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摘抄好句好段
素材 4194字 28740人浏览 黑崎want

写景摘抄好句好段

1、暴雨密密实实,倾泻而下。雨水排泄不及,沿着路沿汇流成溪,湍急而下,人们几乎趟着水跑路。正在车里窃喜没有被淋雨的光景,自己却到站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下车冲进雨里,才5米的距离,全身就浇了个透湿,急忙躲在附近一家小店的门口。细瞧瞧周围躲雨的人,浑身也都是湿漉漉的。瞬间的狂风骤雨,显然让人措手不及,样子都有些狼狈,但心里却是畅快轻松的。愉悦的心情像绽放的牡丹花,盛开在每个人的脸上心里。

2、车行城外,只见宽阔的马路向着远方延伸,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水边沟渠、还有那迎着阳光怒放的芦花,闪烁着耀眼的洁白或是一片灰色、一团团红色的盐碱蓬也正在用它的生命展示着最后的美丽。那时,总有一种叫做苍凉的况味涌上了心头。那满目的空旷,那似雪的白色、那中性的灰、那团团的红和着蓝天、白云、碧水,构成了一幅幅美的画面。

3、车在芦苇荡中穿行,只见,蓝天一碧如洗,偶尔的云朵闲适的飘过,装饰着这美丽之外的惊喜!只想说:若缘分也如同这不经意的邂逅一样,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美丽?是淡然一笑的擦肩而过,还是轻轻地唤一声:嗨,原来你也在这里?极目远眺处,已是蓝天、白云、草原的壮美,只是满目的绿色是那一棵棵普通到平凡的芦苇!生命原来也可以这样,只要你有一颗把灵魂安置在自然中的心,只要你用一颗心去感悟,一切都将变的不可思议!

4、初见时,天真的很蓝,长空辽阔、一望无际,清风贴着微波荡漾的湖水,从芦苇丛中穿过,温柔的像情人的眼眸,融化了每一个到这里的游者。相逢的刹那,便让你我褪去一身的红尘烟火,忘却繁芜的过往。伫在湖边远眺,似乎某个地方一直萦绕着如纱的薄雾,隐约间又像是看到了什么。如果我是来寻梦的,哪儿会有似曾相似的记忆。现在,我如约而至,却只愿做一片白云,静静的飘过每个在梦里出现过的地方。

5、皇天不负有心人,缓缓散淡去了云雾,三峰峻拔之姿渐显眼前。三峰插天如芙蓉,青云赤日行其中。攀缘飞磴立峰顶,一鉴四海双眸空。不免有点遗憾,下着蒙蒙细雨时而伴随着豆大的雨点,未可见这青云赤日驾着彩虹桥的三清山,但这雨中忽隐忽现的峰峦也倒是另一番胜景。 6、雨一直在下,风猛吹一口气,打转着,摇晃着,淋湿着,洗涤了沙尘,摘去了尘封的面纱,如冲洗一张张照片一样。那一阵急骤,总给人措手不急。来的快,去的快。稍稍停息了,雨点小了,风柔和了,一切像要恢复平静了。

7、稍远一点的莲此时安静了下来。一朵朵莲花穿着绿的裙裾,在一片翠烟中安然绽放。微风停歇,却有阵阵幽香扑鼻。偶有一两只蜻蜓从身旁飞过,瞬间又停歇在了不远处还未来得及盛开的荷尖。此刻那荷、那翼。像高挽着纶巾的素子,在早春三月的薄雾中悄然静立。时光隐去、偌大的世界也隐去。只剩下一朵与世无争的清莲伫立在水的中央。似乎稍有尘世的惊扰她便会凌波飘远。

8、山是起伏的,有高、有低。高得在云端,低得象匠人捏出的盆景------一个小包又一个山包。山壁笔直,风啸而过,却吹不去大风淘沙留下的悬崖顶石。远处时隐时没的鬼哭狼嚎,夹着谷底溪流呼啦啦的回音,似一个气势宏伟的交响乐,震耳欲聋。

