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殿影
初一 议论文 468字 18人浏览 卡尔赛德

文人墨客厌世之因,我以为难以追溯。这世界,大概荒谬可笑,又有太多的纯美人情所在。于是,成了凄美,遗憾美了。而偏苦不能一气,便又交错纵横,让人心乱。

不同的处世姿态,造就不同的世界,故有人的世界光明鲜亮,反之有人的世界黑暗悲凄,却都是处于同样的社会背景,是推动,是作遂,终究一样活着?只是方式不同了罢。

然于我所感的世界,所思的生活,始终脱离不去暗伤的调子,大概命中注定罢,或者是主观无力驱散的无奈选择,便也淡然漠视一般。孤单恐怕是能一人分?我发觉黑色夜晚更能给人以净尽的感受,想是漫无边际的黑能包容一切。常会有意无意回到小时候,朋友的感叹我觉没错,“小时侯真好啊,那时候。”之所以愿意回首,大多因为对现实不满了,至少回首的时候我能察出他眼中的久违光亮,我亦不否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虽无需质疑,虽我也感伤老师那句“人是会变的,真的”,沉重压着,但我却从未放弃还可以拾回那些美好的愿望,大概这也是我依旧会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一个原因。只是相信着,坚持着,酝酿着。

然感知珍惜,感知体会,内心的残缺又被人情填补。所以矛盾,仿佛退不出,也走不进。谁人领呐喊,谁人感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