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的绿意
初一 散文 1097字 252人浏览 jerry89110

什么时候,又是冬天了?尤其是今天,窗外还飘起雪花,让我回想起去年那个冬天,在那个白雪纷飞的冬日里不灭的绿意。

时光已经让一切都遥远,依稀记得那天我放学回家,街上飘起了雪,白茫茫一片,美极了。家里门没上锁,这很自然,姥姥每天4点都会准时打开大门的锁,迎我回家。而今天我因为学校有事晚了半小时。4点半,我打开门,家里还是往日的样子,只是姥姥没有迎上来问我累不累,她正在阳台上打点花草。我没出声,放下书包,轻轻走过去,站在门旁看。姥姥年岁已高,步履蹒跚地忙碌在几米长的阳台上,手中握着一个可乐空瓶,里面灌满清水。她伸出手,瓶里的水倾泻般地撒进那盆寿花的土灰色花盆里,水滴滴答答地笑了,花也笑了,姥姥的心好象也在笑。姥爷早逝后,那些花是姥姥唯一的伴侣,姥姥每天微笑着为它们浇水,那一刻,岁月的沧桑仿佛不存在了,她沟壑般的皱纹也舒展开了。是花儿们让姥姥的岁月倒流,让伤心的往事不敢靠近。而那时的我不懂这些。

姥姥又开始给那盆茉莉花浇水。那盆茉莉花是夏天母亲从花贩子手里买来的。买来时它正盛开,十几朵小巧精致的白色花朵开在嫩绿枝叶间,香气四溢,整间屋子都散发着茉莉花淡雅的芳香。不幸的是,茉莉花不到夏末的时候就凋谢了,叶子也渐渐失去生机低垂着。尽管姥姥尽心地照顾它,茉莉花还是在秋初彻底断绝了生机。可不知它是不是舍不得姥姥,竟然变成了一束干花,虽然失去水分,却硬生生地挺立着。我看见姥姥又在给一盆已死了的花浇水,就走上去对她说:“姥姥,这茉莉花已经死了,您还浇什么水?”姥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谁说死了?它不是好好的吗?”“姥姥您看!”我随手摘下一片花叶,随着“咔”的一声脆响,整个花叶变成了碎末。姥姥的脸一下变了表情,她用枯老的手一把揽过那盆茉莉花。“你别动我的花。”随即又把清水倒进了花盆。看着姥姥那固执又充满希望的表情,我什么也没再说,进屋写作业去了。我心想:那您就等好了,它不会再开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而,姥姥始终没等到茉莉花再开放的时刻,我和姥姥的小小赌局也终究没有结果,因为年初春姥姥去世了。从我家去医院的那一夜,她还苦苦惦记着她的花,那盆干了的茉莉。姥姥火化的那一天,我没有哭出来,只是静静地站着,任我身边的哭声连成一片。少了她,我的生活不仅仅只是少了一个为我准点开门的人。

时光飞逝,我已是初中生了,也懂得了更多道理。又是飘雪的一天,我竟惊讶地发现,母亲在姥姥走后,居然一直在给那盆干枯的茉莉花浇水。在微微湿润的土中,那盆茉莉花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觉地我竟哭了。面对着永恒保持绿意的茉莉花,面对着姥姥心中永恒的绿意,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忏悔自己吧,竟然这么久,才迟迟理解了姥姥内心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