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点(谢然)
初二 散文 854字 113人浏览 上传者999

回到原点

翠园中学高二 谢然

古往今来,欲回到原点者多如牛毛。

屈原就是一个,他一直上下求索着的是一个原点,一个纯粹无瑕的世界之源。李清照也是一个,她所寻寻觅觅的是一个原点,一个安恬的午后或与沙鸥争渡,或与丈夫情话。就连号称“词坛飞将”的辛弃疾也在此列,他于灯火阑珊处看见的,也是一个原点,一个当初的自己。

原点总是象征着太多太美好的的事情,因为它是原点,像一张张白纸,有无限的可能,这让人有无数的遐想和向往,像桃花源一般;然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桃花源,至少没有物质上的桃花源,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做白日梦的人是很可悲的。

前些日子刚过去的儿童节顾名思义是小孩子的节日,但仍有数量相当可观的“超龄儿童”宣称:“我们也想过儿童节!”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在《绝对小孩》里说:“想做大人的小孩是可爱的,想做小孩的大人却是可怕的。”一个成年人,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过“儿童节”,说好听点也许是“有童心”,往轻里说是“装嫩”,往重里说就是“心智不成熟”、“缺乏成人应有的责任感”。诚然,在这个“就业难”、“养儿难”、“看病难”、“墓价与房价齐飞”的社会里,成人难免感到压力巨大,但若真的像小孩那样过上了儿童节,那么由这种人组成的民族和国家就是可笑的可悲的了。

童年对于压力大的成年人来说就是一个原点,但这个原点是回不去的,逝者如斯,岁月不居。现实生活里没有桃花源,但在人的精神层面上,桃花源里落英缤纷。

《论语》里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朝生暮死,如此日复一日,每一日都宛如新生,每一天都是一个终点,一个起点, 那便是一个原点了。

为画成狂的画家吴冠中先生一生中撕掉了200多幅画,撕掉了不满意的的画作,使他无数次复归原点,不计较撕画的成本,只求不留下心中遗憾。每次有不满意的作品诞生,下一秒便撕成碎片,回到原点。——只要你愿意,每一秒都可以是一个重新的开始,你就是那个原点。

原点,回去还是不回去,这是一个问题。但可以确定的是,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原点绝不是昨日的原点;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重要的是从原点出发。

2011年6月7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