9、色艳紫金的朵朵梅,梅花的花语:以平淡宁静的心境,以豁达从容的心态,去独自品尝生命的定力,喜爱梅花特有的韵律感,定眸凝观一朵间,它的线条清癯明晰,变化和谐;朵朵干枝叶花衔接点晕,似如跳动多变的音符,呈现出很强的韵律感。它的清丽超然,清雅脱俗,让我耳畔再次响起委婉动人的《梅花三弄》...... 是谁让命轮里的色彩,灿烂了人间三月天? 10、雨像是摇进了高粱秆,顺着秆子直流而下,穗儿淋湿了头发,都低下了头,甩一甩如披着长发的少女,几缕青丝,染上酒色。笑红了,那葡萄美酒夜光杯,等着玉露。枝接上的长叶如仙女的一根腰带,缠绕着,盘旋着,相互之间交错。密密葱葱,偶尔会有一声扇动,如开启了一扇窗,看到了天空很广阔。

11、那山,仿佛还没睡醒的少女,于半醒半梦之中慵懒地斜卧着,于雾气飘渺中摇曳着淡淡的朦胧。因为山上树的品种繁杂,每个树种对于秋的感受不同,因此,这山也便呈现了红、黄、绿三种颜色。

12、青青河边草,悠悠水长流,灯儿风中摇,霞光云里走。那时我的记得有首歌叫血染的风采,我就是听着那首歌,窜巷子,哼着调,后来知道了还有首歌叫十五的月亮。

13、拾阶而上,来到半山腰一处安静、空旷的院所,这便是依仙山傍灵水钟神秀聚六气的“八观之首”塘子观。古藤曳紫,松竹掩映,龙泽高阁,呼应观右,确是福地洞天!圣境如斯,清心寡欲,返璞归真,物我两忘,集天地灵气于一身,自然成就仙风道骨。

14、随着耀眼的光芒,穿透了八分钟的距离,成了波纹送来了粒子,都打在了银幕上。那是西边的太阳,东边的桥。欢呼着,跳起了,指着天空里,高高的天上挂着,那是一座桥。桥的一端在北面,都是北斗七星的家,另一端在南面,那是天际中的故里。很美啊,那再别康桥的,彩虹似的梦,揉碎在云层里,飘过的雀儿说着云房子的故事,那是家啊。

15、我一直认为雪是有灵性的,它的圣洁是不许玷污的,好似人得尊严一样。北方的雪更有自己的特点,北方的雪下就是下,从不拖沓,痛痛快快的下完,之后便是艳阳天。和北方人的性格一样,豪爽大方。我轻轻的捧着那柔软的雪,慢慢的雪融化了,变成了水滴,亮晶晶,透明的,从我指缝里慢慢下滑,掉落在雪地里。或许这雪也害羞

了呢。

16、看,那一片苞谷地,此时长势正好,绿意盎然,亭亭玉立,上面长了一个一个的玉米棒,我无法看清她是否饱满,但知道她肯定是吸足了阳光水份,在这烈日下,一个劲的茁壮生长。要不,你看她旁边的已被折断的一块苞谷地,上面的玉米已被收获,此时,正枯着身子,无精打采的垂着头,似乎在叹息已逝去的丰收美景。

17、路边是无限的画布,在这些可爱的橘子的点缀下,如同一副闪烁着亮晶晶的笑眼的油画,呼啦啦的往后退隐,前方的,又迫不及待的闯入我的眼帘。呼啸而过的车辆,喇叭声是被拉长的欢呼,往身后无限的空间蔓延而去。松柏依然苍翠,时不时一晃而过的银杏,总能吊起我全部的胃口。那些被冬天霸气的盖上专属的印章后不知名的草木,凄凉而萧瑟,然而,相对于满车的热闹,这些显然,显然不值一提。

18、绿树成荫,到处散发着炎热焦躁的气息。日照的夏天最是让人心动,瞧那些调皮的孩子们,正在细密的沙滩上互相打闹,用海沙堆积着他们天马行空的梦想,或是挖坑将自己埋在渗着海水的沙子里,或是索性趴在海沙上听着海螺的声响;大人们有的在晒日光浴,有的在大海里遨游,还有的骑着水上摩托从远处驶来。远远望去,活像一群炸了锅的蚂蚁,特别是在蔚蓝大海的衬托下。而老人却总是没有新花样,拿着一把扇子,坐在自家门前的大树下乘凉、交谈。凡是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和着海风的吹拂,总是聚集了不少的人。蝉的知知不休,人们的热中享受,夏,拉开帷幕。

