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的作文
初一 其它 8161字 2767人浏览 kjb1212射手

宋词,是文学殿堂里的一朵奇葩,它与唐诗、元曲一样千古流芳。词作家各展其才,各显千秋:有的豪放如若大江东去;有的婉约如小桥流水;有的粗犷如旭日喷薄;有的细腻似风拂杨柳;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喜欢在暖阳和煦的午后,泡上一杯清茶,捧着宋词,仔细严读。淡淡的茶香尽释了我内心深处的寂寥与悲喜,宋词里的静美在明眸里顾盼生辉。

春光明媚乍暖还轻冷,一个不经意,便使得自己陷入了叹凄哀婉病缠身的窘境,头痛欲裂浑身难受,这时懂得了什么都不重要,健康才最重要。那令人陶醉的宋词差开了疼痛的神经(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 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语言生动,情景交融的一首美词,我特喜欢。抬眼望窗外,绿树春饶絮,雪满游春路(漫天飞絮蒙蒙,杨花飘落满地),马路上到处翩翩然舞来霓裳云梦。很想下楼走走,采集一缕阳光拥抱入怀,然而浑身乏力,倒不如在宋词里踏莎行,思远人,书中一梦,醉在一片花事交集的文字烟波里,断肠伴诗眠。

一本宋词惹人醉,玉楼春里绿柳烟外晓寒轻,红杏校头春意闹,在这春暖花开,婉约旖旎成诗的季节里,满纸的的墨香肆意的放飞自己的思绪,一时间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头痛也减轻了许多。窗外鸟儿欢唱,绿树摇曳,暖色的晴阳,真是春风十里柔情尽在眼眸。。。

宋词里的故事

微启一本泛黄的宋词,暗香浮动,豪情满怀;轻烟细雨,离合聚散;唏嘘柔情,愁肠梦断;几许风花雪月,几许梦绕魂牵,几番豪迈气息,几多才子佳人,在宋词中无不彰显的淋漓尽致,品着一首首一阙阙,流连忘返,废寝忘食,淋漓满怀,不为别的,只为能读的出一丝真切,一许平凡,一段离愁,一往从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要有怎样的才情方能写出如此佳作,要有怎样的柔肠才会述此番良篇,一句无处话凄凉写出了多少离合聚散,多少悲伤惆怅,苏轼,一个多情的才子,为却亡妻,倾尽满腹柔情也终归一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所不能尽,然,却不明,生死离别终有意,两情难阻阳阴间。人鬼殊途意难结,只道结发书情圆!大文豪苏东坡,这个集诗,词,书,画,赋,散文与一身的旷世奇才,用一篇文字,一肠才情,绘了多少唯美画卷,述了多少珠玑美言,他的词,既有《蝶恋花》的闲情信步,又有《念奴桥,赤壁怀古》的大气磅礴,他豪放与柔情相随的词,华了北宋文学,锦了华夏文字长廊,百世流芳!

读宋词,唯爱那个瘦比黄花的纤纤女子,凄凉美意,残香艳秀,蘸文弄墨,饮歌舞赋,痴醉与婉约的文字,书不尽的爱恨情愁;流连处,口留余香的词韵,面露愁容的悲欢。不经意间,黄花满地,散落着的一地思念,便瘦了这位痴情才女;一许轻愁,掠不去那满腹相思,一叶落秋,道不出几番风寒,于是,你把相思瘦尽,把秋水望穿,等待着郎君的遥遥归期,孰不知,你的瘦,瘦了思念,瘦了愁肠,瘦了四季,瘦了红颜,瘦把相思诉尽,瘦却两厢笑颜,瘦了似水流年,瘦了倾世才情,是你把一个瘦字诠释的如此之美,如此的令人难以吐露,你的瘦,满负柔情,你的瘦,流传千年!

