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笼
初二 其它 944字 383人浏览 GaoShanO

百鸟之中,我一向最鄙薄画眉,只不过比其它鸟类多长了两撮白毛,竟捞得个如此有诗意的名号。其实它顶多在笼中称雄,麻雀都比它飞得高,看得远。养尊处优,快快乐乐,自然成为老翁们的密友——笼中明珠,我一向认为,养鸟就应该养凤凰,再不济也该养孔雀。

半年前,一位朋友出国深造,父亲禁不住其苦苦哀求,收养了他的两只画眉,友人走前一再保证:它们是笼中生,笼中长,好养得很。

果真“好养”的很,“大眉”、“小眉”(鸟的名字)性格迥然不同,“大眉”除了吃、睡、早晚各一次“练声”之外,乖得无以复加,如果有人嫌它吵闹而大声呵斥,它立马低头禁声,做“良民”状。“小眉”则不可一世得让人想起一个词——欠揍,窜上跳下,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不说,对于主人的教导居然充耳不闻,叫声犹如鞋刷和搓衣板的的协奏曲,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特别当你睡觉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久了,我发现“二眉”也有相同的躁动。每当邻家燕子“登堂拜访”,“小眉”的“协奏曲”更像“魔音穿耳”,“大眉”也常常扑扑翅膀,翘翘尾巴。这情景像极了《骑鹅历险记》中大雁和家鹉的对话:“呵,原来那不是鹉的后代,是兔子的亲戚,兔子的亲戚。”“快滚吧!短命鬼,挨枪子儿,挨枪子儿。”

想来,燕子的口舌更犀利,触动了“二眉”的神经,但它们一定没有家鹉的觉悟,它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由谁主宰,以为鸟笼就是它们的天空,一个对笼子感恩戴德,一个因笼子的庇护而像个皇帝。

乔斯坦·贾德曾经把人类社会比作任世俗玩耍的纸牌,小丑不参与任何游戏,是唯一能看透这把戏的人,老K在任何游戏都充任老大,是玩家当仁不过的代言人,“二眉”想必离老K不远,只不过一个是梅花,一个是方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有一天,当我呆呆地面对空荡荡的鸟笼时,我深深地为自己的浅薄而悲哀,“二眉”逃了,居然!“小眉”撞断了拉门的斜栓,头破血流,值得吗?“大眉”竟在不声不响中啄断了门上的棕绳——真鸟不露相。

我看着笼子,不禁为它们深深地担忧,两个真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难道只因燕子的如簧巧舌就勾起了对天空的向往?两个鸟笼世家的后代,该怎样在物竟天择中生存,不知第一次飞行、第一次觅食、第一次交际是否顺利,或者它们的结局只是情愿或不情愿地归属于另一个鸟笼,由小丑再次变为老K?

幸福的鸟儿都是相同的,不幸的鸟儿都各有各的不幸。——题外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