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虎报恩的传说故事
五年级 记叙文 2450字 3113人浏览 wang的girl

义虎报恩的传说故事

冀东山区长城脚下,有个叫“义虎沟”的村子。这个山村至今仍流传着义虎报恩的传说。

这个村在宋代时归辽国统治,村里有一户王姓人家,男人早逝,丢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儿子王义小的时候,靠母亲给人织布、纺线和浆洗勉强度日,常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

儿子大了,生活也没多大改变,母亲干不动了,王义上山砍柴挑到山外卖给守长城关口的军营,一天一结账,等于天天有俩钱。 那时战乱不断,官府时不时地就向百姓征讨军粮,粮食特别吃紧。王义打一天柴买的粮食只够娘俩勉强糊口,有时遇有阴天下雨就得断顿儿,要是冬天大雪封山,就得饿几天肚子。

话说这一年冬天,飘飘扬扬地下了一场大雪,堵门塞户的。山上的大雪还没融化,王义就带上斧头扁担上山砍柴了,腊月的雪寒如铁,十天半月也不会融化,等到雪化,他和娘不得饿死呀! 他好不容易砍够两捆柴,插上扁担挑起来,踏着没膝深的大雪,“咕嚓咕嚓”地往山下走,只听“呼”的一声从林子里窜出一只斑斓猛虎,把王义吓得“妈呀”一声扔下柴担撒丫子就跑,可他哪能跑过老虎? 老虎一跃就落在了王义的前面,他左跑老虎左挡,他右跑老虎右挡,把王义吓得全身冒汗,腿肚子都转筋了,他心想这下完了,眼前一黑就吓晕过去了。

王义醒来时,他觉着身下硌得疼,原来他躺在自己的柴担上了,一翻身,“妈呀! ”大老虎在他身侧趴着,毛紧紧地挨着他,他

没敢再动。他心里琢磨,野牲口哪有不吃人的? 这只虎为啥没吃他? 他又怎么躺在柴担上的? 他猜想可能是老虎有什么事想让他帮忙,还猜想自己晕倒后老虎怕他冻死,就把他叼到柴担上,又用它的毛为他取暖。王义想到这里心里说,反正自己也难逃虎口了,起身试探一下。他一挪身,老虎也起来了。

王义要走,谁知老虎前腿跪地,对着王义张开大口,并没有要咬王义的意思,王义疑惑地向虎口里望了一下。“哎呀! ”原来虎口里卡着一根大骨头棒子。这时王义明白了,老虎是求他给取出卡在嘴里的骨头呀,他对老虎说:“老虎呀,你是让我帮你拿出嘴里的骨头吗? ”老虎点点头,摇摇尾。

王义把棉袄袖子绾巴绾巴,冲老虎说:“老虎呀,我给你拿出骨头,你可别咬我呀? 你吃了我不打紧,我那年迈的老母可就没人养活了。”

老虎又冲他点点头。王义就把胳膊伸进虎口,骨头卡得挺死,王义左摇摇右撼撼,费了一会儿工夫才把骨头拿出来,骨头的两头都带有脓血,看来这根骨头卡在虎口里不是一天两天了。骨头拿出来后,老虎没咬他也没走,而是对王义百般亲昵,用它的长舌头舔王义的手,用头往王义的身上蹭,好像是猫见到了主人。

王义挑起柴担向山下走,老虎就在后面跟着,撵也撵不走。王义进村,村里老少爷们儿见王义身后跟着一只猛虎,都吓得呜嗷喊叫四处奔逃。王义回家,老虎也跟进了院子。把王义的老母吓得当即就昏了过去。

王义一看不好,急忙将母亲抱到炕上,又是捶胸又是拍背,急得哭天喊地,花了一袋烟的工夫才把母亲唤醒。老母睁开眼睛,见老虎还在地下趴着,吓得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

王义对母亲说:“妈呀,不要怕,儿子救了这只虎的命,它不会伤害咱们。”他把到哪座山上去砍柴,怎么遇上了这只老虎,老虎怎么拦他,又怎样为老虎取出卡在嘴里的骨头的事向母亲叙述了一遍。

老母这才稍稍安定一些。其实王义心也是悬着的,在这凶兽面前谁敢保不出事儿,吉凶未卜啊! 王义取出家里仅有的一点干粮给老虎吃,老虎摇摇头就回山里去了。

娘儿俩见老虎走了,心里才宽敞了许多。老母说:“儿啊,你没把娘吓死呀! 你说你冷不丁带进一只老虎来,谁不怕呀? 那可是凶兽呀,谁知道它啥时发威呢? ”

王义安慰母亲说:“妈,您就放心吧,这只老虎通人性,它不会再来吓唬妈了。”

打来的柴还得卖呀,王义就挑着柴担出沟卖柴换米去了,回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一直担心老虎回来吓母亲,还好,回家一看平安无事。吃罢晚饭,娘儿俩正谈论老虎的事儿,只听后院“咕咚”一声,王义家的后院墙是个高坎儿。

王义到后院一看,是一只死狍子掉进了后院,他再抬头,老虎就在后院的坎儿上蹲着呢。王义明白了,这只狍子是老虎叼来的。

他冲老虎说:“老虎大哥,谢谢你了! 你下来吧。”听王义这么一说,老虎一跃就跳进了院子。

王义找来刀子,剥了狍子皮,狍子的内脏还是热的呢,看来被老虎咬死的时间还不长。王义剐下肉给虎吃,老虎不吃,王义把狍肉煮熟之后给老虎吃,老虎也不吃。

王义娘儿俩吃了肉,吃不了就带到集市上去卖。自打这天起,只要听到后院有响动,就是老虎叼来了猎物,有了老虎,王义就不用天天到山上砍柴了,卖野牲口肉也能换米,家里要米有米要柴有柴,也能存下俩铜子儿了。

有一天,老娘说:“儿啊,自从你虎大哥到咱们家,咱们娘俩可是吃不愁穿不愁。娘就为一件事发愁。”

王义说:“娘啊,咱家吃穿都不愁了,还能有啥愁事? ” 老娘说:“你都二十七了,还没娶上媳妇呢,娘能不愁吗? ” 王义劝母亲说:“娘啊,儿这姻缘还没动呢,如果真说不上媳妇,我就侍候娘一辈子,您老就放心吧。”

“唉! 我不要紧,死后这把老骨头搁哪儿都没关系,只担心咱王家断了香火呀! ”

王义又说:“娘啊,您想那么远干啥,儿孙自有儿孙福,有后代没后代是命中注定的事儿,强求不得。”

“唉! ”老母长叹一声,也就没再言语。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义娘儿俩说的这些话老虎都听见了。从这天起,老虎不知哪儿去了,几天不照面儿,以前多说隔一两天就

能回来,这次已经六天了,老虎还没回来。这时王义问母亲说:“妈,虎大哥都出去这么多天了,还没回来,您没惹着它吧? ”

母亲回答说:“儿子,你那虎大哥对咱家很好,何况你我又胆小,怕那些凶物,我能和它说什么? ”

娘儿俩正叨咕着,却听后院又“扑通”响了一下。王义欣喜地说:“是虎大哥回来了。”他跑到后院一看,吓得是七魄跑了六魄,三魂只剩一魂叫着往回跑,结结巴巴地说:“娘啊! 这下咱家算完了,虎大哥叼来了一个死人,吓人不说,这官司可怎么办呀! ”

老母亲也吓得不知所措:“这可如何是好呀! 我就说嘛,这老虎早晚是个祸害,找个地方先把那尸首藏起来再说吧。”娘儿俩来到后院,老太太说:“先藏柴垛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