柳永,一个在烟花柳巷自甘堕落的绝世才子,话出千句良言佳篇,也觅不得一个知己之人,一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多情自古伤离别。。。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道出了多少辛酸愁苦,写出了多少坎坷经途,这个放荡不羁的男子,用一世才情,书无数良篇,在盛世北宋,用凄切的词,唱出了多少落魄文人的苦愁,用美的令人落泪的字眼,话出了相思与情爱的缠缠绵绵,曾几何时,他手握琉璃尊,斟一杯浊酒,饮词颠舞与繁华都市,在风尘与孤独中觅觅寻寻,他的愁,是内心的一种深切落寞,于是他把才华全倾注于词,词把他的一生了却!他一生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吟”中寻找寄托,也终不见懂他之人!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晢人,身为景祐进士,不为仕途,一心填词,倾尽毕生之才,把宋词绘的如此绚丽多彩,或许由于他的性格使然,断然与官场不为同路,又或许他的生,只为在绵长的五千年华夏史上写下一地诗篇,纵然如此,他的命运是悲哀的,悲的是他一生潦倒,哀的是甚至到死,还要靠风尘女子捐钱葬身!当然我们不能诋毁了他的满腹经纶,玷污了他的词,他

写的人间美篇!

词,一个开放文学下浮生的产物,简短的语句,真挚的情感流露,不知是谁,开辟了词的先河,一句宋词,醉了多少后世才俊,舞了多少骚客文人,离愁相伴,豪迈相随。然,终究,我还是读不懂词,读不懂前世那珠句美言!

宋词, 线装的美酒

如果有人说宋词是线装的美酒,我就会说至今香醇满喉;如果有人说宋词点亮了满天的星斗,我就会说它妩媚了整个文字的宇宙;如果有人说宋词是千年的花后,我就会说它始终栖息在玫瑰的枝头,至今余香满手;如果有人说宋词是千年的凝眸,我就会说它始终蕴藏在灯火阑珊后,至今温暖心头。

宋词,它与唐诗争奇,它与元曲斗艳,承上启后。它比元曲含蓄,欲说还休;它比唐诗自由,挥洒风流。它错落有致,雪清玉瘦;它韵律优美,朗朗上口。它是几千年文字长廊里的美人,清丽婉柔,回眸处暗香盈袖;它是文学圣坛的巨钻,才高八斗,始终镶嵌在岁月的路口。

它是洒不完的清愁,斟不完的美酒,弹不完的箜篌,剪不断的离愁。它可以是纤纤手,云鬓柔,泪沾佳人衣袖;它可以是和羞走,金钗溜,却把青梅嗅;它可以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花间一壶酒,远山挂帘鈎。它可以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它可以是粉面含羞,花自飘零水自流!也可以是倚门回首,千年的梅香不朽;它可以是琼花吹落一江的清愁,也可以是红粉抚过百花的肩头。

它在莲心里漫游,在红尘中等候,在水之湄梳头,在幽竹林间行走!无论经过多少朝代的更迭,都新眉画就,山明水秀;无论经过多少时间的沙漏,都冰心雪柳,风采依旧!

它可以是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离愁;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烦绪苦酒;是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故国不堪回首;是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碧波里向往的自由。覆水难收,阶下囚,事事休,多少苦,多少忧,卡在喉;多少屈辱,多少磨难,泪满异乡的月头。失败的皇帝,词坛的巨斗,多少泪断脸,多少恨,说不出口,可怜小周后,终落赵光义之手,屈辱堵满心头,就是骂遍九州,怨都不能休!可怜李煜还是遭毒手,小周后也随夫天堂收,免得再在尘世遭污垢。

它可以是李清照的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是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多少清丽在手,多少空灵满眸,多少锦心绣口,多少雪地轻柔。她与赵明诚,情深意厚,志趣相投。赌书泼茶,相思煮豆,大相国寺同游,好梦几回,却难白头。她的一生,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是千古第一才女的亡国之忧.

