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流泪
初一 议论文 1213字 1836人浏览 奇迹迷路了…

暑假去柬埔寨之前,我翻阅着各种吴哥窟的介绍,对那里的阳光和精美的神庙充满了期待,却没想到这次柬埔寨的吴哥窟之旅一次又一次让我忍不住流泪。漫步于大吴哥的小道上,地面在炎炎的烈日下泛着白光。路边稀疏地种着的树,也打蔫了。游人们个个戴着太阳帽,撑着太阳伞,全副武装地欣赏道旁石雕的残缺美。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稚嫩的叫卖声:“卖镯子喽,卖镯子喽——”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挎着篮子,卖力地叫卖着。她走到我们跟前,先用双手合十行祝福礼,又举起篮子,用晒得发黑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取出几个饰品,努力抬起疲惫的头,诚恳地用英语说:“女士,这些镯子是纯手工的,可精致啦,可配您啦。”她又过头请求般地望着我:“小姐姐,买一个作纪念吧!”同行的阿姨问:“小姑娘,你不上学?”

她用并不流利的中文回答:“我们只上半天,下午全部出来赚钱。”这时我注意到她磨出血泡的双脚居然没有穿鞋,那肯定是买不起鞋。妈妈对我说:“因为打仗,他们才会这样贫穷。”这时,我的心中掠过了一丝酸楚,是战争让他们失去了幸福的上学时光。我们游览了吴哥窟的石雕后,在一个土堆旁边看见一个骨瘦如柴、身穿白衣的老太太正向游人兜售自己做的“祈福圈”。只见她伸出一双饱经风霜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圈套在一个老外的手腕上,仿佛是怕把老外白皙的手弄脏了。老外塞给她几个美分,老人用感激的眼神望着那个老外,口里念念有词,似乎在说:“好人平安。”妈妈上前和她聊了起来(妈妈会英语的),知道她的儿子在战争中战死了,现在她孤身一人,靠卖手工艺制品维持生计。据说每个月还要缴好多税给警察,听到这里,我鼻子酸酸的,喉咙哽住了,她送出了那么多“祈福圈”,却不曾为自己求得幸福。在回宾馆的路上,我们又见到了一道特别的“风景”。一座木亭里坐着五六个中年男子,他们或手残或脚断,都拿着一种乐器,为路人吹吹打打,讨些钱财。我正奇怪,哪来这么一支“残乐队”?亭子旁的一块木牌告诉了我答案,木牌上赫然用中文、英文和日文、韩文写着“地雷受害者”。哦,原来他们是战争的牺牲品,因为战争他们丧失了劳动能力,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卖艺求生。我们一群人在木亭旁停了下来,“残乐队”便开始奏乐。手残的那个用脚使劲地弹着土琴,无脚的那个坐在地上拉着二胡,眼瞎戴墨镜的在领唱……他们的演出并不精彩却很使人心酸。望着他们的认真劲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眼泪里有同情,有怜悯,有悲愤,更有一份敬佩。吴哥窟是美的,在很大的一片水域前,有着1500年历史的城堡静静地黑压压地耸立在中央,夕阳的照射下,宁静而安详。这种异域的、超越时空的美,让人动容和惊叹,而那里的贫穷和战争更让人流泪。我的思绪回到1000多年前,我看到伟大而浩瀚的吴哥正在修建;回到1500年前,那里是全球最重要的经贸中心……时间又到21世纪,柬埔寨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却处处还遗留着贫穷的痕迹。我希望那里的儿童不再失学,那里的残疾人得到照顾。我诅咒战争,我敬佩吴哥窟善良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