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作文:游大丰荷兰花海随笔
初二 散文 2483字 3761人浏览 地狱v魔煞

中学生作文:游大丰荷兰花海随笔

中学生作文:游大丰荷兰花海随笔

到达荷兰花海,已是上午十点了。绵绵的雨总下不够,天空一直是灰暗和阴郁的。透过织得密密的雨帘,眼中的一切都是模糊的,都是萧条的。远远看去的那座灰色的建筑,便是荷兰花海的入口,也同样是冷清的,萧条的。说实话,初到荷兰花海,并不是多么的激动和期待的,一是因为被雨水浇灭了热情,还因为从心中发出的那句小小的质疑:花海就以花最为著名,雨天花都憔悴了,落了颜色打弯了腰,有什么值得欣赏?

过了入口,首先迎来的便是满眼的花。因是下雨天,游人并不多,宽阔的道路上只有两侧的花朝我们招手。这道路两旁立着数十个木篮似的东西,里面密密匝匝挤满了红色的粉色的小脸庞。它们仔细挑选着衣裳,纷纷从温暖的木舍中探出精心打扮过的小脸,吵闹着,欢呼着,叫嚷着,迎接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她们的喊声像摇摆的铃铛,清脆地摇啊摇,使那些沉睡中的花也抬起脑袋。于是,我的眼前蓦然又多出了更多的花的笑脸。我朝这些热情的主人们挥挥手,继续我的行程。这些花儿给了我力量,她们明亮的色彩在这愈发清冷的冬季许我以温暖,尽管她们是渺小的,但却真正给予我她们的芬芳与美丽。这不是抒情,仅仅是一个孩子对花朵的最真诚的感谢。

走到路的尽头,转角处有一张小小的玻璃圆桌,随意拉开的两把藤椅。拉动小桌上的雨篷,坐在其间品一杯醇香的咖啡,聊聊闲话,看远处那繁盛的花海,最是惬意不过。闭上眼睛,想象一片花的海洋,织成了一块五彩的丝巾。风车着一身梦幻黄,轻轻地,轻轻将梦境与童话吹进丝巾,吹进群花的梦。

在前面,是一块绿茸茸的百合花地。小小的百合缩在绿叶之间。她的花苞鼓鼓囊囊,似乎藏着一个大大的梦。我相信她们将会出奇得漂亮。但她们躲在花萼里,迟迟不肯露出美丽的容貌。她们仔细地挑选颜色。她们慢慢地披上衣裳,将花瓣一片一片地调整好位置。她们不愿皱巴巴地出现。她们就是位臭美的小姑娘。相信在某个早晨,在温暖的阳光的微笑下,她们突然露出了真面目。到那时,在叶子的保护下,她们勇敢地绽放笑脸,当几百朵花同时迎着风儿舞蹈时,会是多么轰轰烈烈的场面。

一只小小的身影,牵住了我的视线。那是什么?大大的尾巴,尖尖的耳朵,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可不是松鼠吗?这小东西正蹲在百合花花圃旁的草丛中,痴痴地望着天空。我似乎听见它在喃喃细语。我走进它。走近了,走近了!就在这儿,这儿了!我探手想抚摸它那柔软的大尾巴。但……等我定定神,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只松鼠,而是愚弄人的园艺造型。再瞧小松鼠那对大眼睛,滴溜溜的,难道它也在嘲笑我?

走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迈上一架挂着花篮的石桥,就到了百日草花圃了。百日草究竟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我必得为百日草讨个公道:明明是花儿,怎倒取了个草的名

字?这并不是我偏袒它。百日草的确长得好看。红的,黄的,粉的,橙的,玫红的,简直是个色彩的调色盘。朵朵都不甚相同,朵朵都好看。百日草的模样像一个几层的大蛋糕,周边的一圈体态优美的花瓣就是她的花盘。一只肥胖的蜜蜂收了透明的翅膀挺享受地趴在花上,似乎在品尝这美味佳肴。瞧它那副自在的模样,我盼望自己也是那样的小巧可爱,背后背一双小小的翅膀,站在那朵最大最美的花上,向群花发号施令,做群花的女王。也许我还会采下一片花瓣,做成一张充满甜味儿的小床。睡在上面,一定会做一个甜甜的梦。

光看照片,是不能领略其中的美的。只有我们站在百日草边,才能体会到无限的乐趣。这一片百日草啊,像一片彩色的湖,一直蔓延开去,流向了天际。远处是一条雾气迷漫的河,稀稀落落的几棵褪尽了枝叶的老树陪伴在它的身边。偶尔几只惊起的鸟扑煞着翅膀从老树上飞向天空,一阵悠长的鸟鸣过后,世界便又归于平静。只有百日草仍是吵闹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放眼望去,全是百日草。它们热情过盛,一个个越过围住它们的木栏杆,好奇地看着一切。它们都是些天真的孩子。

窄小的过道隔断了左右两片百日草花圃。我站在过道上,举着照相机,想将最美的一幕拍下来。那些花儿大概也知道我要给它们照相,一个个争先恐后都涌过来,想在我的相片中露个脸儿。那些瘦小的花,被后面赶来的给压弯了腰,它们努力想抬起头,却被壮实些的花儿压得动弹不得。我担心她们像潮水一般涌过来,将我包围其中。我似乎看见最远处的百日草也朝我跑来。但也有特别害羞的,当我举起镜头,她们便背过身去不理睬我了,那神情活脱脱就是个害羞的小姑娘。百日草啊,我该怎样感谢你为我带来的这一切美好的享受!雨似乎为百日草的美所惊叹,一时竟忘了落下,云罅中飘飘渺渺泻下几道瀑布般的阳光。它像一块柔软的金色手帕,轻轻擦拭着每朵花,在精心地擦拭下,每朵花都更有活力,她们蓬勃着生机。

在远处的花海中,有两头奶牛塑像。那侧卧着的想必是母亲,正温柔地凝视着她眼前那头小牛。那小牛也是个小孩性格,它抖着短尾巴,陶醉地观赏着着一束探到它鼻头边的百日草。想必它也与我一样,也深深爱着这片七彩的花田。

沿着百日草花圃往左走,是一片开阔的空地。一弯河水环绕其蜿蜒而来。这是一座教堂,颇有欧洲建筑的风范。白色的墙,深蓝色的塔楼,中间的塔楼挂着一只古铜色的吊钟。那吊钟咿咿呀呀地晃着,每分每秒似乎都听得见时间匆匆走过的脚步。朱漆的大门掩着,一把金色的大铜锁隔断了我欲进去一窥的愿望。两旁的小窗上也拉上了绸帘,不可窥其内之景,只是二楼一副巨大的壁画,使整个教堂有庄严肃穆之感,壁画的内容却已忘记,唯记得那整幅画都用细细的金丝勾勒,再调以色彩浓郁的颜料,颇似中国的景泰蓝,因而也显得格外华贵。在我的家乡那边,也是有教堂的,供人们礼拜及圣诞节在里面表演联欢。但那教堂却挺简陋:原本白漆漆的墙壁早就斑驳,多处已经剥落,屋顶上束着三个三角形的红色锥子,勉强作为塔楼。同是教堂,外观相差为何甚远?我想,这也许只是建筑者的设计理念与态度有所不同罢了。

荷兰花海之旅,便到此结束。远处教堂的钟声又响了,庄严而又神圣。古老的钟声悠悠扬扬,回荡在花海之上。每朵花似乎都立直了身子,沉浸在一派古老苍茫的意境之中。头顶的乌云也不再凝滞不前,天空显得愈发明亮。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钟声里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