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雪
高一 记叙文 5182字 651人浏览 婚礼策划部落

记忆中的雪

杨全富

那期待已久的雪终于在人们的殷切期盼中从天而降,虽然姗姗来迟,却是那样的温柔,步履轻盈,润物细无声,匆匆间降临,去时又在悄然间,唯留下冰冷的、干燥的空气和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在我的记忆深处,没有雪的冬天,不管天气有多冷,气温有多低,那绝对不会有冬日那熟悉的气息,似乎只有等到雪的降落覆盖住整个山村才能算是真正冬天的到来。雪的来临,只是悄然间,它没有雨点敲击窗户发出的咚咚声来炫耀自己的来临,在一阵又一阵狂风的怒吼声后,当风停息下来,才悄然间降临下来,偶然间传来枯枝被积雪压断的声音,也已经是在深夜时分,让你觉察不出它的到来。早晨醒来时,走上楼顶极目远望,在万籁俱寂的山间,那期盼已久的雪在一夜间不期然中已经来到你的面前,此时村寨的上空漂浮着袅袅升起的炊烟,鼻尖嗅到的是空气的清冷和淡淡的酥油茶香味,远处传来几声公鸡的打鸣声,为寂静的村寨增添了几许活力。此时雪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人独上高楼,主宰着整个世界,静静的欣赏这雪后的美景。晶莹剔透的雪铺满了整个山川,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天地之间一片茫茫,那山峰与山峰之间的界限已经不是那么分明,连成一道雪的屏障,如万里长城起伏不定。而山腰的小径因为有小小的坎,因此更加的分明,弯弯曲曲的缠绕着,就想黑色的带子在雪的世界里曲曲折折的蜿蜒盘旋。近处的树木、房屋、田野都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雪被,从高低起伏的变化中你才能依稀辨别出那里是树,那里是房屋了,而所有的田地因为都是茫茫,如果此时要让你去指出其中某处地块的名称,那也许只能乱指一起了。然而没过多久,在微风的吹拂下,那山间的树木仿佛都打着冷噤笨拙的抖动着枝条,将裹在身躯上的积雪一点点的抖落下来,剥离出自己黑色的枝条,这时候在白色的世界里突然多了许多矗立的树来,仿佛间是从地底钻出来似的,在树底下觅食的鸟雀被突然间掉落的积雪所惊吓,发出急促的鸣叫声向辽远的天空中飞去,霎时间引来群山鸟雀的共鸣,都急急忙忙的从白色世界里钻了出来展开羽翅极速的飞向空中,在蓝色天幕的存托中互相追逐,有的急如流星,有的翩翩起舞,煞是壮观。远处的山脚下,河岸边也是一片茫茫,只有那弯曲如钩的河流缓缓的流过,那细碎的浪花翻滚着,如碎玉朵朵晶莹剔透,密密层层的连绵不绝,仿佛是雪花落入河中堆积而成的样子,有时候与河边的积雪连成一片,形成蔚为壮观的平原雪景。过了一会儿,阳光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露出自己羞红的脸,起初仿佛是满脸酡红的醉汉,那道光也闪闪烁烁、摇摇晃晃的,后来终于冲破乌云的遮挡,将万道金光斜斜的撒到地面上。那白雪在阳光的存托下,愈发显得光亮照人,金光四射。中午时分,地面上的积雪终于抵挡不住阳光的照射,慢慢的消融,树枝上残留的积雪变成一滴滴水珠,有的滴落在树下,没入积雪里没有了踪影,只留下一个个小小的空洞,有的附着在树枝上慢慢的流淌下来,使树枝显得愈加的黝黑,在白色的世界里犹如虬龙的须枝旁逸斜出苍劲有力。此时,我心底潜伏已久踏雪赏美景的愿望一下充盈我整个胸怀,约上几位密友在寂静的午后跑到空旷的田野里,去踩一踩发出咯吱咯吱的如天籁般动听的音乐的白雪,感受一下干净、透明和白的刺眼的大地,这时候,田野里到处都充盈着欢乐,孩童们忙着堆雪人,大人们拿着背篼、撮箕等工具将积雪垒在果树的根下,几位老人则在积雪里抽着旱烟,一边查看雪的厚度,一边谈论着亘古的故事。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间,记忆深处那些断断续续雪的故事一下浮现在我的眼前。

雪中捕鸟的乐趣

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下雪,因为下雪后,我们就可以免除到树林里背柴火的辛劳,也可以免去到学校背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的无聊。只要是下大雪,家里的大人们就会很开恩的给我们放假一天,村寨中的小伙伴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其中最使我难忘的是捕鸟了,我们在楼顶的积雪中扫出一块空地来,在地面上撒上一把麦麸,在上面放置一把筛子,筛子上放置一些如木板、石块等重物,再支上一根高约十厘米的木棍,

