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九月野菇香
六年级 记叙文 1349字 110人浏览 朝妖汐

九月,连绵的秋雨使清盈盈的河里水已经变的有点浑沉沉的了,山坡上的草地上和松树林里空气格外湿漉漉的,大地已经吃饱喝足了。天刚放晴便会给人们奉献一些宝物,山坡上的草地和松树林里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蹦出了许多野蘑菇。南山多丘陵、气候温和且雨量充沛,最适宜松树和青冈树的生长,也为野蘑菇提供了生存的空间和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野蘑菇一般都生长在松树林、青冈林、灌木丛和草丛湿地。南山树林里野蘑菇最多、最好、品种最齐全,可食用的有几十个品种如:九月香、青檀菌、黄丝菌、银丝菌、鸡肉菇、鸡冠菌、扫帚菌、石灰菌等。还有叫不上名称有毒无法食用共有几十个甚至上白个品种。野生蘑菇的营养和药用价值相当高,可以消除人体的辐射元素和具有抗癌防癌、降低血压、血脂的功效。野蘑菇生长在山林里,不会受到污染是天然的绿色食品。

每到这个时节,细心的农人和的学生,都会提着篮子到山上的松树林里采野蘑菇。在松树脚下的松针里、青岗林或拨开湿地的草丛中,立刻能见到各式各样的野蘑菇。南山的野生蘑菇中,唯独有一叫“九月香”野蘑菇最具有特点,它长在松树的脚下或松针里,酷似一把矮人国公主金灿灿的小金伞。当秋风袭来时,松针不时的纷纷落下星星点点插满了整个松树林,“九月香”像放在松针铺垫的床上小金伞,把山林点缀的更加美丽。“九月香”是一种自然生长的地生菌,初生时像银色的珍珠。长大后色泽逐渐有浅红变金黄,菇腿肥大而长,菇顶厚平而光滑,貌似锯断的松树的木纹,色泽鲜亮,金灿灿的黄里透红,故又称它为松树菌。好长在松树林的阴坡、喜潮湿,尤其是喜长在松树的脚下和松针里,采摘期长,一轮采摘过后,一两天新的菌丝又开始拼命的往外长,在整个秋季都能在山上的松树林和草地里见到它。“九月香”的鲜味地道,采摘时那种松树的清香一直保持到餐桌上,芳香宜人,吃在嘴里、香在心里、香味悠存。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星期天我刚要起床,小妹在门外在大声嚷着要采蘑菇,我也正想和她到后山采蘑菇。刚到树林边妹妹就大声叫了起来,这里的“九月香”真多呀!我暗地里想一定要比妹妹多采,不多时只见妹妹满头大汗的跑过来说:她的篮子已经装不下了。我看我的篮子里蘑菇比小妹相比少了许多。这时听见妈妈叫我们回家,她要赶集,顺便把我们采的“九月香”拿到集市上去卖。到家后妈妈掂了妹妹的篮子说:足足有七八斤,看到我的篮子说:你的篮子里杂草和松针太多,采蘑菇就还是女孩子行。妈把我采的“九月香”留下来了,把妹妹采的拿到集市上去卖。卖来的钱留着给我们买学习用具。妈妈赶集回来后,把野蘑菇用清水里洗净,又在开水锅里烫一下,往里放几瓣大蒜,妈妈说:这是检验蘑菇是否有毒。用南山农家都有泡菜一起炒,吃起来别有风味。那种脆脆的,酸酸的、还有一种松树青香依存,那种感觉至今还在嘴里、在舍根,在心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如水,流过记忆的荒原,时儿清、时而浊,家乡现在田少了、人多了,各种各样的可食用菌种都被请进了大棚。但惟独“九月香”无法人工栽植,离开了松树林它就无法生存。水因山而生,野菇因林而发。当河水变的不在清澈,空气变的不在湿润,所有的野蘑菇就失去了温床,失去了清香。野菇的领地也就渐渐的失去了。我站在我家的阳台上向南望去,回忆童年采野菇情景,我心里好一阵难过。我不愿再想野蘑菇的未来,让童年采野蘑菇情节在我心里永远留下一个美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