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记叙文写作—插叙
初一 议论文 4753字 907人浏览 杨杰701

第 - 1 - 页 记叙文写作—

—插叙手法的运用

知识储备:

插叙,就是在叙述中心事件的过程中,暂时中断原来

的叙述线索,插入一段与中心事件有密切关系的内容,然后,接着原来的叙述线索叙述的一种叙事方法。

注意事项:

1、与中心密切相关;

2、过渡衔接要自然;

3、不宜过长、过细。

基本方法:

①联想式插入法:通过作品中人物的联想引出插叙内

容。

②转述式插入法(间接插入):借助作品中人物的叙

说进行插叙。这种方式往往用‚听人说‛、‚据说‛、‚有人说‛等引入插叙。

③直述式插入法(直接插入):不借助作品中的任何

人的口述或联想,直接在文中插叙一件事,多用‚原来‛、‚过去‛,‚曾经‛、‚后来‛这些表时间概念的词来引入插叙部分。

名家范例

故乡

鲁迅

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

家的门口了。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正在说明这老屋难免易主的原因。几房的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所以很寂静。我到了自家的房外,我的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

第 - 2 - 页 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侄儿宏儿。

我的母亲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叫我坐

下,歇息,喝茶,且不谈搬家的事。宏儿没有见过我,远远的对面站着只是看。

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家的事。我说外间的寓所已经租定

了,又买了几件家具,此外须将家里所有的木器卖去,再去增添。母亲也说好,而且行李也略已齐集,木器不便搬运的,也小半卖去了,只是收不起钱来。

‚你休息一两天,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我们便可以

走了。‛母亲说。

‚是的。‛

‚还有闰土,他每到我家来时,总问起你,很想见你

一回面。我已经将你到家的大约日期通知他,他也许就要来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

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少年便是闰土。

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窗外天上

北归的雁群,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母亲这时候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时,她又悄悄地进来,眼圈红红地,看着我。‚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她总是这么说。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瘫痪以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活着有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

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

第 - 3 - 页 来妹妹告诉我,母亲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刷刷啦啦地

飘落。母亲进来了,挡在窗前。她说:‚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着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好吧,就明天。‛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她一会坐下,一会站起:‚那就赶紧准备准备。‛‚哎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她也笑了,坐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她比我还敏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永远的诀别。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

着。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着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

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忧与爱

老王蹲在墙角,两手对插在袖筒,终于不耐烦地啐了

一口。

小区近来又开始搞绿化,就在老王所住公寓后,轰隆

隆的机子整天响个不停。这咬一口,那儿又吐出来,一排常青植物规矩地躺在路边。

而老王进城一年多了,还是不能习惯这个奇怪的地

方。看到这些小树,他总忍不住怀念老家那片地。

‚噫,种两垄豆角哪!这么好的地!‛他望着花坛,

第 - 4 - 页 叹了口气。

老王从前可是个种田好手,手上老茧至今又厚又硬。 前年拆迁,老王无奈地住进高楼,地耙、平车、铁锨

都没地儿放,只好当破烂扔了,只一把锄头实在舍不得便留在了墙根。

离开了土地的老王像塌陷的土坑,只有被寂寞逼疯的

草在向上生长。

那块地,他回去看过几次。晒豆腐干似的被晾在那儿,没有动静。

他觉得心疼,那份烦忧藤条般缠捆了笑容。老王是个

粗人,提炼不出‚家园荒芜‛这样的概念,他只是担忧。

像担忧秋日里留在地里没收的一亩庄稼,担忧扔在墙

角的一包麸皮,或者一只秃了尾巴的老黄狗。

他抛弃了它们,他被逼无奈。

始终是放不下的,生活可以一夕之间改头换面,而对

土地生生不息的爱哪能说断就断?