宋词不光是有着婉约的温柔,更有着豪放的风流,是陆游的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身老沧州的志未酬;是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爱恨悠悠。是苏轼的,大江东去,千堆雪,上下几千年的指点春秋;是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然悟透;是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豪情演奏。是辛弃疾的千古兴亡多少事,不尽长江滚滚流,坐断东南战未休的恨不退敌寇。是岳飞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故土难收!

走在宋词的渡口,雪滩沙鸥,乌蓬小舟,深黄一点入烟流,露华凄冷蓼花愁。你可以遥遥的望见阮小七驾一叶扁舟,鬓角插一朵火红的石榴,你可以看见燕青倜傥风流,白锦上铺满软翠般的花绣。

千年的美酒,醉了多少人的心头。万年的邂逅,有了心灵的悸动颤抖!如果你说那时的卞京是红肥绿瘦,我就会说那时的水城真是花团锦绣。如果你说那日的龙亭将相王侯,我就会说夕日的虹桥尽显风流;如果你说那时的清明繁华尽收,我就会说没

缱绻在宋词里入眠

不眠夜,我翻阅宋词,细细品读,几许思绪翻飞-----

燃一炉轻烟,袅袅氲氤中,影子把长裙摇曳。翠帘低垂,清雅如兰的芙蓉灯下独坐,从文字中轻

轻捕捉那缕馨香,透过前世,侵润今生。夜在香腕下寂静无声,静静释放出冰清玉洁的忧伤,凝结了一生的剪影,一世情愁。

想那藕花深处,清清的水,微微的风,飘飘的纱儿,争渡的笑声,惊起一滩的欧鹭。春上柳枝头,月下横笛;在栖鸦归巢后,吹动一波春水长流,惊破一瓯春色。酒阑歌罢,玉樽空空,想你必是粉腮若霞,娇美可人的模样。如今,海棠依旧,绿肥红瘦,倚遍栏干,灰白的天空,只有似曾相识的鸿雁飞过,留下啾鸣声声。惆怅往昔如梦,往昔又何尝不是一场梦幻?那场苍茫的温暧好象一场大雾曾经降临在心里,情疏迹远只把香留。

寻寻觅觅,说不尽云烟心情。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梧桐纷落,满地的黄花,又还秋色,又还寂寞。枕着三更的夜雨,那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心境,仍挥之不去,这三杯两盏淡酒,又如何能抚平多愁善感的累累伤痕。守着窗儿,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愁”字,凝聚了几多叹息,几多凄凉,几多伤楚,在无眠人的心上,千年回响,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而如今,冬已近寒冬,红稀香少。如此寒夜,缱绻在小令里,倾听感伤的心音,熏透一夜幽梦。烟断冷水寒,伴我情怀如水。不是悲凉,凝眸处,却似乎也添了新愁。

今夜,知道吗?缱绻将在宋词里入眠,一直以来,芙蓉都很喜欢宋词的韵味,尤其是喜欢宋词里的感伤,每当自己把心融入到那种悠闲或忧伤的情调中,感受着那份典雅与性致,就觉得你离我很近,很近,恍惚中看到你穿越着千年风尘,一会是布衣荆钗,一会又是环佩叮咚慢慢地向我走来,走来„„原来我好在乎的竟是那些馨香的文字----正如尘世中人说我是一个喜欢文字的女人,有点不大能读懂。我也这样以为我自己。

每每这个时候就觉着,仿佛整个世界甚至自己都是唯美的。静谧的夜里,我仿佛看到了那盏通明的灯,今夜月满西楼,缱绻在宋词里入眠„„

剪一朵宋词的婉约

清晨,一抹晨曦洒满窗前,满满的温暖,心中,被这一束明媚覆盖,早已忘了那一季严寒。窗前,那一朵娇嫩的花儿,和着玻璃上滴下的露珠,晶莹而冷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夺目而绚烂。

每一天的阳光,每一天的温暖,总是如期而至,心生欢喜。时光荏苒,流年,一天天渐行渐远,总在不经意间,苍老了岁月,消瘦了红颜。我们无法阻止时光的流转,但没有理由拒绝,去享受那一片阳光的灿烂!感恩的心,在路上,会和清风一起飞扬,去拥抱蓝天下,那一束明媚的温暖!

