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回忆为话题的作文
初一 散文 1930字 836人浏览 顺其自然飞

以回忆为话题的作文 想起那顶红色的油纸伞 每当我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就常常会想起自己在上世纪60 年代末的那次奇遇来。这件事虽然被岁月尘封得已经很久了,但如今回忆起来,却依然历历在目。 那时,正当我就读在上海的一所重点高中,做着上大学的美梦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的风暴突然将我刮到了明太祖朱元璋的老家、安徽凤阳插队落户。我们几个十几岁的女孩被安排在曾经养过牛、后来又堆放烟叶的牲口棚里居住。四壁有裂缝的土墙,一张草绳攀的凉床,一盏用墨水瓶改制的煤油灯,用一顶破草帽塞在高高的窗洞上挡着外面漫天的风沙„„我们在炎炎夏日里钻进闷热的青纱帐砍秫秸,在凛冽的寒风里去电灌站干活,连新年也不回家;抬不尽的土,爬不完的坡,狂风似要把人和土担一同连根拔起,然后再扔到那深深的谷底,但我仍一次次挣扎着,迈着踉跄的步子向坡顶爬去„„为了练针灸替农民治病,我将自己的胳膊也扎肿了。 支持我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坚持下去的动力,则是想要争取有一个好的表现,能被推荐去上大学,尽快离开这个每天工分值只有八分钱的皇帝的老家! 数次大学招生,村里都推荐了我。然而每次推荐上去,又都莫名其妙地被刷下来了。记得最末一次落选后,我决定去县里问个究竟。答案终于找到了,是因为我有一个在英国剑桥大学教书的叔叔。这在当时,是个有特务嫌疑的社会关系。上大学的梦终于被彻底击碎了。 我失魂落魄地从县城回生产队,又碰上了滂沱大雨。雨势很猛,我走到一处山涧跟前时,突然一阵沉闷的轰响声传来。我往前一看,只见原先的那条名叫涧湾的小溪变成了一条汹涌的大河,泡末和草团,打着旋涡从浑黄的水面上急速漂过。山洪暴发了,原先架在这里的一座高高的桥,完全被洪水淹没了。不知出于

一种什么样的念头的驱使,我朝那滚滚波涛望了一眼,突然抬起腿,毫不犹豫地朝水里走去。 “姑娘!”一个响亮的喊声突然响起。我一愣,收住了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农民,撑着一顶红色的油纸伞,赤着脚向我跑来,一边跑一边挥着胳膊,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风雨中我听不清楚,但懂得那意思是:危险,不能下去! 我犹豫了,愣愣地站在那里。那人赶到我跟前,一把拽住我,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要命了?这水,有一人多深呐!”“我要过去!”绝望的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那人看了我一眼,又来回在水边巡视了一番,然后朝前伸出了一只脚,在急流滚滚的水里摸着、摸着,摸了半天,他突然将雨伞一收,夹在胳肢窝下,向我招手:“你跟我来。” 我木然地走过去。他伸出粗糙的长满老茧手,将我的手一把拉住。于是我们两人并排着侧身面对急流,小心地挪动着脚步。奇怪得很,脚踩在坚硬的地上,而水只没到脚脖子。我左顾右盼,想不出这是什么奇迹。 “当心!”那人发出了警告,“这桥只有两步宽!” 我明白了。原来他带着我在探索急流下面的桥。这桥我知道,架在涧湾两边的高坡上,是简陋的石板桥,确实只有两步宽。只见他全神贯注地用脚摸索着水下的桥,然后稳稳地踩下去。我紧随着他,侧身横跨着步子。脚下的水渐渐深起来,没过小腿肚,没过膝盖了。水的冲击力也大了,我有点踉跄,弯着腰,眼睛死死盯着脚下的水。 那人感觉到我有点紧张,鼓励我说:“别怕,不要光看你脚下的一点点水面,抬起头来往前看,只要站稳了就行。” 我听他的话,试着站直了身子,抬头一看,突然觉得视野开阔了,天地变大了,只见身前是水,身后是水,水连着天,天连着水,在这一条突然出现的宽阔汹涌的河里,到处跳跃着白浪!那人指着河心说:“掉下去就没命了。不过„„”他又憨厚地笑了,“我会水,你掉下去我也能把你救起来,只是你得吃点苦头了。” 上了岸,我想说几句感谢的话,但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好。那人也不在乎,好像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那人走出很远了,我才想起,要问一问他的姓名、地址。但是风急、雨大,我的喊声很快被淹没了。只见一顶红色的油纸伞,在茫茫的雨雾里晃动着,渐渐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 然而,在我生命的视野里,这顶红色的油纸伞,却再也没有消失过。今天,我给少年朋友们重提这段经历,只是想告诉大家,当你在生活道路上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一定不要灰心丧气和绝望。因为生活有时像一个多棱的水晶体,它所展示给你的,常常是不同的、变幻不定

的层面。这些层面有时黯淡,甚至漆黑一片,但只要你坚持下去,它又会向你展示出灿烂和光明。因为生活中还有真善美在和你同行。你不但有同学、朋友和亲人,甚至还有素不相识的好心人在你身边。想着这些,你就会增加继续前进的勇气,并且还能满怀信心地去迎接人生道路上的下一个关口和考验,获取更多的生活乐趣和更大的人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