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曲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八年级语文 假如记忆清晰如初作文素材
初三 散文 1984字 60人浏览 prince花千瑶

1 假如记忆清晰如初

那是一次学期末“三好学生”的评选,班里搞民主投票制。在经过以成绩、纪律为前提地层层筛选后,20名候选人的名字光荣地题上了黑板,我的名字也醒目地出现在黑板的首行。可是20名候选人中又要选出8名同学才是真正的三好学生。我低头看着我的选票上位于首行的她的名字,心里泛着一丝暖暖的涟漪。

选票交上以后,听着同学们之间的谈论,我觉得选我的人应该不少,挺高兴的。那天放学以后,我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老师不在,可他桌上却横七竖八参差不齐地放着我们的选票。一张熟悉的纸条映入了我的眼帘,那不正是她那张淡绿色的方格纸吗?往讲台上交选票时她给我打招呼,手里握着的不就是这种纸吗?我往前走一步,伸手抓起那张纸条,她绢秀,棱角分明的小字静静地躺在上面,我一直觉得看她的字是一种享受。我举起那张纸条,侧着脑袋微笑地注视着它。猛然间,我发现上面没有我的名字,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又一遍,确实没有我,一个念头进入了我的脑海:她没选我。怎么会?我忽然被我的想法吓了一跳。我细细地端详着上上下下打量着它。她的字体我再熟悉不过了,断不会认错的。而且她写走之旁,就像书法中的繁体字一样,几个横折都写成横,还有一种特殊的弧度,我们班可没有人还这样写了。又看看上面的名字,全是女生。而且也都是与我们关系不错又学习好的人,恰是她的性格。想到这里,我忽然感到我心底某个细小的部分被触动了一下,不断向外涌着波澜„„

我悄悄地放下纸条,把它夹在那堆杂乱无章的纸堆里,默默的离开了。 我失魂落魄地在操场上漫步,脑海里却全是刚刚的一幕。那到底是不是她的选票?我虽然说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那特别的纸张,熟悉的字体,“走之”的写法,一切都指认在她的身上。会不会是真的我做得不够好?可是在选举之前,她曾说过我是她心目中最合适的“三好学生”人选。那究竟是为什么?我怎么也琢磨不透,或者说也不想琢磨透,我宁愿相信那选票不是她的,她也不是口是心非的人。

可是现实却彻底摧毁了我的幻想。教室门口,我遇见了她的同桌。她悄悄地趴在我耳边告诉我:“你知道吗?她没选你耶!”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下。别人不选我也就罢了,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信任的人!她怎么会„„

走进教室,一如既往是她灿烂的笑脸迎接我,大大咧咧的她笑着问我:“选没选我呀?我可是选了你呢!”“当然选了。”我淡淡地答。已经被刚才的念头充斥满了大脑的我,看

眼前这个曾与我亲密无间的女孩,满眼都是虚伪。 第二天,老师公布三好学生名单,我和她都选上了。我的票数也名列前茅,但是仍然抵消不了我内心深深的失落,很长一段时间,无法释怀„„

直到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案例,如梦初醒。一位母亲原谅了杀死她儿子的凶手,那个凶手因此得到了从轻处罚,她的理由是:“我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伤心得要命,如果那个孩子被枪毙了,他的母亲能不伤心吗?枪毙他儿子100次也换不回我儿子的命,还不如判轻点,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做人何必睚眦必报呢?”而那个凶手也早已泪流满面,跪倒在地,大声地叫那位母亲“妈妈”,并对她说:“是我让您失去了儿子,我愿意认罪服刑。”

这位母亲让人肃然起敬!

杀子之恨都可以宽恕,那么人世间还有什么是不能宽恕的呢?也许她只是一念之差,有那么一点自私的想法。而谁又不会犯错呢?难道我要将那张记忆清晰如初的纸条无限放大成为我们永远的隔阂吗?难道我也要亲手为我们的友情垒一座富丽堂皇的坟墓吗? 我学着原谅了她,我们又如往常般要好,我也开始渐渐淡忘此事。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后来,我不小心闯祸,在班主任的严厉诘问下,她竟为我背了黑锅;夏日暴雨,上

2 补习课,我没带伞,我们打一把伞回家,她一个劲地把伞推向我,自己却淋湿了胳膊;我忘记带书,她拉着我的手,在楼道里穿梭,慌忙又焦急„„不知不觉中, 我们渐渐长大了,经历了风风雨雨,我们的友谊长城从一砖一瓦到今天坚不可摧,我们将是永远的朋友!

回忆着我们的点点滴滴,心底洋溢着一种幸福。我也曾想过,如果记忆清晰如初,如果我没有那段感悟,如果我始终忘不掉那张纸条,我怎么可能释怀?我们又怎么可能携手走到现在?小则说我丢掉了那段最纯真的感情,我失去了我最值得珍惜的朋友,大则说,我的青葱岁月会黯然失色,豆蔻年华会缺少亮点。甚至我会失去对人的信任,不相信纯真的友谊。在今后的交往道路上更会坎坷荆棘,也许更会影响我终生! 并非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并非所有的往事都应铭记于心。假如记忆清晰如初,那我们就忘不掉应该忘掉的事。可是有些黑色的回忆,痛苦的往事就应该尽早忘记。否则,于生活,于自己,都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我认为只有惧怕未来的人才会沉浸在所有的回忆中;而只沉浸在所有的回忆中,也必定会阻遏你前进的脚步。放下心中的石头,让阳光照亮你心底的阴霾,带着那些快乐的回忆,走向明天!

记住该记住的,放下该放下的。也许, 这就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