有一种缘,叫美丽的邂逅,有一种爱,叫心灵的牵手。有一种情,叫一生相守,有一种念,叫天涯西东。

有这么一个你,站在千里之外,隔着时光的距离,在一个日落烟霞的暮色里,当我落寂的背影,途经了你的神秘,我看见,你蓦然回望的眼眸里,那一份惊喜!一次美好的相遇,一路走来的美丽,缘分,就是这么的美妙而神奇!

有些爱,无需刻意,却是你心底,永远也抹不去的记忆!有些爱,无需旁白,即使默默无语,那眼眸里传递的爱意,足矣用一生去铭记!爱, 是一种缠绵的美丽,像一朵芬芳的玫瑰,花香浓郁,暖暖地开在心底。

漫漫人生路,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与你心有叠韵;万丈红尘里,总会知遇一个心灵的知己。即使隔着岁月的两岸,哪怕今生都无法相见,但却心有灵犀,不离不弃。彼此走进了对方的心里,相偎相依,那份默契,那份感动,唯有心懂。

或许,前世,我欠了你太多的情,今生,到了偿还的时候,所以,我们才会相逢在时光的渡口。浩渺无涯的沧海里,你我就如一叶飘摇的兰舟,寻寻觅觅,随波逐流,永远也不知道,你和我,究竟隔着多么遥远的距离。

如今,狭路相逢,我把前世的情还给你,是否,我就可以一身轻松?是否,我可以抖落一肩的忧愁,从容的转身,优雅的回头?回头,却舍不得走,转身,却忘不掉你疼惜的眼神。

我在这端,你在那端,隔着云海时空,是不是所有的悲欢离合,都缘于生命的凝重?心,被套上

了层层枷锁,永远无法挣脱,那梦幻般美丽的花朵,只能盛开在天崖尽头,注定,是我今生,不可触摸的痛!

有一种爱,在心灵深处,超越了距离,超脱了繁芜,穿越了时空。这种爱,是相顾无言的默然,是不离不弃的痴念,是心照不宣的相守,是天涯咫尺的温暖。

有多少爱,是在落寞孤寂的等待中生出痛?有多少情,是在每一次月缺月圆中来完成?你说:你就在我眼前,很近,不远,似乎伸手可及;我回:那是你的幻觉,梦幻般的美丽,美得让人心碎,美到令人流泪!

不知,究竟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又有多少人,值得等待?等待那,梦里的一场花开。这爱,是于无声处地静默相许,是心与灵共舞的柔美音律,是菩提也会落泪的感动,是缱绻缠绵的记忆。

这世界,你来了,走得很轻,却很痛!或许,缺憾的美,才是唯美,有谁情愿,用守候来取暖,抚慰一颗孤独灵魂的清寒?若,世间没有遗憾,请许我,今生住在在文字里,不为遇见,只为靠近你的温暖;若,人生只如初见,我愿意,倾尽一生的温婉,与你生死相依,谱写爱的沧海桑田!

循着季节的脚步,听清风悠悠地漫过天空,似一曲梵音,空灵飘渺,那是心,在浅吟低唱,轻轻地诉说着,梦里百转千回的柔肠。一抹思绪,随风曼舞,轻轻挥洒着一路走过的芬芳。

一种情感,永远走不出红尘的羁绊,即使你有千般的不舍,万般的留恋,总不过是梦里的一场清欢。不如让心中的那份执念,随风飘散,慢慢变淡,学会放下,何尝不是一种通透?那样就不会有痛苦的纠缠。任何时候,都要学会,给心以清澈明媚,别让爱成为负累,真正的爱,是疏离,或许,那样的结局,才最完美。

茫茫人海,能够彼此住进对方的心里,纵然没有牵手的缘,这样天长地久的陪伴,又何尝不是一种恒久的温暖?

