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
六年级 记叙文 1003字 2010人浏览 秦念壁

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

胡扬淳

在这春意盎然的四月,突然想起看过的林徽因的一首诗中的句子:“你是人间四月天”,这是对一个新生的小生命的赞颂,而我,要用它来形容我的父亲。

——题记

三月,我坐在病房外花圃中的一张长凳上,对着一颗孤零零的桃树发呆,春还远未至,桃树枝上光秃秃的,没有一点儿生机。“来打针了!”爸爸从病房的窗户里探出头,轻轻地叫道。我不情愿地挪进病房,护士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冲着爸爸说,“你们有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下次能不能快点!”护士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病房里,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爸爸有些尴尬,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冲护士笑了笑。窗外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争吵着。爸爸吊针打好了就去开水房打水,我闲着无事,不掏出前天护士落下的一根输液管子玩起来,突然,我心血来潮,把它往正在输液的管上一系,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我欣赏着我的杰作,脸上露了久违的笑容。突然,我觉得我的手有点儿不舒服,仔细一看,吓了一跳,“啊——”,我的尖叫声穿透了整条走廊。爸爸推门进来,喘着粗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一看,我手臂上鲜血顺着输液管向上流着,像一群红色的行军蚁在爬,怎么办?他一下子急得团团转。一会

儿,调慢速度,不行;一会儿,举高输液瓶,不行!忽然,他一步跨上前,用手去解开在输液管上的绳子。哦,原来如此。

经过这次事件,爸爸对我更是寸步不离了。晚上,风儿“呼呼”地吹,药水“嗒嗒”:地滴,弯月慢慢地,我的眼皮像在打架。看着表,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同房的病人早已入睡了,可我的药还有不少呢!爸爸摸摸我的头,柔声说:“睡吧,我看着,乖孩子。”说完,他又叹了口气,看着他的样子,我本想拒绝,可却抵挡不住睡梦的召唤,一闭眼,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睁开朦胧的睡眼。药还在不停地滴,爸爸还没有睡,看看表,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爸爸见我醒来,轻声地说:“放心吧,有爸爸在不会有事的,放心睡吧!”我点了点头,转过头去,泪水便决堤的洪水一般,肆意流了出来。爸爸,你就是我的药!有效期,今生今世!

四月,我终于出院了,走出医院的大门,外面早已是一派花红柳绿,姹紫嫣红。好一个人间四月天哪!如此美丽,如此动人,再一细想,爸爸不也是我的人间四月天吗?他用浓浓的、暖暖的爱包裹着我,呵护我,只等我怒放的那一天。

点评:谁说父爱如山,其实他也有细腻温柔的一面,也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小作者借用大才女林徽音的话来赞誉父亲,表达对父亲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