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究竟有多远
初一 散文 3462字 100人浏览 283妹妹

永远,究竟有多远?或许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永远”这个两个字,却似乎象征着“山无棱,天地合”的忠贞;象征着矢志不渝,致死不变的承诺。如果是这样,那么,倩、茜、萱、允,我是否可以对你们说: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呢?真的!永远,永远……

这是一段关于友谊和永远的故事。

我不想说我们究竟是如何相识,又是如何成为朋友的。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或许,这一切都叫做缘。曾经在一起哭过笑过吵过闹过,甚至有时还生气到不行说过“永远都不要再见。”但是,这个永远只能象征短短的一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倩是在小学二年级才到我们班的,她就住在在我家前面的第二栋楼房里,每天上学放学都能就见到。可我们真正成为好朋友,却在四年以后。她家不大宽裕,在吃穿方面,她总是很简朴,因此很多同学都会嘲笑她。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一直都没有朋友——除了允。在同学们的嘲笑中,她一天天孤僻起来。放学以后,每当我和同学嬉闹着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她一个人背着书包踩着被夕阳拉长的孤单的影子独自一人飞快地走回家——允回家并不走这条路。她总是走在我们前面,不肯停下。或许,这就是寂寞,直到六年级的时候。那一年,我和她成了朋友。或许,她的影子正是从那一年开始,才没有再那么孤单了——因为有了另一个影子的陪伴。同学们很不理解,让我离她远一点。她们说,她性格古怪。我笑笑,仍然我行我素:她不是性格古怪,那只不过是她脆弱的心灵的一层伪装罢了。

茜,她住在我楼下,和我同校同一个年级。但不知道为什么,上上下下出出进进四年了我从没见过她——直到第四年的开学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她的名字:茜。或许是缘,她告诉我她一直都在学二胡;我在学小提琴,我们是同一个老师!就这样,我们慢慢熟悉起来。我们不在一个班——她在重点班呢。不过,那个时候的重点班,无非是多收些学费,任科老师安排好一点罢了。即使是这样,在重点班或许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在学校当大队委,每当我有事找他们班长时,总是看到他们同学鄙夷的目光“她是普通班的!”他们都这样叫道。尽管我并不自卑,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挺难受。而茜不这样,她总是那么可爱,单纯。在六年级的时候,学校要拆房子重盖教学楼,所以把六年级的学生到实验中学去上课。这样一来,我们的家离学校就远了很多。茜比起同龄的孩子有些矮,属于小巧玲珑的那一种。她学了,到了城关小学。她说,她妈妈对她说“你长得比较矮,而实验中学里全是初中生、大孩子,妈妈怕你被人欺负;而且呢,我想,城关小学也比较近一些。”她有了新的班级,也有了新的朋友,我们就这样疏远了。

一年的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比如,单纯的茜学会了骂人;比如,我和倩成了好朋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或许我应该先介绍下萱,但我想,还是应该先把允介绍完了再说她。毕竟,在我们四个人的友谊中,她还是个局外人。

和倩一样,允的家庭也不大宽裕。我想,或许这就是她们刚开始能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或许是物以类聚,可能和允在一起,倩才不会感到自卑吧。但和倩不一样,允是个开朗的孩子。她经常哈哈大笑,但我还是能从她的笑中看到一种叫寂寞的东西。倩和允,两个同样寂寞的人,或许是想同对方互相依靠,来获取丝毫的温暖吧。至于我和她是如何熟悉起来的,似乎可以这样回答:因为她是我朋友的朋友。

因为都是朋友的朋友,我、倩、茜、允,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允很爱看书,我们也一样,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四个在台阶上一人拿一本书“埋头苦读”的情景,映着和煦的阳光,或许那一刻就是永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剩下的,便是萱了。她是真正和我小学同学六年的人。说过的,物以类聚。因为我在小学时学习成绩还不错,所以我们几个学习差不多的女生经常在一起恶作剧。因为学习好,同学中便会多一点忌惮,老师呢,也会相对的包庇一些。这样,就让我们养成了骄傲的个性。但,萱,她是不属于这一行列的。所以,她便成了我们恶作剧的对象。那时或许是觉得有趣,我本并不愿意去愚弄她,但和我一起的那几个女生这样提议了,我便也会去参与。这些,我想她也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和善一些吧,她并不讨厌我,倒很乐意和我一起玩。她的表哥也住在我们的小区里,因此放假了她经常来找我玩。就这样,似乎也成了朋友。那时,就是那么单纯,谁也不会想到以后会发生什么。

