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紧你的手
初三 散文 1712字 1508人浏览 仙剑琦侠

握紧你的手

有思念你的人的地方就是归处,我们紧握的手,永远不会分离

-------题记 故乡的水泥路边上,我与奶奶搬着小板凳在树荫下乘凉。夏日的午后,天空像是被飏风吹了整整一天,没有一丝云,干净的纯粹的蓝,像是不小心打翻的蓝墨水,蕴开成千丝万缕。奶奶一手拿着大蒲扇,一手有节奏地拍着我的后背,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这样舒适的午后,我忍不住的犯迷糊。我紧握着奶奶枯老的手,寻求着孩子缺失的安全感。奶奶手上密密的手纹嵌在我掌心里,那是儿时的我梦中最熟悉的感觉,耳边不成调的乡音小曲是陪伴我度过每一个夜晚的催眠曲。

在那阳光下,紧紧相握的两只手,从不曾分离。

故乡的夜晚,萤火虫都在低语着什么。我手中捧着白色瓷碗装的烤洋芋,一阵阵清甜的香味充斥着鼻腔,奶奶的烤洋芋是我的最爱,那是家乡的味道,香甜的洋芋心总让我爱不释手。奶奶在给我讲她过去的故事,我与她四目相对,从窗户隐约投射进来片状的月光中,有几尾银色的鱼游弋而过。那故事总是悲伤的,让我禁不住留下眼泪,落在银白色的瓷碗中,碎裂开来。我紧握着奶奶的手,那是温暖的,是夜晚中的灯光和希望,亮照了我的心。她就这样一直笑着,笑到我心坎里。

在那夜空中,紧紧相握的两代人,从不曾分离。

离开故乡很久之后,我回到那里看望奶奶。路过了那间村子里唯一的教堂,正是奶奶最爱去的地方。此时正是敲钟的时候,近处荡开的涟漪是悠远绵长的响,让我心安。还记得多年前,离开时奶奶对我说:“孩子,我在这等一直等着,这儿一直是你的家。”是啊,这儿有思念我的奶奶,这儿永远是我的归处。我路过儿时一直乘凉的那条街,正看见奶奶佝偻着背费力地搬着小板凳。我奔上前,一手接过板凳,一手牵过奶奶的手,像小时候一样。奶奶望向我的目光似是惊讶,试是喜悦。她的手更加苍老和枯槁,我心中有些久违的触动。我们一起牵着手走向街尽头的那个闪着暖光的家,那么温馨。

这次永远紧握不分离的是两颗紧紧依靠的心。

就让我紧握你的手,微笑着,永不分离。

感动

那娇嗔的人儿的面容突兀地占据了我的视线,眼神中温柔撞击着我的心灵,留下一片感动。

象牙塔中的日子就像一块几乎干燥的海绵,无论如何拼命挤压,它也是吝啬得不肯流出一小滴水。或是因为疲倦,或是因为没有共同语言,在面对妈妈的嘘寒问暖和企图引出话题的疑问时,我总是表现极为冷淡。鼻子里飘出一声亲不可闻的“嗯”,再次将一次谈话的希望扼杀。这时的妈妈就像一个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小孩,耸拉着肩,双手无措地放在身侧,眼中的失望和落寂一览无余。我漠然地转过身,以初三这么一个简陋的理由轻易的原谅了自己。

在我这吃了多次闭门羹,妈妈渐渐不来主动与我搭话。直到一个冬日,她终于打破了沉默,借着给我送水果的机会,她犹豫着开口了:“孩子,你„„你们老师让家长帮忙整理错题的吧?所以„„让我来帮你吧,你也好早些休息。”思绪被打断的我十分不耐烦,头也不抬的说;“啊呀不用,你平时上班也很累啊,就早些睡觉去吧。”说完又将头深深埋了下去,以为妈妈会像平时那样放弃。

“没事,我乐意。”温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撞上妈妈温柔的眼神,像撒娇的孩子般嘟起嘴,拉着我的手左右摇摆着。

那一瞬,我潜意识里想开口答应。可妈妈素颜时的黑眼圈是那么明显,似是年轮般记录了她工作的艰辛,我还是摇头:“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好好休息吧。”妈妈像是有些不快,渐渐加重了语气:“我说我来就我来,我帮你抄五分钟你就能早五分钟睡觉,想到这我抄起来也开心啊。”终是拗不过妈妈的执着,也不忍心再拒绝她眉宇间的期待,犹豫着应下来。

书房橙色的灯光懒懒地洒在桌上,让人心里平添几丝暖意。我用眼角的余光瞥着妈妈的侧脸,她貌似有些踌躇,手中的圆珠笔在落下的一瞬又被拎起。书房里很安静,我甚至能听到我们的呼吸声,其中一个心安得缓慢,另一个紧张的急促。她还是开口了,小心翼翼地问我一道题的格式,我用铅笔在本子上替她标注着。抬头,遇上她认真的脸,低垂着眼睑,还有微微皱起的眉头,心中似乎有什么掠过。那天晚上,我们并没有什么交谈,可是我分明听见了一个声音,那是我心中的冷漠融化时的声音。

她温柔的眼神,认真的侧脸,像春雨融化了冬雪般,消弭了我心头的固执,留下一片真挚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