忧与爱是利箭进入皮肤,因为深,所以痛。

老王渴望重回故土,哪怕再扛一扛锄头。

然而作为一个农民,一个失了根的农民,他能如何反

抗?唯一可以慰抚自己的,还好,还有一把锄头。

‚举——前探——‛老王扛着锄头在一群老头老太太

前做着示范,‚好,回落——收!‛戴眼镜的老人们略显生疏地扛好了锄头。

老王啐了口唾沫在手上,想起前些日子自己被邀来做

‚锄头健身操‛的教练,他稍一迟疑地也就答应了。

因为他肩扛锄头时,心里那份空落落的感觉才会淡一

点,那块干旱的心地才如久旱逢甘霖——滋润起来。

最近,老王又开始了新研究——‚铁锨健身操‛。

沉溺于此,只因他不知如何排解他的忧,正如不知如

何安放他的爱。

[简评] 一篇堪称惊警的短小说。娓娓道来而内含的

忧思反而更加凸显。作者善于细节勾勒,于细节中灌注情致,蕴含深思;全文亦自细故入手,小小锄头中承载着对于农业文明远逝情境的阔大思虑。由于落实到了农民的感觉之中,文章中呈现的田园‚荒芜‛之忧才尤为牵动情思。(骆冬青)

2013年高考湖南卷优秀作文

第 - 5 - 页

思维训练

中心表达:亲情——父爱

事件梗概:

我骑车不小心摔断了腿。父亲送我入院。

第二天来看我,带了一束康乃馨花。

我从中感受到父爱的醇厚、伟大。

经典例文

我想握住你的手

虚掩的房门‚咯吱‛一声开了一道缝隙,爸探进半个

脑袋向里张望。天刚亮,同房的病友可能正在梦乡。我刚醒,缩着身子用被角半掩着脸。没错,是爸!

红的,一大束康乃馨,我惊呆了。那天,爸依旧是穿

着那身泛白的工作服,头发很凌乱,或许外面风大。清早的雾水打湿了他的发尖,脸上似乎还带着风的痕迹,看起来比以前沧桑了许多。

然而,我禁不住想笑,爸的样子笨拙而滑稽,他那一

身装扮与他胸前一大束康乃馨极不相称。我总以为,鲜花该是有着某种浪漫和情调。爸朝我这边走来,我咧着嘴躲在被角里偷偷地笑。‚哦,醒了。‛爸惊诧的表情让我知道我是多么爱睡懒觉。‚嗯,可是老爸,您这花是给我的?‛我还是有点狐疑。这一问,爸反倒有点紧张,两只手不停地换着拿花,脸上泛起了红晕,慌乱地点了点头。‚昨天还和你妈商量着买什么,后来你妈说你喜欢康乃馨。一大早我就到花店拣了几束新鲜的,只是店主将它包装得太鲜艳……‛爸停住了,他可能真的不习惯这种送花的场合。

爸翻遍了抽屉终于找到了一个插花的瓶子,很脏。没

等我说话,爸已放下了花一路小跑着出去。我端详着那一大束火红的康乃馨,竟不知怎么已被感动了。我又想起了出事的那天,妈的慌乱,爸的平静。腿摔成了骨折,都怪我骑车太粗心。当时只记得一阵剧痛,腿再也拿不动了。医院的急诊室在四楼,电梯口挤满了人。我知道爸妈是担心我病情严重才决定上急诊室。爸背着我急匆匆地爬楼梯,一路上没歇过。伏在爸的肩上,我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他脸上的汗珠。爸的身体很单薄,可背我的时候我分明感

第 - 6 - 页 到了他的力量。四楼,我不知那长长的楼道有多少阶,也没有目睹爸将我送进急诊室后的气喘吁吁。那绝不是一段好走的路……

爸捧着花瓶进来了,脸上是憨厚的笑。那一刻,我有

一种想哭的感觉。人说,朴素的爱却是最伟大的。我恍然明白,其实爸从来没有给过我富丽堂皇的爱。我和他的故事没有影片上的轰轰烈烈。我的童年,他的爱是交给了三月里高飞的风筝,黑眼睛的小鲫鱼……点点滴滴地用温暖包围我长大。

