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张家界
初二 散文 1036字 100人浏览 夕停日暮

游历了许多大山名川之后,张家界也许唤不起我什么感觉了。当我坐着市区西行的大巴直奔张家界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时值仲春,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正黄得耀眼。远远望去,仿佛是随意弃掷的一片片金箔,或方或圆,或呈条状,或呈三角形。衬着那那幽绿无垠的山野,恍如洪荒年代的象形文字,写着任谁也解不透的故事;亦如远古部落的图腾,平添了几分神秘与庄严。

车行湘西,远山如黛,岚雾若烟。沅水如一条清凌凌的带子,在拥拥挤挤的重峦迭峰间绕来绕去。村落的屋脊与飞檐在绿树丛中时隐时现。水牛一声悠长的哞叫,仿佛把我带进了沈从文先生小说的境界。迷人湘西,一路上总有许多地名令人浮想联翩:桃花源、武陵源……投宿的大庸是一座洋溢着土气的小城。昏黄灯光里,一个个土家族姑娘倩影摇曳多姿。我企图在那些身影里寻找沈从文先生的爱情故事。湘西的与把山水的灵秀奇峻与深厚文化底蕴融入了沈从文的笔端,这一方山水池因沈众文的小说获得了永恒的魅力与神奇。

沈从文是湘西人骄傲。张家界是湘西山水的骄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张家界令我灵魂出窍、瞠目结舌。张家界仿佛自天而降,一扫平庸与圆滑,比肩接踵的山峰,如利剑出鞘,直刺云天;座座奇绝,个个峥嵘。大自然似乎对它们情有独钟,居然没有留下一点风化与剥蚀的痕迹。,仿佛昨夜刚刚拔地而出,带着傲视尘世的鲜明个性和咄咄逼人的气概,犹如一队立地顶天武士阵列,踏着炸雷般轰响的鼓点,向你倾压而来。于是,我便魂飞魄散,变成了一粒尘埃。在它的神奇与诡谲的造化面前,你只能是一粒尘埃。

攀至半山,俯视定海神针时,导游告诉我,摄影大师陈复礼先生的获得金奖的照片,就是在这儿拍摄的。山雾迷蒙,一缕儿一缕儿,轻纱般在峰峦间缠绕;又宛如无数裙裾拖曳的少女在武士伟岸雄姿间翩翩起舞。倏然间,那雾又渐渐散漫开来,远远看上去,恍如涛声涌叠的大海,一座座擎天柱般的奇峰突然升出海面;又好象有数棵定海神针直插海底。山风起了,撕扯着那雾幔,一片片抛扬开来,群峰又尽现峥嵘本色。座座山峰,各领风骚,个性迥异,却互不排斥,兄弟般比肩而立,仿佛是为了承担先知的委托的不可推卸的使命。

至山顶,却坦平如砥,有亭台楼阁,也有蓊郁的松林。更有意思的是,农人还在山顶上辟地种田,全然一幅恬淡的田园风光,让游人顿时忘却了攀援时的险峻与崎岖。许多游客在几旁品茗聊天,时而也有农人荷锄擦肩而过。这就是张家界的另一个面孔。在这松软圆韵的地表下面,竟然会是那样一幅群峰竞奇图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一个虚幻缥渺的梦境中,我看见了沈从文先生,鹤发童颜,拂须站在张家界的峰峦上,脚下流云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