爱是懂得,爱是包容,爱是不求回报的奉献,不必计较付出的多,只管跟着心的感觉走,爱与被爱,都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喜欢在安静的时光里,读婉约的文字,将叠加的情绪,和无与诉说的心事,一并交予文字。唯有文字最懂你,她能包容你所有的苦乐悲喜,惆怅甜蜜,落寞孤寂,只有文字,是你唯一不变的情人,是知你懂你的知己。

剪一朵宋词的婉约,挽一抹唐诗的韵律,优雅地穿行在阡陌红尘里。轻轻回眸,记忆早已繁茂成一树翠绿,如杨柳岸迎风摇曳的柳枝,轻舞曼妙,诗情画意。

烟雨红尘里,有着太多的纠葛,一份纯纯的友情,也会被时光打磨地不再明艳如初。默默地守候,总被岁月扫到虚无,伫立成一地的寂寞与孤独。

相信,在来年陌上花开的季节里,我们依然会邂逅,一朵娇艳欲滴的美丽,一片含露的嫩绿,一枝青翠修剪的柳笛。

那时,我会安逸的站在风的路口,期待着,与你重逢!

繁花落叶李煜

在那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多少风流才子彰显生命的光芒,凤凰在涅槃中重生,蛟龙在天空中翱翔。璀璨的明星时时闪耀在历史的苍穹,不灭的灵魂久久在心头荡漾。

南唐后主李煜这一孤独的才子,你痴、你乐、你悲伤。浮动的暗香,无法把你的魅力展现于世人。有人怨你:国家灭亡,是百姓失去栖身之所。也有人伤你:骄奢淫逸,不思国政,使国家陷入亡国之难。但,更有人念你:念你的惊世之作,念你的旷世之才,被你的绝世之情所迷煞。

李煜他本无心于霸业,但造化弄人,他却偏生于帝王之所,人生被责任所牵制,双翅被江山所束缚,文采被皇权所掩埋。他作为一位帝王,少却了统治上的霸气专横,少却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少却了生活上的蛮横无礼,这一切使他具备了一种超然的气质神韵。李煜他不同于以往君王,本身多才多艺,情趣风雅,赏花饮酒吟诗作对,与佳人情投意合,他的生活算是优境而奢华的。

李煜他有许许多多的至上品质,我所敬佩的是他的真性情,在他居于皇位时,喜欢与人游玩,尊重别人的生命,厌弃暴力和权利。自在而繁奢,不知愁滋味。面对他人的叱责与嘲弄,也丝毫不生气,也许正是因为你的真性情才使国家衰灭。

国家覆灭后,即便在面对万人唾骂中你仍然没放弃你的诗,与诗词作伴,与寂寞为伍。他不在是皇帝,国民受创,人身自由被软禁,因此引发了无数的感伤,陷入苦闷,陷入忧伤。也许正是因为你的愁思悲伤才写出了惊世之作。抒发灭国之痛,抒发忧愁思亲。“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剪不断的愁思。“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涌动的暗伤。为排解心中之痛而写下它们,你的生命因此也到了枯竭时刻,极尽华丽的背后隐藏着湮灭。《虞美人》——他的绝笔,因为他这一强烈感发,被宋太宗所利用赐下一杯牵机酒,毒酒夹杂着愁思落入青肠。

倒下了,倒下的是你的身体。重生了,重生的是你的灵魂。百姓为你哭,哭的是一代风流才子就此陨落,百姓为你喜,喜的是你真正懂得了“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梦回南唐

再临南唐,我看见你独立于不胜寒的高楼之上,用你孤寂凄艳的背影,换了我一世的沦陷。 我摩挲着书页,想要透过这些杜鹃啼血般的词句,触摸你的灵魂;我抚平了画卷,想要用我的指尖,抚去你心上的哀伤;我撕下那历史,想要将你拉离那金丝的囚笼,还你一片干净澄澈的天空。

