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的重量
初一 议论文 2049字 5164人浏览 兮影人

有时候勇气只有一张纸的重量,不是谁都可以拿起来防御各种伤害。我每天都会拿着吸铁石到学校的许愿池。别说我见钱眼开,我爱钱,不贪财。只是原本每个人都会投硬币许愿。保佑自己学业有成,更有甚者说让比自己强的人考前吃坏肚子。以前的许愿池里满满荧光。后来唯利是图的人拿出吸铁石,让“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那许愿池背对着夕阳”的奇妙景象成为灰飞烟灭的从前。我只想拿回属于我的愿望,既然池空了,我可不愿意浪费我的一块钱。“你别打钱的主意!”我瞪着绿豆眼,霸气十足地对对面的男生说,顺手夺回我的吸铁石。“此话差矣,不然你每天来这干嘛

一定是想偷偷发财。”“你……”我一时语塞,干脆背过身,不说话。上帝保佑,我不想破坏我的淑女形象,即使粗犷的外表出卖了我。我偷偷瞄了下我旁边的男生,且不说他突然从石堆里冒出来抢了我的东西,还是有一点点的白净。“啧啧,竟然偷看本帅哥。给钱给钱!”“简直像在看动物园,你去死吧。”有种被说中心事的挫败感,我气急败坏地拿起旁边的一块石头使劲地砸过去。“你说对了,本帅哥就是熊猫级的,”他自导自演玩起来,用手一圈一圈地在眼睛上画。我看见他的黑眼圈,的确是名不虚传。下午我面对潋滟的许愿池,掏出揉成纸团的试卷,愣愣地看了很久。对着上面刺眼的红,我觉得自己很符合怨妇的形象。一下一下地撕,那力气可以扯掉琴弦。“有人考试考不好了,毁灭证据啊,”一个声音蓦地响起,是早上的那个家伙,是冤家所以路窄。我不说话也不过头,背对着那个家伙。“喂,别不说话。”男生把球砸到我身旁。我闷哼了一声,它正中我脚踝,然后光荣落水了。“肥肥,不会接啊!”男生冲着我大叫,我干笑两声身就走了。“喂,考试考不好了,也没什么的。”我没有停下来,继续走,不回头,任凭他在后面说个不停。我能说,我考了全班第一,试卷上却被写满了,死胖子和丑八怪吗

我不能。好吧,我承认我是个执著的人,到了一定程度就变成了固执。现在我仍然死性不改地跑到池塘边,班里的人都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地说我见钱眼开。我不生气。比起那些难听的绰号,这个说法更让我能接受一点。我又看到这个男生扯着嗓子站在池塘边大叫,也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林森。“哈,你的名字够环保的呀。”我不动声色地冲他说。林森翻了一记白眼,蹲在石堆边,甩着树枝,吊儿郎当的样子。“唐辛辛,我看是大猩猩吧。”“啊,你怎么知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哎,随便问问哪个班有个肥肥,不就知道了。你猜一个胖子从十楼上摔下来是什么

”我不吱声,答案了然于心。又是和胖有关,听到这些话,说不难过是假话。如果你的名字不好听,你会做什么,如果肥肥不仅不好听,而且是种侮辱呢

《浪漫鼠德佩罗》中说:你知道那是很好笑的,同样的事会让一个人生气,会让另一个人沮丧,就是这样的情况。我很想问问他,那你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还是没有发脾气,世界变成了灰蒙蒙的雨天。我拿起吸铁石要走,还嫌不够丢人,要继续自取其辱吗

吸铁石那头在阳光下闪了一下,是一枚一元钱硬币。我拿起来,可惜当中有一个规则的洞。它不可以用做货币流通,它不是完整的自己。我不敢妄想用破碎的虔诚换取我的愿望。林森大叫起来:“一元钱哦!”我看都没有看他,既然是破的,就把它扔向反方向的乱草丛里。“别!”林森大叫起来。可是我的手快了那么一点,他只能望着那道弧度,满脸的沮丧,如果我没看错。“你个死肥肥,脑子进水了啊!”林森冲着我喊,脸微微涨红。我眯了眯眼睛,没有眼泪。我不知道我胖胖的背影看上去有没有一点决绝。即使是这样,在此之后我还是来。在池塘边,我想看到那个一笑就露出白森森牙齿的男生。就算他叫我肥肥也没关系。可是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我没有看到那个名字很环保的男生。某部电影里公主要士兵等一百天,可在九十九天的晚上他却身离开了。我没有等到100天,连第6天我都没坚持到,就离开了。当你心碎,会很快回去,然后再不心碎。如临大敌的考试,像我这么卑微的女生,唯有一点成绩可以称道,所以我一心奔赴学习中。内心难受,却活得很踏实,忙忙碌碌,没有闲心矫情。我突然成了尤物,同学会来问我题目,总是用软软的口气叫我“唐辛辛”,偶尔还是有几个男生笑着说“胖子”,口气却不是那么凛冽了。我才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恶意,所谓轻而易举亵渎我的自尊,都是我的臆想。中考结束了,我知道我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可我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饭后独步到池塘,又看到林森,他变黑了不少。其实我对他了解很少,甚至可以说一无所知,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不是强盗。林森看到我,高兴得连笑容都要扭曲了。他说,那天下午一直在找那枚硬币,太阳太大,结果中暑了,后来家里又陆陆续续发生了很多事。他说,他不懂怎么说话。他说,他曾为一个自卑的女孩许愿,希望她变得强大。他说,他很喜欢沈殿霞,虽然大家都喜欢叫她肥肥,他希望那个女孩也能像她那样乐观地生活。他说,想和她做朋友。林森的眉眼,忽明忽暗,浅浅的。他拿着那枚硬币说:“它跟了我十年了,哪是你想扔就可以扔的。”“许愿池让我和你的愿望都实现了,还要谢谢你。”这句话是我说的。谢谢你让我知道,那不是耻辱,是时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