接受或敬重松柏的坚定、腊梅的顽强。

冬,是冷酷的,又是睿智的,它以彻骨之寒去淘汰、去衡量大自然的一切生命,在剖释生命本身的同时,提高生命的素质。他以成就强者、惩罚弱者的大手笔,维护着生命的旺盛。

一个人行走在冬天冷冷的风中,品味冬天的肃穆与感受天空那深远的灰蒙和脚下冰凉的坚硬,路边的小草早已枯萎,瘦小的溪流因收缩了轻浮的躁动显得清澈。失去了往日郁绿与光华的群山在冬的冷凝中更显得坚定!偶尔几声鸟鸣,给这单调萧瑟的冬景增添了些许律动,瞬间又归于平静。

后山上的梨树,光秃着头,枝头上带着几片蜷缩不肯离去的残叶,在瑟瑟的寒风里孤寂的突兀着,隐匿去了往日那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孤傲。只有斑驳的树干,将枝枝丫丫坚硬地划向那灰蒙蒙的云霄,在召唤着自己的精魂,等待来年的繁华,展现着一副不可临摹的水墨画。

我的脚步,我的心,带着岁月的烟尘,向冬的深处走去,渐渐地融进冬的巨幅画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