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母校
初二 散文 2014字 1042人浏览 chianti落

早就想写一把自己的母校,可是多年不见心里却又生出些生疏来。在这离开母校几年来,我几次做梦回到那里,和那些教过我的还有我所认识的的老师们畅谈着这些年来彼此的生活。多年不见,你还好吗,你们还好吗?三年,对于一所学校来说不是很长,但对于一个老师来说,人生有几个这样的三年?多少个三年来(我们学校的老师多数都是跟班的),多少个迎来送往的日子,池塘边的几棵桃树挂着累累硕果累累时,你们站在校门口望着远去的人群挥挥衣袖,眼角噙满泪水。

几年不见了,你们怎么了,在我的记忆中的你们还只停留在当年。你们一个个意气风发雄心壮志,只是经历了这几年的风雨还依旧吗?离开学校这几年,母校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离开学校的那一年,学校撤掉了初中部,许原来初中部的老师几乎都撤走了,许多的新老师被从外地调进了高中部。你们,还都在吧?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你们的消息了。或许在你们所教过成千上万个学生当中,我没有在你们的记忆中留下较为深刻的记忆。三年来,我都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学生,学习成绩不出众,高考的时候更是没有靠出让你们咂舌的成绩。我只是你们所教过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三年来,我没有和任何的一个老师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我对每个老师来说都是有些陌生的,但是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是熟悉的。也许我是你们记忆中的沧海一粟,但是你们却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我至今还记得你们中许多人给我上第一节课的情景,至今没有忘掉你们对我的任何一句表扬或者批评的话语。我没有准备要睚眦必报的念头,只是高中三年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让我难忘。

去年我家搬到了离母校不远的地方,我曾想着寒假去拜访你们,可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里面的学生都放假了。老师们固然是找不到一个得了,但是我还是去了几次,希望着能够幸运地碰上某一个,可是都没有。进了校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口大池塘,池塘边上耸立着几所教学楼。放假了,人去楼空,可是池塘里的鱼儿丝毫不会感到寂寞,它们成群结队地游得欢。沿着池塘有一条林荫道,道上远不远地放置了大理石做成的条凳。我曾多次在早晨一个人来回踱步于校园的林荫道上,手里拿着一本英语书本,口里不是地蹦出几个英语单词,想来那是多么值得怀念的高中生活。这些树木是更加茂盛了,道路两旁的杂草也是长得更加肆无忌惮了。沿着林荫道一直往前走,来到了一座七层的学生宿舍大楼前,我曾在这里面住过了我难忘高三。在原来的宿舍楼背后,不知何时有耸立起一座更加雄伟的大楼,打听一下才知道这是去年才建好的又一座宿舍大楼。由于初中部的撤离,搬进来的高中生大都是住校的,这住宿问题成了一大难题了。那幢新宿舍大楼后面是个规划中的运动场,在我离开的那一年校长曾在某次集会上扬言在未来的两年内把运动场建好,想在两年之期已经过去了,运动场没有建起来,耸立起了一座宿舍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个暑假,学校放假得早,我回来后家里的高中还没有放假。回来后的第二天,我约好一个同班朋友整装准备去找老师。很幸运地,我们找到了他们中的几位,其他的大都还上着课。一个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几个老师和我们。我最喜欢语文老师去上课了,比较喜欢的班主任也寒暄了几句说要去上课。这些老师留下来的老师眼前大都有一大堆的作业本等待批改,教学任务的繁重使得他们不能抽出时间正正经经地核这些个当年的学生来聊天。虽然离开了几年了,但是在他们面前我还是表现得有一些的拘谨,心里怀着一丝的敬畏,在我眼中他们永远是我的老师。我们彼此寒暄着这些年来的情况,也说了些陈年旧事。我看着他们说着话的时候手中的笔还是在作业本上挥舞着的。通过对话,我知道了他们这些年的许多的情况,知道了学校的许多世事变迁。或许是我们的蜕变吧,他们也不敢完全地把我们当作当年新的学生一样地对待,在谈话中还不时地流露出一种对我们的大学生活的羡慕。他们的教学任务还是一如从前地重,甚至更甚于当年,可是薪水却是多年不见涨了。我问他们是否厌倦了,但是他们回答说依然喜欢,这些甘为孺子牛的老师们啊,多么地可爱。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无怨无悔的付出,在今年的高考成绩学得了全县当仁不让的第二,不再是什么所谓的并列第二。他们盛赞我们那一届学生的这里好哪里好,感叹现在的学生的不如人意。可是相比那些乡镇中学,我们学校招来的学生素质算是比较好的了,因为县城的几所学校的择优录取使得许多的乡镇中学几乎都要办不下去了。高三是辛苦的,还好他们都是带班上来的,不用一直这么超负荷地工作。想当初我高三的那回儿,被周考月考折磨得茶饭不思,其实更辛苦的是那些老师啊。高考,是谁都讨厌的,可是谁又有办法?老师们为了高考,不得不忍心地剥夺我们的时间,可是他们不是罪魁祸首,是该死的高考制度,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是受害者啊!离开学校,我站在校门口一再回望,门楼在阳光的照耀下依旧那么雄伟,可是我耳畔隐隐听到阵阵呻吟声,这其中也夹杂着老师们的声音。也许多少年以后多少和它一般的学校将成为废墟,这么说有点诅咒的味道了,但这不是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