将细绳的一段拴在木棍下,另一头绳子一直拉到楼梯口,我们几个人就埋伏在楼梯口边,在我们前面一般都要放置一个背篼作为阻挡鸟雀视线的障碍物,一切就绪后屏声静气的耐心等待鸟雀的飞临。鸟雀们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飞翔着,当看到有空地时,都会蜂拥而来,散布在筛子的四周,这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屏住呼吸,我们中最有经验的伙伴充当拉绳手,将细绳紧紧的拽在手里,此时毛色灰暗的“麻子雀”(我们又叫它为瓜雀雀)最先走进去,埋着头在麦麸里寻找可以吃的东西,在外围观望的鸟雀见没有危险,便也随之鱼贯而入,此时拉绳手将手中的细绳使劲一拽,支撑筛子的木棍一下子被拉掉,因为有重物的作用,筛子快速的、重重的扣子地上。此时还有些没有进去的鸟雀尖叫着向远处飞去,而筛子里面的鸟雀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我们连忙跑过去将厚厚的毪衫罩在筛子上,再将手从下面伸进去,一只、两只、三只„„,这些鸟雀大多会在你手中拼命的挣扎,可是在我们这群小孩的手里,越挣扎只会换来我们小手更强烈的桎梏,最后它们只好作罢,只是圆瞪着如豆的眼,无助的看着我们。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将捉住的鸟雀放掉,放掉前脚上都要栓上一根红头线,俗称放生,其实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真的有趣,那鸟雀本来就在广阔的世界里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还要受到这牢狱之灾后再将它放掉,难道不是多此一举吗,不过我们乐此不疲,到后来,在野外我们到处都能看到许多脚上拴着红头绳的小鸟,只是这些小鸟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我们还没有走近,它们已经展翅飞去,我们只能看到它们飞去时脚上那红得耀眼的头绳在小鸟的脚上随风飞舞。也许是我放生的那只鸟吧?我们此时常常都会这样感慨,然而当我们对这些小鸟的命运进行一次揣测之后,又感到极度的不安,也许某一天,这只小鸟脚上的红头绳会缠绕到树枝上,小鸟会因为没有吃的而活活的饿死,因为有这种顾虑,后来我们捉住鸟雀后再也不拴上红头绳,而是就地放生。鸟雀中有黄色肚皮的黄肚皮雀,还有白面颊的蛋蛋雀,叫声嘹亮的画眉鸟,那些小的鸟雀我们都会以放生的方式放掉,而如画眉鸟等较大的鸟雀就不会那么走运,小伙伴中几个较为胆大的便将这些鸟提到野外去用自己的方式将其勒死,然后扒光了羽毛,再开膛破肚稍作清洗后在肉上撒上一点食盐放在炭火上烧烤,不一会儿鸟雀的肉便溢出了香味,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这种肉香,我们几个便猴急的一拥而上,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分到一只腿,一会儿功夫,一只鸟雀的肉就在我们风卷残云中吞下肚去,只剩下几根残存的骨头,我们还砸吧着嘴,吮吸着手指,感觉余犹未尽。

雪是故乡人们的希望

小时候家乡缺水,那时候背一桶水要翻山越岭的爬上几里地的山路,在崎岖的山路上,人们背着形状各异的水桶,有的是敞口的木桶,有的是密封的扁桶,还有的是塑料的胶桶,来来往往的人群行色匆匆,一天中一大半的时间都花费在背水上了,人们在路途中相遇时总会问一句:“水缸要满了没有哦?”。记得那时候我们最盼望冬天到来,冬天到,那山沟里的小溪边结满了厚厚的冰层,我们几个小孩在大人的引领下每个人都背上背篼,拿着一把小锄头翻过几道山梁、几道沟谷后来到水沟边,水沟边的冰虽然看上去洁白无瑕,晶莹剔透,然而我们都不会去采集这里的冰块,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冰容易融化,为此我们都要去采集那种在沟谷上由于滴水而形成的冰块,虽然看上去这些冰块的面上有些许瑕疵,然而它的含水量非常的丰富,并且长途背运中不容易融化。敲打这种冰时也要讲究方法,如果你用力去挖,那只会冰屑飞溅,什么也得不到,因此在采挖的时候首先你要用锄头尖在冰的上部轻轻的、不停的敲打,一会儿功夫,一块大小适宜的冰块便挖了出来,我们再将它一块块的装进背篼里去,路途中,到处都有休息的哨台,我们全部都将背篼放好,然后取出细碎的冰块,含在嘴里细细的吮吸,那清凉的味道霎时间冲淡了劳累。回到家里多余的冰块就储藏在通风好、较为阴暗的房屋内,冰块底下铺上厚厚的玉米杆, 可以长期进行保存。然而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冬天里下几场大雪,因为下雪后我们就不必要到几里远的山谷里取冰去,可以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取雪回家化水了。取积雪也有很多讲究,通常下雪后的第一天是不会去的,因为落在地面的雪还很松软,蓬松松的,不好运输,而且即使你背很多雪回去,融化成水后,却

