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作文素材
初二 散文 3928字 10347人浏览 啊羡慕

苏轼退房

苏轼晚年居于常州,他花掉了最后一点积蓄,买了一所房子,正准备择日迁入住,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一老太太哭得十分伤心。他问老太太哭什么,老太太说,她有一处房子,相传百年了,被不肖子孙所卖,因此痛心啼哭。细问之下,原来苏轼买的房子,就是老太太所说的祖传老屋。于是苏轼对她说:“妪之故居,乃吾所售也,不必深悲,今当以是屋还妪。”苏轼当即焚烧了房契,只是租房子住。这年七月,他客死于租住的房子之内。

主题关键词:高尚的品德;(02年北京)规则;(03年北京)转折;(04年北京)包容;(05年北京)说“安”,君子随遇而安;(06北京)北京的符号:谁造就了北京的符号—京城多元文化;(07年北京)细雨湿衣看不见:春天般的品格/恬淡的心态;(08年)杯子满了吗:你真的心存最大的包容之心了吗?;(09年北京)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包容;(10年北京)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佛曰:人生有两苦)

出人头地

苏轼在京城会考时,主审官是大名鼎鼎的北宋文学名家欧阳修。他在审批卷子的时候被苏轼华丽绝赞的文风所倾倒。为防徇私,那时的考卷均为无记名式。所以欧阳修虽然很想点选这篇文章为第一,但他觉得此文很像门生曾巩所写,怕落人口实,所以最后评了第二。一直到发榜的时候,欧阳修才知道文章作者是苏轼。在知道真实情况后欧阳修后悔不已,但是苏轼却一点计较的意思都没有,苏轼的大方气度和出众才华让欧阳修赞叹不已:“这样的青年才俊,真是该让他出榜于人头地啊(成语出人头地就是从这儿来的)!”并正式收苏轼为弟子。 主题关键词:高尚的品德;品学兼优;大度:宰相肚里能撑船;小忍则乱大谋; 高风亮节

作为文人,难免就喜欢在政治上豪不避讳的抒发己见。几乎就是才华同义词的苏轼也不例外,作为保守派的苏轼对王安石的变法维新更是狂炮猛轰。北宋神宗元丰二年, 变法推行的第十个年头,面对苏轼犀利的批判,王安石终于坐不住了。苏轼因此被贬湖州,接着又逮捕,送到汴梁受审。史称乌台诗案的文字狱开始,大量跟苏轼有交往的文人墨客都受到株连,就连已经逝去的苏轼老师欧阳修及家人也未幸免。苏轼本人更是遭受一百天的牢狱之苦。后来王安石变法失败辞世后,宋哲宗昭命苏轼代拟敕书,苏轼丝毫不以政见不同而在敕书里公报私仇,反倒是高度评价了他的这位政敌,文中有一段曰:“瑰玮之文,足以藻饰万物;卓绝之行,足以风动四方。”这个给予王安石的评价,苏轼自己也是当之无愧的。东坡居士的这种高风亮节、大公无私的精神实在令后人感动。

主题关键词:高尚的品德;

生死一线

苏轼入狱后,神宗皇帝为了试探他有没有仇恨天子之意,特派一个小太监装成犯人入狱和东坡同睡。白天吃饭时,小太监用言语挑逗他,苏轼牢饭吃得津津有味,答说:“任凭天公雷闪,我心岿然不动!”夜里,他倒头睡,小太监又撩拨道:“苏学士睡这等床,岂不可叹?!”

苏轼不理不会,用鼾声回答。小太监在第二天一大早推醒他,说道:“恭喜大人,你被赦免了。”要知道,那一夜可是危险至极啊。只要苏轼有一点牢骚和吃不香睡不稳的异样举动,危在旦夕。其实神宗皇帝也是糊涂人,派个太监去凭苏轼的才智又怎么可能瞧不出来呢? 涵养

朝廷保守派复辟后,以砸缸著名的北宋著名文学家司马光重拜相位,新法全盘被废。此时,同为保守派的苏轼却主张对新法不能全盘否定,应存良箅渣区别对待,因此与司马光发生激烈冲突,再度被贬瓜州。苏轼虽然信仰佛教,但又不喜和尚。闻得瓜州金山寺内有一法号为佛印的和尚名气极大,苏轼听说后不服气,就决定到山上会一会老和尚!在庙里,苏轼从皇帝讲到文武百官,从治理国家讲到为人之道。和尚静静听着,苏轼见佛印一直一言不发就从心里有点瞧不起他。心里想:大家都说他有本事,原来草包一个,来这里是骗几个香火钱的吧!话题慢慢的就扯到了佛事上,这时候佛印问道:“在先生眼里老纳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苏轼正满肚子鄙视,随口答道:“你在一般人眼里看来是有本事,但那是因为他们浅薄,实际上你每天故弄玄虚,没有真才实学,是个骗子而已!”佛印微微一笑,默不应声。苏轼看到他这个样子不仅更瞧不起和尚,而且自己洋洋得意起来,便乘兴问道:“在你眼里我苏大学士又是一个什么人呢?”“你是一个很有学问,有修养的人,老纳自亏不如!”佛印答道。回到家后,苏轼洋洋得意地把早上如何如何制和尚的事给小妹讲了一遍,苏小妹听后笑得饭都喷出来了。苏轼懵了忙问道:“小妹为何发笑?”“你贬低和尚他不仅没生气反而把你赞扬了一番,你说谁有修养?没有学问哪来的修养?你还自以为自己比别人强?羞死你你都不知道!”。苏轼听后恍然大悟,从此与佛印大师成了莫逆之交。

苏轼难荆公

宋代大文豪苏轼,号东坡。他经常和王荆公(安石)在一齐研究字义。有一次,东坡指“坡”字请教王荆公字义。王安石解释道:“‘坡’者乃‘土’之‘皮’。”东坡听了,不以为然,反问道:“照这样说来,即么‘滑’字乃‘水’之‘骨’喽?”王安石闻之,半天默然无语。 君子多乎哉?小人樊须也!