六年级的升学考试,出乎意料的来的很早。接着,便是分区划分初中。原本如果分区我应该去城关中学的,因为不甘,我和茜都参加了私立中学的招生考试——私立中学是我们这一片教学质量最好的初中。它其实是归属于实验中学的,说白了就是实验中学的重点班,但为了应付政策,才独立了出去。

五天后,发榜了上,我在录取榜的第六位,而一直到尾都没看到茜的名字。城关小学的声誉一直都不是很好,我想,或许她是受了小学最后一年的影响才没能考上吧,因为招生考试的题目毕竟不是很难。就这样,只有我进了私立中学,而倩、茜、允都去了城关中学。我想,从此,我该寂寞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们都祝贺我。我却笑得苦涩,我想,或许她们也一样。我们都知道:进了城关,能考上重点高中的可能几乎微乎其微!倩和允也就算了,但是茜!我一直不理解她的妈妈为什么不让她进私立中学——或许这就是社会的腐败吧——私立中学正当录取的学生只有160人,但一个年级真正的学生人数却是320人。也就是说,还有一半的人是通过别的方式录取的。只要多出些钱,即使没考上也是能进这个学校的。萱,她在实验中学。应该说是和我同一个学校的吧。但是,实验中学的普通班,甚至还不如城关中学!

另外,我还得提起另一个人,他叫浩。是和我一起学小提琴的,但比我高一个级别。小学时他和茜是同班,学习成绩很好,期末经常是年级第一。由于他的妈妈在城关中学当老师,而城关中学向来生源都很少。所以学校规定了该校教师的子女必须在城关中学读书,因此本来考上了私立中学的他也不得不放弃机会,到城关中学来当“鸡头”——在这里,他每次统考都是年级第一。

因为学习好,便可以肆无忌惮。似乎已成了学生之间的法则——只要你学习好,犯了什么错都不会受惩罚。浩的学习很好,是骄傲的学生,是被老师同学们宠着的学生:他可以毫无顾虑地去骂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和茜到了初中又成了同班,就坐在茜的前面,有一次也不免骂了茜。茜很伤心,她在空间的日志上写了很长的一篇文章。我这才发现看似开朗单纯的她的内心其实是多么的自卑,还有脆弱。我想,或许是因为骂她的人是浩吧。因为浩学习好,她便更感到了自己的悲哀。我去安慰她,我说我帮她骂回去,她却说不要。似乎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她说,“你是学习好,你干什么都可以。但我不行,谁让我不如他呢?我活该!学习就是一切!你不了解我!”听到这句话,我发呆了很长时间……茜,我们是好朋友啊……永远都是啊……

倩和允不知为什么,很长时间都没见到了。

我的朋友,便只剩下了茜和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萱进了实验中学,她成了那边女生的头。一次双休,我们相约见了面。在一起聊了很长时间,才发现,我们竟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在她,最重要的不是学习,而是人际关系。她说,他们都在“混”!就是那种看谁不顺眼便去找人群殴一顿的“混”!她说,“必须要找到靠山,不然会被别人欺负的。而我现在,你看,谁也不敢欺负我!现在,我才发现小学的时候我是多么的笨!像个白痴一样的憨!以后,谁要欺负你,你就找我!”我纵然无语……在我们这边学生争分夺秒片刻不停地想多背一些重点知识的时候,他们却在不停地去讨好别人,然后利用关系去打架!两个世界,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六年的时间,就是永远?

这段时间,《又见一帘幽梦》正在热播,茜很喜欢看,我便也陪着她看。她说,“九月,如果我们是亲生姐妹,你一定是那个光彩照人的绿萍,而我只能是平凡如石头的紫菱。”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开玩笑,便笑笑过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茜疯狂地崇拜紫菱的扮演者张嘉倪,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在别人的身上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吧。

有一天,她在日志里写到“我有一个朋友,她头脑好,学习棒,个子又高。我真的很崇拜她。我真的有点怀疑我和她是如何成为朋友的,或许,我和她的朋友只是表面上的名义上的关系……她就像《又见一帘幽梦》里的绿萍,而我只是那个石头紫菱,我只能活在她的阴影里……”我知道,她应该是在说我吧。我给她留言:“不要这样想好不好,除了你,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朋友了。”

等下一次我再来看的时候,她已经把那篇日志删除了。但是,我不知道,是否她也将心里的自卑和对我们友谊的怀疑一起删除了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八月即将结束,九月就要开始了。当阳光不再灼热,当树叶开始变黄,当大雁开始南归,当果实开始成熟。我们的永远,又会怎样呢?九月,是否真的就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永远,究竟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