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6)
初三 散文 1081字 9人浏览 迷人的蓝花楹

六最多是多少大眼刚刚能数到二十的时候,我已经能数到一百了。细眼和我的弟弟才会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而且每数一个数,中间要想很长时间,才能说出下一个数来。我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而且认为一百是最多的。所以,谁要是和我比多的话,我就会拿出我的绝招,说出一百来,让对方来个目瞪口呆。有一次,我和弟弟,还有大眼、细眼两兄弟在玩石子的时候,细眼把我的弟弟弄哭了,我很气愤,就和大眼争了起来。我说,你家里的地没有我家的多。大眼很不服气地说,我家的地比你家的多。我问大眼你家有几块地,大眼睁着大眼想了一会儿说有十来块吧。我说十来块太少了,我家有一百块。其实我心里是知道我家的地没有这么多的,但是为了比赢他们,我就故意这么说。大眼听到我说一百就傻眼了,过了半天才说,那我家的地比一百还多。我说,哪有比一百还多的,你放屁。大眼就不敢做声了。弟弟看到我争赢了,坐在地上就不哭了。我就牵起弟弟得意得走了。不久后的一天,大眼为了一根新拔的顶端带毛的芦苇杆和我又争了起来,我知道不用绝招是不行的,就又问他家的地有多少。哪知道,这个家伙这次竟然说出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数,说他家的地有一千块。这下轮到我不敢做声了,因为我不知道一千是多少。但我是轻易不会服输的,更何况如果这次不争赢他,以后他就会瞧不起我了,还会和我争好看的石头瓦片、争抓青蛙的技术、争玩蜜蜂不怕蛰的胆量。还有就是我知道他是绝对不能从一数到一百的。这么笨的家伙怎么能在数数上比我厉害呢。肯定是听别人说的。晚上的时候,我就问我父亲,比一百多的是多少,父亲说是一千。我说这个我知道了,比一千多的呢,父亲说是一万。我又追着问,那比一万多的呢,父亲说是十万、一百万、一千万。我又问,那比一千万多的呢,父亲说是一亿。我想象着一亿是多少,父亲看出我的心思,就说数到一亿要数很多天呢。我一边惊叹还有这么多的数,一边心里高兴极了,想着这下又可以让大眼傻眼了,于是又接着问,还有比一亿更多的吗。父亲说他也不知道了,因为他只读过三年级。第二天,我刚刚爬下床,走出屋外,就看到大眼坐在门槛上撒尿。于是我就走过去和他坐在一起,问他知道比一千更多的是多少吗。他睁着大眼知道我要找他报仇了。但他的表情告诉我他肯定是不知道的。我就说一千太少了,比一千多的还有一万呢,还有十万,还有一百万呢。看来大眼从来没听过这么大的数,好像很佩服我的样子,就问我还有比一百万多的吗。我说有啊,一千万呗。他又问那比一千万多的呢。我心想,如果全部告诉了他,下次他就又会和我争了。我就说不告诉你,他嘻嘻笑地说你也不知道吧。我就大声说我当然知道,就是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