苏轼与他的学生秦观互相开对方的玩笑,拿对方的相貌开玩笑。秦观说“君子多乎哉”,这是论语里边的一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做君子的胡须是很多的,凡是多胡须的都是有道德的人,君子多乎哉?苏轼那是很机智,很诙谐很幽默的一个人,他当即就回了一句,叫什么呢,“小人樊须也”,这也是《论语》里边的一句话,樊须是孔子的一个学生,意思是什么呢,凡是胡须多的人都是小人。

[延伸阅读]

《论语. 子罕》: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译文:

太宰问子贡:“孔子是圣人吗?为什么如此多才多艺?”子贡说:“老天本来就要他成为圣人,又要他多才多艺。”孔子听说后,说:“太宰了解我吗?我小时候生活艰难,所以会干一些粗活。圣人会有这么多技艺吗?不会有的。”

太宰认为圣人应该务大而忽小,所以向子贡提出疑问。孔子向弟子解释说自己多才艺是因为少时贫贱,而圣人是不会多小艺的。

鲁迅先生在小说《孔乙己》中,形象生动而且巧妙的截取了“多乎哉,不多也”来折射孔乙己的迂腐。

小人樊须:孔子和他的学生樊迟(名须,字子迟)之间发生过一个小故事。《论语•子路》记载,樊迟向孔子请教学习种庄稼,孔子说,“我不如老农民”;樊迟就请教学习种菜,而孔子又说“我不如老菜农”。樊迟离开以后,孔子批评说“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要理解孔子这一段批评和说教,首先要翻译好“小人”。孔子这里说樊迟是小人,并不是指责他的这个学生道德品质卑劣低下,如后世贬斥之称的“小人”。《论语》中的“小人”,多数指的是“劳力者”、“鄙夫”、“野人”,即住在郊野边鄙之地的体力劳动者。

孔子是否完全不懂种菜种庄稼,因此对樊迟如此提问感到生气呢,那倒也未必。孔子说过“吾少也贱,多能鄙事”(《论语•子罕》)。孔子三岁丧父,跟着母亲颜徵在搬出了孔府,在贫贱中度过了他的幼年少年时代,很可能是做过一些农活的;所以他没有说“不懂农活”,而是说他“不如”老农、老圃。

孔子之所以批评樊迟,是因为樊迟若要学习种菜种庄稼,那他就“上错了学校”。孔子要学生“学而时习之”,他的教育培养目标是要学生做“士”,学习成为“君子”,也就是成为统治阶级成员,准备协助、参与国家和社会的管理。用现在的话来说,我们国家义务教育的培养目标,是要学生今后能够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而孔子是搞“高等教育”,只培养“接班人”,那樊迟却“等而下之”,要求学习去做“建设者”,你说孔子听后怎么能不生气。

在孔子的时代,“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作为劳心者的“大人”,即孔子这里说的“士”,最重要的应该是修养好自己的道德品格、仁爱为怀,讲求礼义,注重信用;统治阶级讲求礼义有信用,老百姓就会敬重、服从,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做到了这样,那么四方的老百姓都会背负着他们的小孩来投奔你,用得着你自己去种庄稼吗!

为什么孔子反对统治阶级成员学习种菜种庄稼呢?

第一个理由,孔子主张“君子不器”(《论语•为政》);也就是统治阶级成员不应该成为具有某种专门技能的人员。现代管理阶层的“公务员”有所谓“政务类公务员”和“业务类公务员”,孔子就是主张“君子”应该是“政务类公务员”。孔子这个主张的积极意义是:一,“士”“君子”应该全面培养发展自身素质,礼、乐、射、御、书、数“六艺”都能“捡得起”;无论去领导和管理哪一行,都能够胜任而不会完全“外行”。二,因为自己没有专业、没有“偏科”,在管理实践中也就不会对某一部门某一行业有所偏袒,能够保持公允平和。当然,发展到现代社会,科学技术门类众多,专业内容越来越精深,对某一门类要不外行就非得先成为这个门类的“器”即专家;而现代“专家治国”,成了“器”的人也不妨成为“君子”,成为国家和社会非常好的管理者。孔子“君子不器”的观点,到今天已经不大适用了。 第二个理由是:樊迟你学习了种菜种庄稼干什么,难道你真去耕种吗,你作为“士”“君子”,却希望像“小人喻于利”,那不就是“与民争利”吗!周朝曾经有过规定,地位到某一级别的人家就不要喂养鸡鸭,再上一级的人家就不要饲养猪羊;要把这些事情让劳力者去做,这也就是不与民争利呀。这个统治阶级成员不要与民争利的思想和规定,那可是个好东西;即使到今天,也仍然富有借鉴意义。

第三个理由,可能是担心,樊迟学习了农业技术,莫非是想去隐居,学那“长沮、桀溺耦而耕”?“长沮、桀溺”虽然也是贤人,但是他们的生活态度和孔子儒家的积极用世精神格格不入;孔子不愿意自己的学生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