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小屋
初一 散文 1248字 238人浏览 展会参观

喜欢看天气预报,除了给儿子穿衣戴帽做个参考之外,更主要的是喜欢看画面上白雪装扮的小房子。每到此时,我都会充满了渴望地跟峰索要这样的一间银装素裹的小屋。我常常会说:我要这样的小木屋,冒着尖的顶子,田字格的两扇小窗,椭圆形的木门,要搭在茵茵绿草之间,涓涓溪流之畔,还有光滑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通向茂密的山林。峰总是慷慨地说:没问题,童话故事里有很多,你可以想住哪一屋就住哪一屋。看我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的时候,便会补充:好办啊。等你儿子学了flash 动画以后,一定百分之百的满足你。一定让你的小木屋头顶蓝天白雪,脚踏青草溪水,让大雪天里长青草,再让梅花鹿给你弹奏高山流水。 你就啥也不用干,大冬天里穿着白纱裙,吃着冰淇淋,坐在石头凳子上,哆里哆嗦的去做一件事--------羽化成仙。

虽然屡遭嘲笑,我还是常常陷入这样的憧憬。前年国庆节,去野三坡,路过层层山峦,一个度假村建在山脚下,大概错落着10来间木质小屋,看上去很简朴,有台阶拾级而上山顶。我大喜过望,停车去问价格,答300元一宿。当时天色渐晚,风起雷动,山雨欲来。峰说价格太高,别处100元一晚也就很不错了,而且这种天气,夜宿山里不安全,听说此山有狼出没。我生来胆小,一听就怕,便不执意在此留宿。其实,心里是极想的。小木屋里隐隐透出烛光,里面一定是静谧温馨,若坐听冷雨敲窗,谈谈旧曲新声,岂不正合了李商隐的诗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终于没有冒险浪漫一把,感到很遗憾。去年劳动节,我们一家去杭州,正赶上那里微雨刚过,闻着还带有泥土味儿的新鲜的空气,神清气爽。在车上观看路边风景,丛林掩映中,看见一座座别墅,风格各异。有的是德国巴洛克风格,装饰不多,外观简洁雅致,造型柔和明快。有的是法国哥特式风格,大大小小的尖塔和尖顶,整个成象牙黄色,看上去玲珑剔透。不似我梦中小屋,却一样让我欢呼雀跃。导游说,那里是一座别墅区,是休闲娱乐的绝好去处。杭州人会享受,辛苦了一个礼拜,每到周末,都呼朋唤友地来这里消遣,住上一晚,麻将,扑克,卡拉OK, 舞会,直闹一个通宵,兴尽方归。只是一家人去未免太贵,且孤单,须三五家人,大人孩子一起,又热闹,又便宜。当时因为随团行动,不能我行我素,也只好作罢。

夙愿未了,心里总是惦记着。今夏回老家,母亲老院的三间旧屋翻新,着实让我欢喜。屋子外面通体都是大理石砌成,一直到房顶也是大理石。里面刚粉刷一新,雪洞一般。简单的木床,木桌,木椅。前院儿大,青砖铺就的地面,经过打扫,一尘不染。两棵枣树枝繁叶茂,翠绿可人。后院小,顶棚拆掉,露天,阳光跑进来,清新敞亮。 屋后,是15年前我和爸爸手植的白杨,垂柳,已经绿叶成荫。树下是我儿时曾经嬉戏的水塘。我还记得和伙伴们在这里游泳一个午后不上岸来,还记得晚间我常放三个小鱼娄在浅水里,次日捉虾。总有小雨小虾成为我的盘中美味。此时的水塘新雨过后,正是盈盈一水间,脉脉听人语。

忽然顿悟,寻寻觅觅之中走了这么久,却不曾发现,我日思夜想的梦中小屋原来就在眼前,它就是生我养我的故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