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怕重新来过
初三 议论文 2621字 182人浏览 木日环食

人生最怕重新来过

五一刚过,又一位优秀媒体人远离我们。5月4日,杭州都市报快报副总编辑徐行自杀离世,年仅35岁。这是继《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因罹患忧郁症跳楼身亡后,又一位因抑郁症离世的媒体人。(见《网易新闻》)

徐行的同事获悉消息后写下下面一段话:“你79,我78。你膝下两个胖儿子,我膝下两个儿子胖。你年级轻轻就满头白发,我才忽然发现自己也已白发藏不住。那天,你说自己也想过逃离,但是生活需要这份薪水。而我和所有人又何尝不是呢。但是大家都扛过来了。你怎么就不能。”

我在看这段话时,心中真的是无限的感伤。不仅是因为这个年仅35岁媒体人的早逝,更是为这位同行满纸悲怆的控诉。想罢,人生在世,图的到底是什么?婚姻、家庭、事业和孩子都有了,快乐为何没有如约而至呢?一句“但是大家都扛过来了。你怎么就不能”背后,藏的是中年男子内心如何的酸楚和无奈啊。

大家都输给了现实。生活就像是一场马拉松,我们在整个沿途中都是气喘吁吁地努力奔跑,唯有到了终点处,才能彻彻底底地放松一下。可是这样的终点,于生活而言,到底在哪里呢?看似有了婚姻就该幸福了吧,但事实不是这样。你得继续奋斗,为妻儿更为富裕的生活打拼;看似有了足够的钱就该幸福了吧,但事实也不是这样,你还有操不完的心,整不完的人情世故,满足不完的人生欲望。生活哪还是生活,只是一场漫无目的的奔跑罢了。你追我赶,没有快乐可言,有的只是为生计忙碌。这样的生活,多少有些悲哀。

今日看了《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那些盯着华润的眼睛——宋林的“敌人”们》。看时还未有多大悲愁之感,因为故事本身的戏剧化成分淡化了感性认识的分泌。但是看过之后,掩卷深思一番,一股从未有过的愁闷和厌烦袭上心头。跳出报道本身对于宋林事件的关注,我所想到的是记者这个职业的不易。全程策划了整场“华润案”的第一主角李建军,虽然获得了“战役”成功所带来的自我满足和自豪感,但是其生活怎样呢?如今的他,带着妻儿避走香港,“事实上也就是被人当枪使的角色,有时根本不知谁在背后扣动扳机„„真不想再这么玩了,人的命运最好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他自己感慨道。

除了“调查报道”本身面临的危险外,李建军还不得不和同行人士以及社会种种质疑声周旋。举报并导致刘铁男落马的原《财经》副主编罗昌平,面对李建军的举报发出了质疑声,他所撰写的《新闻做空者》在李建军看来,就是明摆着指控他收了吕中楼的钱做打手,误打误撞地踢爆了宋林的弊案。除此之外,李建军还面临着其他黑势力的威胁和恐吓。

同样席卷在此案中的新闻人众多,包括黎光寿、夏子航、吕英杰、王文志等人。他们同样都出于新闻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之心,为还原新闻事实奔走呼号。李建军这样评价曾经在网上举报多名高官的《新快报》记者刘虎,“他比我还抱有幻想,认为新闻可以改变什么,网络反腐可以帮助国家走向法治„„”。

这样的一种新闻专业素养至上的品质,令我敬佩,也令我迷茫。不知哪位作家曾经说过“人生最怕的就是得重新来过”。当你选择了一条你自认为正确的道路,并坚持为其奋斗不息时,偶尔的一句忠告,或者一篇文章,或者一次痛彻心扉的反思,都可能将你从看似积极乐观的奋斗环境中拉出来,打你个一百巴掌,告诉你,是时候该醒醒了,你要的,这条路给不了你。你所憧憬的未来,不过是一个人的白日梦,事实上的这条路远远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这是人生一种较难把持的醒悟。醒来固然是好的,但是这个过程却是异常的煎熬,你要颠覆你曾经所做的一切安排,从而重新选择离你梦想更近的路途。

这样的路途有多远,我现在似乎有些感同身受。选择了从事新闻这个专业,至今仍未后悔过。但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老古话实在有太多真切之处。当你真正开始接触这个专业或者行业,并把它作为你日后生计的出路时,很多现实的问题又摆在了眼前。新闻的务实性几乎超出了任何一项其他事业,但就是它这种近乎临界点似的客观、真实性让我们不得不

重新审视自己的选择。

看过上述两篇报道后,我真的在自己的内心做了三样质疑,一是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二是你渴望高薪、富裕的生活吗?三是你具备新闻专业道德素养吗?在这三个质疑中,我知道我所想要的那种未来,记者这个行业似乎是满足不了的。

为何这么说?众所周知,记者这个职位又累又苦,每天必须随时待命,晚上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想要花一辈子时间做到白岩松、杨澜那种水平,也是有一点挑战性的。毕竟,时势造英雄。机遇对于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来说,是很现实的问题。有些人一辈子的平庸不是败给了能力,而恰恰是缺少那么一点点幸运的机会。白岩松的成功有些跌跌撞撞、懵懵懂懂的机遇掺杂其中;而反观杨澜则是生命的贵人给了她一只向上攀登的“手”。这样说,可能会有些悲观,但在骨感的现实面前,再悲观都是合情合理的。

其次,我问自己想要高薪生活吗?答案定是百分百的肯定。学习了将近12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未来能有富足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吗?谁不希望自己的未来能够衣食无忧,谁不渴望自己的未来能够事业有成,谁不企盼自己的未来能够一帆风顺?谁不梦想自己的未来能够精神饱满、心情欢畅?

最后,我问自己,你具备新闻专业道德素养吗?对于这个问题,我目前无法给出更为详细的回答,因为我还未从事这个行业,不知道所谓的专业道德素养其真正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这样的专业素养面临着多大的挑战?它和我的生活、人生有着多大的出入或者相悖之处?这些我都不知道,以至于我现在有些轻微的悲观了。

虽然人生并非易事;虽然人们在憧憬理想时,总会忽略现实的骨感;虽然我的生命才过去四分之一抑或五分之一;虽然我现在的种种担忧或者焦虑不过都是茫然;但是我希望自己对未来有自己的安排和思考。当你踏入一条你从未走过的道路时,这条路于你而言,是陌生的。但是同样的路,他人不一定没有走过。对于未来的疑惑,肯定有那么一个人曾在某事某刻与你有着同样的悲痛的反思和思索。你得不断探索,找出这个人,这个于你而言,可谓是贵人的前辈。

记得刘同曾著书《谁的青春不迷茫》。的确,我们都有过那样一个在人生路上跌跌撞撞不断探索的时代,也都有过站在人生十字路口而不知向何方前进的迷惑和彷徨。这一切,我相信它意味着成熟和思想的开化,意味着你开始关注自己的人生,开始在意自己生命的价值。迷茫也许并非坏事,至少残存的思考背后可能正孕育着新生。等到柳暗花明,破开云雾见日出之际,我们总不会后悔自己曾有过一段徘徊不定的时光。它将是生命最美的一枚纪念币,永远在记忆的胶囊中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