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生
初一 散文 1249字 77人浏览 yjyzlj

彼岸花生

三月的清晨。爽朗而阴凉。北风蔽旧。街景萧条。行走运动。不过黯然曲调。灰黑符号。找不到一片天空停留,让我坠落得自在自由。文字的辐射若可以颠覆一个人的内心,那就像思想从尘埃中开出花来。

青春就象一朵脆弱鸢尾,卷曲花瓣,自恋姿态,艳丽而不张扬。盛放转眼。败坏迅速。太过用力地盛开,带来撕心裂肺的痛。那些人,和那些事,清晰模糊交换。我在点数青春的脚步。却看不到自己走过的痕迹。爬满青藤的巴比松,木屋,寂静的街道,安恬的小路,墙壁,紫色的花园,新雪与旧雪交替落下的瞬间。座椅空空,灯光温暖。

《诗经》中那名男子深情款款,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见了他,她变的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是,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这是写阮玲玉的,也是张爱玲写在送给胡兰成的照片背面的美丽的微贱。任何一场飘浮,最终都会尘埃落定,只是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劫数。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纵笑靥如花,寂寞,依旧蚀人心骨。那个在蔓草从中开始的爱情,或许也避免不了一个苍白失了色的结局。

心,属于你的。我借来寄托,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属于谁的我刚好经过,却带来潮起潮落。

都是因为一路上,一路上,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只看见沙漠,哪里有什么骆驼。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原,这里只有干燥的季风和漂浮的尘埃,假如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我依然会朝你的方向眺望——《荒原》

整个城市的天空。阴霾。静默。没有一只飞鸟经行留守。晦暗色调像一帧

黑白照相底片。孤独是镂空柔软心房的刻骨烙印,是篆刻清凉赤裸的切肤勋章。 蝴蝶开合一半翅膀搁浅在记忆深处不及命名的泥泞滩涂。孤单的蜷坐在沙发里怀抱心事长歌当哭。最轻的一次振羽,扬起隔夜的沉埃。

有位写手说,自己喜欢用四十五的视角观看天空。我承认那个姿势很寂寞。可是四十五度,那个疲惫而艺术化的角度。是如此的不适合。

我经常以三十度或者略小于三十度的视角,观望天地的衔接的地方,那些灰白建筑和远山,那是人寰。轻轻的超出凡俗视线。却不绝尘烟。更高的天堂也不艳羡。像赤裸的天使在人间。黑色瞳孔折射出一个个美丽如烟往事。千里年光静,四望春云生。

安说,消失的和经过的时光。它像一条大河,平静而奔腾。我们观望着对岸。等待泅渡。然后看到彼岸盛放的花朵。那是巨大的空虚感,控制了对生命的质疑。

很少写恭维或者盲从的文字。那样如芒在背,面耳红赤,愧羞难当。更因胸无点墨,才气鲜寡。想象匮乏。语言晦涩。情节平淡。结构疏松。往往读者寂寥。虽然我一直在描述忧伤。可是我希望你可以读到暖慰。

轻捻灯花,柔倾香茗。手指划过心弦,终是寂寞弹唱。锦瑟心事,欲说还休,如水寂寞,冷暖自知。十指冰凉,辗转间,端一砚悲欢笔墨。一曲旋律,静夜里,滴落成一地寂寞。