19、浅浅春,淡淡情,南归的燕儿,蝶恋花的妙然,河堤边纷舞的柳絮,梅花的飘香,满山遍野黄灿灿的油菜花,伴着条条丝丝霏霏雨如银线般编织着如梦的江南故城里某一处的小镇,让身处浮华里人勾勒出一种淡定,详和谥然的感觉。

20、秋高气爽,田野里铺上了一层金黄的地毯。一望无际的田野,农民们正在田里忙的火热朝天,孩子们几个聚到一起,到茂密的小麦田里玩起了捉迷藏,如果你看到几个小脑袋凑在一起,不要惊奇,正是他们那圆圆的小脑袋。金浪滚滚的秋季里,百花之中唯有菊花,绽放在金秋九月,向人们展示她的婀娜多姿。绵绵细雨中,百花尽凋谢,秋,脱颖而出。 描写人物的句子

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这孩子黑虎头似的脸上,生着一对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十分精神。

他的眉毛时而紧紧地皱起,眉宇间形成一个问号;时而愉快地舒展,像个感叹号。

他那红嘟嘟地脸蛋闪着光亮,像九月里熟透地苹果一样。

他地耳朵白里透红,耳轮分明,外圈和里圈很匀称,像是一件雕刻出来地艺术品。

她那张小嘴巴蕴藏着丰富的表情:高兴时,撇撇嘴,扮个鬼脸;生气时,撅起的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从这张嘴巴说出的话,有时能让人气得火冒三丈,抽泣不止,有时却让人忍俊不禁,大笑不已。

李老师有一头漂亮得头发,乌黑油亮,又浓又密,她站在阳光下,轻轻地一摇头,那头发就会闪出五颜六色地光环。 我地同学萧红,梳着一条大辫子,黑亮黑亮的,浓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看起来蛮漂亮的。 这位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头上还包着一块雪白的毛巾。老汉蹲在地上,乐滋滋地抽着旱烟。

太阳晒得墨黑的清瘦的脸上,有一对稍稍洼进去的大大的双眼皮儿眼睛;眉毛细而斜;黑里带黄的头发用花布条子扎两条短辫子;衣服都很旧;右裤脚上的一个破洞别一支别针;春夏秋三季都打赤脚,只有上山抓柴禾的时节,怕刺破脚板,才穿双鞋子,但一下山就脱了。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身穿军用棉大衣,脚穿高筒皮靴。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梧。下巴上有一颗黑痣,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亮,使人觉得粗犷又精明。

这老汉,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褂子。整个脊背,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下面 的裤腿卷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脚上没有穿鞋,脚板上的老皮怕有一指厚,„„腰上插着旱烟 袋,烟荷包搭拉在上,像钟摆似的两边摆动着。

哥哥的眼睛高度近视,处处离不开眼镜,就像个“睁眼瞎子”一样,只要把他的眼镜摘下来,在我面前他就像绵羊一样服服帖帖。一天下午,哥哥要洗头了。他吩咐我给他拿肥皂换水。我得意地想:哼!我先给你跑跑腿,然后再治你。一会儿,哥哥伸长了脖子,把肥皂沫打得满头满脸都是。我一看时机到了,就悄悄地把哥哥的盆拿走了。哥哥搓完后去洗头,一捧水,捧了个空。他忙去找,可刚一睁眼,肥皂沫就杀得他直流眼泪。他像盲人摸路一样,东摸摸,西摸摸,好容易才摸起了毛巾,把眼一擦,可眼睛还是模糊的,就去找他的眼镜。

我弓着腰,抿着嘴,瞪大了眼睛,一步一步,蹑手蹑脚,悄声不息地朝着那只停落在狗尾巴上的蜻蜓走去。近了,近了,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手臂也有些抖动,我屏住气,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越来越近的“猎物”,慢慢地靠过去,突然,我猛地朝它扑去,在瞄准它的一刹那间,我的右手马上接近,将张开的手指飞快地一合,这只蜻蜓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