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什么
初一 散文 3227字 172人浏览 刁蛮公主444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那温暖的阳光。阳光好像就是幸福的孪生子,幸福的出现往往伴随着阳光。

场景一:

我生病在家,只得在床上躺着,任由时光百无聊赖地流过,心里很平淡。那时正值五月,初夏的景象将这时光映衬得更加索然无味。这时,门铃响了,我走过去打开门,原来是我的同学们来我家探望我。他们来之后,给我送来了老师发的东西,又问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他们的到来驱散了我的无聊,一束阳光恰好投了进来,身上顿时充满了一种幸福的感觉。原来,这阳光便如同同学们之间的友情,能为我带来幸福。

场景二:

望着桌上一张满目错号的考卷,我的心情又一次低落下去,心中万般不是滋味,一种莫名的伤心一直在心中徘徊,挥之不去,考试的失误又一次打击着我,心里很失落,正思索着该如何是好时,妈妈推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对我说:“不要紧,这一次考不好并不代表今后考不好,好好从中分析原因,及时补救,争取以后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下次争取考好。” 妈妈的话仿佛一剂稳定剂,使我内心平静下来,身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时,一束阳光又照了进来,送来了温暖,仿佛一剂催化剂,使幸福更快,更强烈地充满我的心房,我感觉,幸福和阳光,一样温暖。

场景三:

再一次来到了这里,这个我向往以久的地方。汽车开进家乡的村口,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便扑面而来。下了车,我便自己随意走走,走到一处开阔地,眼前一片灿烂的色彩。田地里的油菜花开了,那金黄的花朵交织在一起,织成了一方美丽的地毯,清风吹过,地毯上方的金色阳光跳动着,跌宕着,看上去充满活力。我同美丽的油菜花尽情享受着阳光,享受着幸福。

回顾当时的情境,才发现幸福便是享受自然。阳光和幸福,相依相伴,一路走来。幸福是阳光,温暖着每个人,降临到每个人。

且行且珍惜,不要忘了珍惜这幸福,珍惜这阳光。

“开心农场”不开心

“异化”一词源自拉丁文,有转让、疏远、脱离等意。在德国古典哲学中被提到哲学高度。黑格尔用以说明主体与客体的分裂、对立,并提出人的异化。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异化是人的生产及其产品反过来统治人的一种社会现象。在异化中,人丧失能动性,人的个性不能全面发展,只能片面甚至畸形发展。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网络已经离不开人们的日常生活。网络游戏作为网络信息时代一种新的媒介, 在吸引游戏者并使游戏者对它产生高强度依赖的同时, 也正在背离游戏者, 成为一种外在的异己力量与游戏者相对立, 并使人的意识和活动从属于它。这就触及了人的异化实质:人依赖于他所发明的物质直至被物化。因为在这个技术已经渗透到生活每个角落的时代, 主体往往不能回避在使用的同时也被其“塑造”和“改写”的宿命。

“开心农场”是时下最为火爆的网络游戏,它属于以农场为背景的模拟经营类游戏,操作简单,画面饱满,色彩艳丽,趣味性地模拟了农作物的生长过程,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而游戏者在经营农场的同时,也可以感受收菜、偷菜的乐趣。他们中有的人认为从中找到了乐趣,而有的人则觉得这无聊的游戏让人迷失,甚至有的人因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黑龙江晨报》报道:一位高先生说,自己在医院挂点滴的时候,对床老太太醒来,发现只有儿媳在,便问儿子的去向,儿媳说儿子回家“收菜”了,一会才能来,老太太着实想不通。由此可见,“开心农场”让这位老太太不开心了。游戏者因为沉迷于虚拟的网络游戏,

