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 谈
初二 散文 1559字 33人浏览 zhuboandmc

杂 谈

1. 为何学困生越来越多?

升留级制度的废除是一个正确的措施吗?赶鸭子上阵的教育制度是有其很大的硬伤的。众所周知,有很多学生属于晚慧群体,比如著名的数学家华罗庚初二年时就留过级,很难想象,华当时要是没有留过一级,大器晚成的他会否成为知名世界的数学家?而目前的非升留级制度,造成一大批起点低大脑晚开发的学生出现厌学情绪,他们在小学低年段就半知半解,到了高年段乃至初中或者高中阶段,基本鸭子听雷轰轰,你能指望他好好学习?他上课时啥也听不懂,不得闹出点事?长期的焦虑感和卑微感,促使他们极度厌学,在一些二愣子的鼓动下,于是,抽烟、喝酒、上网、泡妞、打架„„等等,就成为他们发泄自身压抑的渠道。

2. 未保法是个什么鬼?

需要搞清的一点是,未保法出台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要出台?保护谁不保护谁?怎样保护?

学生是未成年人,当然需要保护。但可以肯定的是,未保法是一部保护未成年人中弱势群体的法律,而不是保护这些熊孩子的法律,否则它就助纣为虐。如果未成年人的正当权益受到侵犯,未保法应该发挥其效力,而反之,一旦未成年人犯了重大过错,乃至有刑事犯罪的可能,必须有相关配套的制度和法律予以惩戒和制裁。

3. 犯过事的孩子该不该得到惩罚?

未成年人的犯错乃至犯罪是小事吗?当年北京海淀的辱师时间,连北京黑帮都看不下去,说要出来主持公道。据《南方日报》报道,广州市青少年犯罪呈现团伙性、紧密性、智力性、反复性等新特点。而初中生结帮违法犯罪日益猖獗,外来未成年人犯罪、农村未成年人犯罪等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近期以来,不时有学生(含女学生)围殴事件发生,见诸报道的就有著名的广东开平女生被辱事件,事件中,几名女生对受害者的凌辱和迫害令人发指。而其他的没有见诸报道的,恐怕并不少。这样的青少年犯罪该不该得到应有的惩罚?有关方面实在应该从南方校园黑帮的横行霸道得到启示,与其等待其逐渐坐大,不如在其出现苗头的时候,狠狠地把其嚣张气焰打击下去。

4. 教师的权益如何保障?

(1)待遇如何向民国时期的教师看齐?

民国时期教师的经济待遇之高,令人羡慕,而相形之下,在当今社会环境不知比民国时期优越多少的语境下,教师经济待遇却始终不见如何优越,又如何吸引优秀人才投身教育?社会最优秀人才不愿投身教育,现有教师人群素质良莠不齐,又如何苛求教师都能做到轻松驾驭课堂?前一段子网上有个调查,说是在所有的职业当中,教师幸福感最高,笔者不知道这份调查从何而来,只知道广大的教师又被代表了一回,其他的笔者不想再予以置评。

(2)升“职”需要如何保证?

应该借鉴目前公务员的那套晋职制度,比如3年教龄直接晋职中学二级,12年直接晋职中学一级,20年以上直接晋职中学高级,这样才有利于调动教师群体的积极性,使教师加强学习,真正成为学者型教师。而一旦教师的群体素质得以提高,才有可能与学生形成良性互动。

(3)教师群体的权益又如何保障?

目前有未保法,而在教师保护方面做得极其不够,未来应该往这方面多加努力。笔者有时会听到一些一线教师吐槽,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管,老师的职业危险越来越高,而在权益保护方面老师处于绝对弱势地位,谁愿意冒着职业风险乃至生命危险去真正管学生呢!安全第一,安全唯一。这是大实话,也透露出他们太多的无奈和心酸。

小编感慨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果真如此吗?请不要把所有的罪状都指向应试教育。所谓的教育“砖家”们总是碎碎念要多给学生们以爱和耐心,当你在一线上课时,碰到一类学生上课时在课堂上公然抽烟、打牌乃至打情骂俏时,你甚至连眼睛都不能看他时,那么请你闭上你的大嘴,一线课堂不是你们想象的失乐园。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是可以拯救的对象。我们必须认识到一点,这世界不是每个角落都那么纯净,这里边既有爱与和平,也有仇恨与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