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错觉
高二 散文 2466字 63人浏览 死亡的天使之一

一个不小心,在这惊喜的连续几日的暖阳里,就会错以为春天已经来了。但是,现在毕竟还是冬天,寒冷仍然还是主基调。

因为这几天天气格外的晴朗,每天都有阳光的光顾,所以心情也不错,可以晒晒太阳,或者只是在窗前看看那明亮的光线也是好的,最开心的是不用穿上那肥大的羽绒服或其他的厚衣服,上身穿一件中等厚度的线衫,再加一件中等厚度的外套就觉得已经足够了。只有穿的单薄了,才能拥有更多的活力和快乐,在这个年代,衣服的主要功能当然是为了美观啦,所以穿的少才能更好的显现身材,让女孩更美,让男孩更帅,为什么不提及为他人呢?因为年轻人更自恋,也更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人多少还是要靠衣装的,所以服装可衬托也。

其实管它现在是什么季节呢,是冬天也好,是春天也罢,都无关紧要,我们开心与否并不是由季节来决定的,而是由我们的处境和心境来影响的,如果这个冬天是个暖冬的话,我们自然喜不自胜,如果寒冷我们也能接受,因为冬天本身不就是应该大寒大冷的吗?不然就不必区分什么春夏秋冬了。在这段时日里,每天早上到黄昏都有阳光当空,这样的适宜温度,自然让很多人心生欢颜,不少人在阳光下读书,可以看见几个人坐在草坪上闲聊,或者干脆出门去游玩,良辰有了,美景不是也在等着雅客来欣赏吗?!

时光真的是一个两面派,有时候我们对它大加赞美,有时候我们扼腕叹息,世人总是感慨光阴飞逝,在白云飘飘里飘走,在流水潺潺里游走,在琴瑟之音里消遁,为什么一直匆匆忙忙?既然总是匆忙的去,为什么又要来呢?可是,这大都是在我们想要珍惜美好时光的时候的感受,不过是想多温存一些美与好的体验和停留,可是一旦我们失意的时候,我们不也感叹时间的脚步走的太慢了吗?漫漫长夜孤枕难眠是谁发出的感慨呢?是时光的脸色变化多端,还是世人的感慨变化太甚呢?一点点的元素也会搅动我们的心思,感慨是人类的经验智慧,也是人类不可救药的通病。

现在已经是一月初了,冬天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当冬天大势已去的时候,春天可是伺机待命了好久了,大约已经等了一年的时间,曾经登上过春暖花开的大舞台的春姑娘,当然还想再一次的一展她动人生情的风姿和春韵。大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是立春了,那时候你蓦然回首的时候,冬天可能已经开始冬眠,在忙碌了一整个季节之后,难道不应该好好的休息个够吗?就像春姑娘已经休息了一年的时间一样,已经有了足够的气力,她也应该继续精神饱满干劲十足的再次上班了,这就像周末是给忙碌的人们休息的时间段,周一到周五又是展示自己才能的时间了。

我们常常会产生错觉,因为有时候我们的意识很浅,甚至是无意识,我们也会不加思考,只凭感官得出最浅显的结论,像是普通的动物一样习惯开始或结束自己的某些生活,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比如说有人习惯在早上八点的时候吃早餐一样,还有人习惯在睡梦里度过清晨和上午时光一样。很多人在没有要紧事的时候,常常忘了今天是几号,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现在是处于早上还是下午,偶尔会记不得自己是否吃了晚饭。有时候,我们会产生一些错觉,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好像是怎么回事,也好像不是这样,不过是不是也没多大的关系,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冬日里有乍暖的时候,春日里也有还寒的时候,都是正常的,就像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偶尔也会有沉默寡言的时候一样,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要看他主要的特征,把握了他的总体品性,你才可以下一个比较准确的结论,当然这样的结论还不能作为最终结论,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还在继续,他的言行举止也还在发生着,变化是不断的且不能避免的,所以多日不见的朋友们见面的时候,才会发觉某人发生了变化,只是不同的人变化的程度不一罢了,有人变了一颗心,有人一如当初,时光造就人物,更是在不断的修饰和改变他们的品行。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由一件事就足以联想起一连串的事情,或许事情们之间本身有什么瓜葛,或者什么联系也没有,只是人的脑袋是个会胡思乱想的载体,所以

人们夜间做的梦有时候才会那样的稀奇古怪。明明本篇文章是在说有时候我们把冬天误以为是春天的事情,结果却偏题这么远。就是这样,有时候我们并不是为了一定要说些什么,一定要写些什么,只是我们想说话了,想写些文字了,必须要借一个话题作为引子,当谈到兴致的时候,还觉得不过瘾的话,又会把主题移居到别的是由上。有人可能会说,既然还有别的事想说,为什么不另外写一篇呢?可以另外的起个新题目啊?固然有理,可是在下笔的时候,就想着继续写着,这是一连贯的思虑,而不去考虑最初的意图了,这就叫做没有目的的合目的性(这是以前看见的文字,也是突然想起的)。其实,有时候我们不过是在闲聊,又何必一定要曰利呢?想到什么说什么不是更轻松和更真诚一点吗?刻意的往往少了很多情趣,而散文随笔往往流露出作者真实的情趣和心情。

有时候,想要说些什么,而真正落笔的时候,反而觉得不说也可以,但是既然已经动笔了,就不能冷淡这风雅的文笔,总该吐露一点心扉的意端不可。不必偏偏文章都要有话要说,更不必篇篇文章都是打好了腹稿,闲情逸致也是不可少的,但是语言总是有歧义可找的,无论我说了些什么,不都是我有话要说吗?或者说是我的想法在不断流淌吗?没有目的的时候,也无可避免的还有目的,无目的本身也是目的。

文题越走越远,也不便多说什么了,当然我也知道这和我一开始想写这篇散文的目的已经偏离了,不过没关系,也没必要时时表露自己的情由嘛,也可是说一些别的事情。只要话不过分的话,说点什么不可以呢?随笔就是随便说说,文字跟随心意走动,偏题偶尔为之亦可,是为闲情逸趣。有时候,很开心,想着想着就难过了;相对的是,难过的时候,如果努力想着一些美好的事,也许还会自己一个人开心起来。事情的进展往往是变幻莫测的,何况是去揣度一个人的心思呢?想着想着、写着写着,可能心境就转移了。

人是个奇怪的物种,有时候固执己见,有时候却主动开导自己。想说点什么,在慢慢诉说的时候,却觉得还有其他的事要说,原本的想法可能已经撇在脑后,然后浮想联翩在另外的场景里。偏题,不好,需谨记;偶尔为之,也是闲情雅致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