而忽视了现实生活中亲情的可贵。还有类似报道说“为了偷菜拉邻居家电闸”的,由此可见,“开心农场”影响了人们正常的人际关系。

有一对恋人相恋4年,感情很好,但自从玩起“开心农场”,小科特别沉迷,他在上夜班时,就要求女友小罗定好闹钟帮忙管农场。小罗怀了孕,有一天凌晨三点闹钟没闹醒她,耽误了帮男友“收菜”。次日小科发现菜不但没收,还被偷了不少,就和她大吵大闹并决意分手,最后女友不得不打掉腹中胎儿,选择分手。由此可见,“开心农场”不开心,它使游戏者模糊了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界线,丧失了理智,分不清孰轻孰重,最后导致严重的后果。 一则题为《南京儿童医院医生上班忙“偷菜”害死五个月婴儿!》的帖子引起关注。一名5个月大的患儿,患眼眶蜂窝组织炎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救治无效死亡,医生因为玩游戏而职。虽然最终调查结果显示,该医生当时不是玩的“开心农场”这款游戏,而是QQ 围棋,但是性质是一样的。最后,当事医生被吊销执照并开除,相关的11 人也被追究责任。由此可见,“开心农场”不仅不开心,反而让人揪心。游戏者因为玩忽职守,导致了他人的人生悲剧,最终使他人和自己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可以肯定,“开心农场”的创始者,发明这款游戏的初衷,除去商业利益不讲,至少是为了使游戏者开心。但是在这样一个网络触手可及以及人们生活节奏单一的社会大环境下,“开心农场”等网络游戏爆发了比创始者所预计的要大得多的影响力。

网络游戏不单单是游戏者的个人行为和群体行为,它更反映一种群体的人格心理。当发现从七八岁的小学生到四十七八岁的中老年人热衷于同一款游戏的时候,不禁使人心生畏惧。当玩“开心农场”带给人们的是“偷菜”的快感,并且使人因此而沉溺的时候,不得不让人思考,这种快感是否夹杂着病态的成分。当有人设定闹钟,起早贪黑,防止“菜被偷光”的时候,不得不感叹,这款游戏抓住了人们的神经线,增加了人们无谓的紧张感。而更可怕的是,当追问,这个游戏的本质的时候,竟发现它是如此单薄,可以说它是一款操作简单的心理游戏。但是它的影响力是极其强大的,它挖掘了游戏者心中的种种情绪,包括:收获感,满足感,竞争感,甚至是现实中不被允许的偷取他人劳动果实的快感。

但是,在带来极大娱乐的同时也带来了游戏产生的异己力量:网络游戏对部分游戏者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控制权, 出现了游戏“玩”人, 而非人“玩”游戏的语义颠覆; 游戏控制着、支配着人, 人成为游戏的奴仆。

当游戏者的劳动果实被偷的时候,尤其是看到菜地里出现的不是预期的色泽鲜艳丰硕的果实,而是一地被偷光后所剩的萎草时,游戏者心中被激起了愤怒,甚至是被挑衅的羞辱感。大多数人接下来会采取的做法,可能就是提高警惕,让自己按时收菜,并且也关注别人的菜地,关注的菜地越多,游戏者被束缚的程度就越深。而当某些商业广告植入游戏中的时候,游戏者又会不自觉的被其牵着鼻子走,商家说种什么,就种什么,这也就体现了网络游戏的商业殖民性。而当现实中的某些事情影响到“收菜”的时候,游戏者就要开始纠结了,被束缚的力量又多了一维,而这一维也是最重要的一维,它可以检验游戏者在虚拟与现实面前是否还保留着最后的清醒。前述的案例中,当事者无不是没有处理好这最后一维而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由此可见,“开心农场”又是一款不简单的游戏,它对游戏者产生了捆绑式的控制力,游戏者一旦沉迷其中,除了做一个老实种菜而又疯狂偷菜的农民之外,动弹不得。而当这种力量从个人扩大到群体的时候,又不得不发人深省。

分析网络游戏对人的异化现象并非是对之妖魔化, 应该辩证地看待异化。网络游戏无非是借助于网络这种媒介娱乐大众的一种工具,它对人产生异化作用的根源,并不在于这种媒介或者这种工具的“善”与“恶”,本质上还是在于人们自己。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仅供娱乐”,意思就是“不要当真”。但是,一旦当真了,还较上劲了,那事情就变得复杂和可怕多了。

对于进驻并沉迷于虚拟世界的人群, 不防拷问自己:“我是谁? 我为何在网络游戏中存在? ”

对于游戏运营商, 还需要努力寻找自己除了令运营商赢利之外的存在意义。换句话说, 网络游戏发展的经济驱动虽然很了不起, 但对多数人来说, 更多的提高其人文价值认识, 不断完善网络游戏对人有益的属性更加重要。在未来,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游戏空间将会扩展,游戏方式也会更加多样化,还会出现一个又一个“开心农场”,我们是沉溺其中,还是打开心扉,保持娱乐的心态,在虚拟世界少一些得失心,在现实世界里坚守自己的岗位,多做一些有意义的实事,实现自身真正的价值,这完全在于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