只能得到一点水。因此待雪下过的第二天,我们一群小孩才会相约去背雪去,来到一里地左右的山林里,乍一看满山都是黑的树,雪仿佛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当你仔细的去瞧,那树与树之间还能偶尔看见白的雪的样子,我们几个小孩立即散开在树林里,将雪捏在手里,比赛堆雪人,不一会儿又将雪地演变成战场,你来我往的互相投掷雪球,有时候被打的鼻青脸肿,然而没有一人掉泪,都勇敢的擦去脸上的雪末儿,继续进行英雄的壮举,虽然每个小朋友冻的浑身发抖却还打的兴致勃勃,最终满头大汗的在雪堆里打滚呢?累了,我们睡在积雪上,仰望蓝天,全身心的放松着自己,有几个顽皮的小伙伴趴在雪堆里,在积雪中映出自己的样子。夕阳西下,我们连忙准备取积雪回家了,经过一天的融化和霜雾的作用,积雪的面上已结满了细小的冰晶,每一颗就像是闪耀着光辉的水晶石,傲然挺立,我们称其为“霜芽子”,其中的含水量非常的丰富,我们将瓢轻轻的在积雪的上面刮动,将霜芽子全部倒入背篼里,等背篼里装满了积雪,呼朋引伴的回到家里,一路上留下一串串清脆的笑声。下雪的时候,家中的大人们将一些毛料衣服(如手工制作的毪衫、毛毯等)从家里拿出来,找到积雪深的地方,将这些衣服摊开在雪地里,拿着木棒在上面使劲的敲打,衣服里的尘垢都脱落到积雪里,一会儿工夫,雪白的积雪上留下一些黑色的污迹,再将衣服在太阳下暴晒,这样即洗干了衣服,又起到了杀菌的作用。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有积雪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水源,因此在村寨中,家家户户的楼顶上都晒满了刚洗净的衣物,在微风的吹拂下上下翻飞,煞是壮观,此时此刻,村寨中的妇女们的脸上也写满了幸福的笑容,都将那种雪后初晴的愉悦心情淋漓尽致的展露在脸上。

一次痛苦的回忆

在雪中既有乐趣,也有过寒冷的痛苦回忆,记得那是我六七岁的样子,下了一场大雪,足足有十几厘米厚,我们都蜗居在家里等待雪的融化。我家住在山腰,因为气温较高,所以没过几天积雪已经差不多都融化了,只有地坎里因为没有阳光的照射,因此还有少量的积雪。几天后,我和二叔准备趁农闲的时间到山顶拉木头,我想,山上大概也和我们这里一样,没有了积雪的覆盖,为此我和二叔信心满满的向山顶进发。转过几道山坳后,眼前雪的壮观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厚厚的积雪仿佛一点都没有融化,小径上的积雪里偶尔还能看见几行小鸟的脚印歪歪斜斜的一直向前。虽然心底打起了鼓,有了回去的念头,然而在二叔的鼓励下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前路莫测的冰雪之路。积雪很厚,当你将一只脚踩上去之后试探了一下感觉很硬朗,然而当你费力的将身子的重心往前移动时,那积雪又不能承受住你的重量,忽然间脚一下掉落到雪坑里,积雪瞬间将你的脚都埋藏起来,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费将脚从雪中拔出来时,那雪末儿顺着鞋与脚之间的缝隙钻了进去,在脚温度的作用下一下子融化成雪水,那冰冷刺骨的水粘在鞋袜上,感觉异常的寒冷。因为外界气温很低,一会儿工夫,鞋袜上的水变成了小冰晶,一双脚开始还能感知到寒冷的滋味,到最后竟然麻木了,一双脚仿佛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没有感觉的物体,只是机械的往前移动。就这样,顺着二叔所踩的脚印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踯躅而行。当来到较陡的路面上时,那已经没有了底纹的胶鞋就像滑冰鞋似的,有时候手脚并用的爬了很长的路,就要走到顶端时,忽然间一个趔趄之后从上面一直滑到下面,为了稳住自己下滑的速度,只好将双手插在雪地里,不一会儿双手上沾满了积雪,手指传来刺骨的寒意,不得已将手拢在嘴边不停的呵热气。一会儿工夫,手上的积雪融化成水,顺着手腕一直流了下去,虽然手又恢复了知觉,然而一冷一热之后,那手开始隐隐灼痛,到后来痛彻心扉,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从脸上滑落。然而二叔没有一点怜悯的样子,站在高处大声的呼喊让我再次往上攀爬,我只好擦掉眼角的泪水,鼓起勇气再次向上前进。中午时分,终于来打了此行的目的地,当走进温暖的房屋里时,我急于将双脚从冰冷的鞋袜中拿出来烤火,然而有经验的大爷给我端来了一盆积雪,让我将鞋取下之后,把赤裸的双脚放进盆子里,并用双手捧起积雪涂抹在脚上,并不停的揉搓,一会儿工夫,我的脚有了知觉,那种寒冷之后久违了的热气又回到了我的身上。在热情好客的主人家吃过午

饭,大爷还特地为我搓了一根麻绳,将长长的麻绳在两只鞋上反复的缠绕,让鞋底增加一点摩擦力。吃过午饭,二叔扛起一根木头,我俩又原路返回,因为都是下坡路的缘故,而且鞋底又有老大爷为我搓好的麻绳的作用,走在雪地里竟然一次都没有滑到,感觉异常的轻松,至今想起时对老爷爷充满了无限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