如今,我再一次梦回南唐,冰凉的夜,月明星稀,你站在离明月最近的琼楼之上,背对我负手而立,薄薄的水雾遮不住形销骨立的你,那背影如此悲哀而孤寂。

“重光、重光„„”我轻轻呼唤,唯恐惊吓到你。

你微微一颤,缓缓转过身来,我看不清你的脸,只有那一对重瞳清澈乌亮,透着几许怅惘与哀愁,你的嗓音低沉,像在对我说话,又似在喃喃自语,“真好,你这么自由„„”

你的眼中映出我的两个影子,都在高楼之下,宫闱之外。我懂得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我懂得你“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你不想当皇帝,也从未想过当皇帝,哪料得父兄接连猝死,空留沉重的荣华富贵,碎了你“一棹春风一叶舟,一轮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盈瓯,万顷波中得自由”的梦。你不是不想治理好国家,留下千秋万代的基业,你只是不懂如何去做。“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你有一颗赤子之心,写得出脍炙人口的诗篇,却应不来阴森狡狯的帝王业,“做个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世有重瞳者,你之先有二人,一者为舜,一者为项羽,皆为千古雄才,可你的重瞳中,看不见舜的民主天下,也看不见楚霸王的宏图伟业,有的只是一个孩子的眼神——单纯、天真、无辜,有欢喜,有悲痛,却不加掩饰,爱憎分明。重光,你本就只是一个孩子。

你是一个孩子,孩子眼里的世界都是最真的,孩子的感情也是最外露的,孩子只要糖果和游戏,不要算计,你赤身**地奔跑在命运的荆棘林中,要如何才能不受伤?

你是一个孩子,所以不在乎什么帝王礼仪,不管后宫之中雨露均分的平衡,你与大周后似真正的普通夫妻,一句“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足见鹣鲽情深。

你是一个孩子,所以率性而为,身为一国之君却在国宴之时纵马溜走,还戏道“归时休道烛花红,待放马蹄清夜月。”

你是一个孩子,所以不懂伪装,爱了就是爱了,与妻子的妹妹在画堂南畔幽会,还写下“袜刬步香阶,手提金缕鞋”,戏谑情人可爱而无奈的窘态。

你是一个孩子,所以重情义,纵已有娇美的小周后,在大周后的病逝之后依旧心痛不已,形销骨立,“永念难消释,孤怀痛自嗟”。我想你其实不懂爱情,你只知道什么是爱,你爱父母,爱儿女,爱娥皇(大周后),也爱女英(小周后),正因为你不懂爱情,同时对大小周后的深情才不显轻浮。 你是一个孩子,你的身体只有21克的重量,那就是你的灵魂,可现实却非让你担负“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的重任,你只有沉默着接受,一步一趔趄地行走。你葬送了南唐,南唐也毁了你本可逍遥自在的一生,你的世界里的风花雪月、山水烟霞被硬生生改成了国计民生,你又如何不冤屈

呢?

你被囚禁,远离家国,你还是个孩子。“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这么多梦,每个梦境都那么相似,只有孩子,才会用梦去麻痹自己,并久久不愿醒来„„

直到你死,你依旧是个孩子。你不懂要怎么去臣服,你心心念念那故去的家国,那无限的江山,那曾经的花月春风,并对此不加掩抑。终于,因一阕《虞美人》触怒了不容天下有二主的宋太祖,一盏牵机毒酒,结束了你那始终是个孩子的一生。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想,你唯一不似一个孩子的地方大概就是你的长恨与不尽的忧愁。

你留给了这个世界最后一阙《虞美人》,惊艳了上千年,我知道你还是懵懵懂懂走向了下一世。只愿,来生你依旧葆有赤子之心,并能在孩子的世界继续孩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