不知何时,爸已插好了康乃馨,一个人憨憨地在排列

每朵花的顺序。左边、右边、向上、向下。我静静地凝望他,感受满屋里清晨的祝福。花瓣上,一滴露珠滑落了下来。微妙的情感里,康乃馨也懂得为我流泪。

……我渐渐地睡着了,迷迷糊糊有一双手将我的手轻

握,我没有睁开眼,然而我的眼泪却终于不争气地流了一满脸。

爱的生命线

第一次见着父亲的手,是在家中翻箱倒柜时无意寻着

的一张照片上,那是在一九九五年的冬天,父亲与母亲结婚时照的。照片上的父亲,意气风发,蓄着当时流行的中长发,伸出去替人递烟的手干净而且自然,手背上晒得有些黑,但厚大而踏实,给人一种很有力量,很有精神的感觉。

我拿着照片端详了好一会儿,兴冲冲地拿去给母亲

看,母亲看了有些惊喜,问我是从哪里找到的,没待我说话,她又感叹道:‚看你爸爸那时候多年轻,现在都老了啊。‛我指照片上父亲的手对母亲说:‚看,那时候爸爸的手多好看,手掌又大,手指又长。‛妈妈看了好一会儿,喃喃道:‚那时候没干活,手当然漂亮,看看他现在的手成什么样了。‛我本想去看看父亲现在手成何样,但终因事耽搁,竟也忘记了。

再次见到父亲的手,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

同学不知从哪里学来看手相的游戏,一个个小半仙们拿起对方的手指指点点,神神道道的样子,也让我颇有些相信,

第 - 7 - 页 回到家,拿起母亲的手煞有介事地替她讲解:‚这是生命线,这是爱情线,这是事业线……‛父亲坐在一旁看我替妈妈看手相,突然说要我也替他看看,我放下妈妈的手,慢慢坐了过去。伸手拿起父亲的手,触到他的皮肤的那一刻,我愣住了,那种感觉让我想起了戈壁滩上的胡杨树干,是毫无生机的枯树皮叠出的沟壑,充满了刺痛的粗糙感。我的心头涌上一股心疼,轻轻将父亲的手移到眼前端详,这是一只怎样的手啊,黯淡的肤色映不出一丝生命的光彩,因为常年与金属机油打交道,指甲里满是黑色的油渍,大大小小的划伤痕迹布满了手背,连手背上的伤痕都是黑色的,这油污已随他多年的劳动深浸了他的手,将他的手侵蚀得像一块锈迹斑驳的铁片,这手心里哪里还辨得出生命线的痕迹,几十条油污墨线纵横在生命线的上方,将他的生命线分割得七零八落,却也扩展得很宽很宽。我的眼眶湿润了,心疼变成了心酸,我亲爱的父亲的手,从光滑年轻到苍老可怖,这么多年的劳作,他却从未向我提及。

在泪眼朦胧中,我依稀看到了父亲在烈日下劳动的模

样,他蹲在地上,手上满是油污,他面对着滚烫的发动机,他拧着细小的螺丝,他的汗滴进尾气的浓烟里,他的手背上,黑色的伤口上覆着红色。在严冬,他也不能停下坐在火炉边烤烤火,父亲说每一桩生意都是收入,每一次收入都不能放弃,为这个家,在严冬里,他也咬牙坚持着。手里拿着铁制的工具,冷得刺骨,他的手又冻得裂开了,如形容枯槁的老人奄奄一息。我的父亲,就是用他的这双手撑起这个家。

我吸了吸鼻子,我想对他说:‚您的生命线很长,我

愿意伴您终老。‛

小结收获

插叙的作用:

1、学会抽取事件的核心情节展开写,力求用一个画

面展现事件的所有要点,即‚一沙一世界‛。

2、选择能够产生矛盾冲突的细节描写开头。

3、三言两语,插叙简洁交代事件的相关背景、起因。

4、在详述一件事之后,以对过去的画面回忆作为情

节补充,点面结合,自然引入对情感的抒发。

第 - 8 -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