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微笑
初一 其它 2054字 230人浏览 哼哼哈嘿1311

眼间,一个学期过去了,同学们迎来了新的学期,迎来了新的学习,浅墨还是浅墨,涵还是涵,她们仍是一对彼此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同学,她们在网上聊过几句,在实际生活中也打过几句招呼。但是,却没有过一次彼此谈心的倾诉或者是聊天,从柳影平常的言谈中,浅墨觉得涵是一个很可爱、开朗、活泼的人,因此,也许就是这种性格把浅墨给吸引了吧,令浅墨一直想和涵交朋友,虽说她们是距离很远的同学,但是,在她们的心里总是希望能和彼此交朋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付诸行动……

直到英语老师任浅墨为英语背书组长;语文老师任涵为语文背书组长……她们之间发生了这样奇妙的事情,自从这件事情发生后,每当到了英语的读书时间时,涵总是来到浅墨的座位前背书,总是不甘落后,涵虽然不算的上是滚瓜烂熟,但是涵总是背得很好,不用浅墨来提示,所以浅墨对涵的钦佩又加深了一点点。慢慢地,由于涵的主动,浅墨也开始在到了语文的读书时间,去涵的座位前背书,浅墨背得不太好,总是要涵来提示,而且,有时浅墨的读音也不太对,所以涵常常用她那甜美的声音来纠正浅墨的读音。就这样她们慢慢地成了一对“背书搭档”(她们的背书频率太高了,而且她们两个都是背书组长,所以同学们就给她们一个这样的称号)

她们就这样慢慢地都对彼此很熟悉、很钦佩,但是她们却感觉到彼此都那么遥远……她们彼此之间还是没有朋友的情谊,可是随着她们这样背书下去,她们渐渐的开始熟悉了,涵开始向浅墨借东西,而浅墨也开始很乐意的帮助涵。就这样,她们成了一对朋友,一对形影不离的朋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是,太深的友谊也总有争执,而涵和浅墨彼此有着那样隐蔽的隔阂,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吗?她们总是在心中深处感受到什么,那是什么,她们都在问着,有时候她们总是发着一个奇怪的梦:她走了……

悲剧终于来临,“你是谁?”浅墨对涵说。涵吓了一跳,强笑着说:“浅墨,你说什么,今天不是愚人节!”接着,涵温柔地就握着浅墨的手。浅墨怎样了,浅墨感到这种感觉很熟悉,可是,一刹间的念头一闪。浅墨狠狠地甩开涵的手,问着:“你干嘛?你究竟是谁?我不认识你!”一滴豆大的泪珠从涵的眼眶里滴了下来,那时的教室是多么的寂静,那泪珠的掉落显得多么反衬……

涵哭泣道:“浅墨,你究竟怎么啦?我是涵啊!你的知心朋友,你就别再捉弄我了,我认输了。”浅墨头一痛,双手抱着头说:“涵,你是涵?不!不!我究竟是谁?你究竟是谁?我究竟在干嘛?啊!好痛啊——”此时的浅墨已经晕倒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涵连忙背着浅墨,跑出校门口,把浅墨送到了医院。涵通知了浅墨的家人,浅墨的家人也随即赶到,他们彼此都说了浅墨在生活中和在学校里的行为异常,他们都非常担心……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涵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医生说:“目前已经证实,浅墨的脑里生了一个肿瘤,这个肿瘤已经很大了,压着浅墨的神经线,使浅墨有暂时性的失忆。”呆了,浅墨的家人呆了,涵一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整个人都麻木了,怎么会这样,浅墨她……

浅墨苏醒了,看着眼前这些“陌生人”浅墨感到很迷惘,“你们真的是我的家人和朋友?”浅墨轻声说道。涵看着眼前这个不认识自己的浅墨,感到很伤心,感觉到自己和浅墨之间那样的熟悉却又是那样的陌生,但是涵还是坚持每一天放学后都来探望浅墨,就这样日复一日,浅墨的手术顺利做完了,但是记忆还是要到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所以医生鼓励他们尽量找一些浅墨熟悉的事情或事物,帮助浅墨恢复记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从浅墨住院以来,涵整天都丢魂落魄的,一听到这个可以恢复浅墨的记忆的方法时,就疯狂地寻找着,终于给她找到了,浅墨曾经对涵说过,在浅墨和涵交朋友之前,涵曾经送给浅墨一个弹珠吊坠,这个吊坠是她们之间友谊的结晶,涵认为浅墨看到它一定能恢复记忆。

记得曾经,浅墨和涵一起在涵的院子里种了一棵小树苗,而且浅墨又跟涵提过,那条弹珠吊坠就埋在小树苗的前端,浅墨说过,要那颗小树苗变成她们之间的友谊之树。“对了!我一定要浅墨恢复记忆!”涵喊道。涵马上回到家里,在院子的小树前找到了弹珠吊坠,涵把吊坠洗干净后,就马上骑上自行车向医院的方向驶去。在路上,涵欣喜若狂,这次,浅墨一定能恢复记忆了吧!在涵终于开心一次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突然,在医院的浅墨摔破了一个杯子,浅墨意识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又无法预知到是什么,突然,妈妈急忙进来,对浅墨说:“浅墨,你怎么还在这,涵出事了。”浅墨又迷惑了,说道:“涵?她是谁啊?”“不管了,我先带你去看看她!”妈妈喊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躺在病床上的涵面色惨白,涵在路上出车祸了,而且非常严重。浅墨走到涵面前,为这个不幸儿感到怜惜。涵艰难地把手中紧握着的吊坠交给浅墨,涵最后握着浅墨的手,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只听到的一声,走了,涵微笑着走了……

浅墨拿起手中的吊坠,里面的弹珠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往常涵的背书情景浮现在眼前,一个念头闪过,浅墨记起了,哭了,泣说着:“涵,我记起了,我记起了,你别睡啊!你还要背书给我听呢!快点醒过来啊,我记起你是谁了,涵,别……睡……了!”病房中,回响着浅墨的哭喊声,那弹珠仍然发出它那闪烁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