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家教征文
初二 散文 2344字 4740人浏览 湮灭人群的小年

1 我的家风家教故事

中华民族素有“礼仪之邦”之称,向来重视家教。“家家之训”便形成了“家家之风”。在几千年的历史传承下,世人便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将家风家教中的精华融入每个家庭中,给孩子们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在这种成长环境中,我们体会着长辈的言传身教、谆谆教导,在生活中学到了很多。在我的成长路上,父亲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潜移默化的。

古人云:“若要子女走正道,家长身教重言教”,我的父亲便是如此。他,出生在上个世纪40年代,没有念过书,所以没有多少文化,不善言辞,也给我们讲不出大道理,只是老老实实的做人,扎扎实实的做事,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勤奋,节俭,质朴的中国老农民。

“挣工分过日子,越勤奋,越多得”,这是父亲一生中说得最响亮的一句话。父亲五岁左右,便失去了父母,跟着自己的叔父过日子,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个年代,土地还没分配到户,靠挣工分过日子,父亲小小年纪,虽不懂“起早抹黑,披星戴月”这两个词,但他只明白每一天你只要勤勤恳恳地做事,便可以多拿些粮食回家,就能养家糊口。在生产队劳动时,父亲为了多增加工分,包挖过一亩多土地。因土地硬,难挖,所以大多由壮年男子或耕牛来犁工分就高,父亲天还没亮就去挖,直到天黑才回家。农忙之际,甚至他还干几个成年人的活。叔父家孩子多,日子也不好过。为了补贴家用,农闲时,他还帮别人喂牛、担水、打柴„„

2 父亲,还有一门好手艺,那就是用竹子能编制出精美实用的篾器,比如:背篓、蒸笼、簸箕、箩筐„„在我记忆之中,我们几兄妹的学费,生活费几乎都是出自于他那双巧手下的勤奋,我曾问过他,您这个技能师从何处?父亲不善言辞,只是淡淡的一句:“看别人做,多看几回就会了,”然后丢下一脸惊愕的我,我被父亲的勤奋和坚持所震撼!有了这门手艺后,父亲从不怠慢,利用篾器改善家庭生活水平,竟然成了第一个在村里修房子的人,要知道父亲和母亲结婚时还是借的婚房呢!据母亲说,家里第一次盖房子时,部分石头是父亲利用生产队劳动之余的早晚到村后的石场背的,他能背的就背,背不了的请人抬。后来,家里又翻修过两次房,第三次时,父亲自己烧砖,烧瓦,盖起了全村唯一座砖瓦房,还将房屋外墙涂了个雪白。村里人都称赞:这漂亮的房子都是老杜那双勤奋的手换来的呀!受到父亲的启发,参加工作后,我一直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做事,如父亲一般,终于有了今天这些小小的成就。这些年,父亲老了,我们都劝他,放慢脚步,歇一歇。可固执地他依然过着自己自足的生活,每一个赶集的日子,还要卖卖篾器,回家后种种菜,养养鸡,喂喂鸭,房门前的那口鱼塘,也成了他每天的必经之路„„

“浪费无底洞,坐吃要山空”,这是父亲从老一辈那里学来的一句谚语。他也常常教育我们说:“粮食贵,莫浪费。”吃饭方面,剩余的饭菜他一定要留着热热再吃。他从不主张下馆子,赶完集就回家,用他自几的一句话说:“一碗面,五元钱,若买一把面条回去要吃好多顿呢。”第一次带父亲下馆子,看着其他桌不认识的人剩下许多的

3 大鱼大肉,父亲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最后深深叹口气:浪费无底洞,坐吃要山空。从那以后,家里宴请客人,他都主张在家煮,不铺张,不浪费,既干净又实惠。穿衣方面,父母穿的衣服基本是我和弟弟买的,因多年来他们形成节俭习惯,认为不破不漏就行,不必有多好,干净就行,有时我们不穿的还拿去穿,说是扔了可惜。用破了的床单、被套,母亲“改造”后继续用。

父亲勤俭的好习惯不仅影响我们几姊妹,也让我们的下一代受益。我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只用过三个书包,读大学时,他每月总能节余一些生活费,买些自己喜欢的书籍,钱不乱花,他的理由是:自己是到学校求学的,不是去比吃穿,再说,那用的可是父母的钱,这个道理连没读过书的爷爷都懂。

“别人请你帮忙,怎么好拒绝呢?”这就是我那善良朴实、诚信的老父亲发出的言语。父亲不知道善良朴实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别人有难时,一定要伸手帮一把。父亲不知道诚信是什么,只知道答应别人的要说到做到。四年前,父亲74岁,村里一留守妇女邀请父亲帮忙收稻谷,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母亲劝他:“你前两天身体不好,叫她换人吧!”不想第二天一早,父亲瞒着母亲去了。下午四点左右,父亲弓着身子回来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我们着急问原因,好半天,父亲才说他在扛打谷机时一不小心,连人带机一起摔进了谷桶里去,扭了腰。事后,我一听父亲出事,失去了理智,电话里大声责怪他:“你多大岁数了?还去帮别人?”半饷,父亲像个孩子似的委屈地说:“全是妇女,只有我才是干体力劳动的,不帮忙挑谷子的话,又有谁

4 呢?”末了,他补充道:别人请你帮忙,怎么好拒绝呢?挂掉电话我才明白父亲都是捡重活、累活干!我也为自己刚才的言行深深忏悔,终于明白:这不就是父亲的善良朴实吗?

正因为父亲的善良朴实赢得了村领导的信任,八十年代,父亲成了生产队的队长,在那个物质文明还不大繁荣的年代,这个芝麻官是没人愿意当的。因为事情繁琐也没什么工资概念,基本上算是义务劳动了,尤其是一到年底,头痛的事情就来了。父亲要管理每家每户的提留款,我就经常瞧见父亲把钱装在箱子里。那一年,我刚好上高中,需要一笔生活费,因家里刚修房屋,没多少结余,母亲提议; 先借公款用用。父亲听后,脸一沉,扯开嗓门吼道:“你个老娘们懂啥,咋能用老百姓的钱呢?领导,群众这么信任我,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说到做到,”我头一次见父亲这样责骂母亲。就这样,父亲这义务芝麻官一做就是好几年,同村的人也很信服憨厚老实的父亲。

家是缩小的国,国是放大的家,父亲这一辈子虽然平平淡淡,没有干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他的勤俭朴实影响了儿女们的一生。我在工作生活中也时刻谨记父亲的一言一行。他的言传身教伴着我的成长,这积极健康的家风家训早已融入我们生活,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